萨满老者稳稳的收下了这一拍。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自身实力根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却在于天地大变。其他修行者大半只能觉灵气在恢复,而萨满教更为贴近大自然的手段让我知晓了更多,那就是天地间所有活物死物的灵性都在缓慢增强,这对我萨满教的展有极大的好处。”

    福守缘眼露敬佩,这次装的成分就没之前大了,毕竟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儿你能知道你能抢占先机那就是你的厉害之处。

    “这里的灵性等同于意念吗?”

    老者露出赞赏之色:“虽然这两者并不等同,但是你能联想到这个也很不错。我简单说吧,常人都有意念,但不能说每个人都灵性十足,且有的人灵性低微,根本连修心之路都踏不上。”

    老者虽然停顿,福守缘却没有插话而是贪心的等着更多说明,老人看出了这点但并不介意,他此刻也谈兴正浓。

    “比如植物一般是不具备意念的,但某些植物的表现奇异会让你不自禁的觉得它很有灵性。而灵性不断增长,或有一日就能令其具有神奇效能,甚至某一日积累足够了生出意念来也不无可能。”

    对比着意念和灵性,这么一看,好似灵性要厉害些。

    福守缘的思虑早在老者的预料之中。

    “是不是觉得灵性要强些?其实不然,实际还是意念更玄奥,有着意念才能更好的感受认知世间法理铺就道基,才能推动自身道行不断精进,不然为啥有了灵性还要去积累出意念来?而人类也正是因此而立于这个世界的巅峰。”

    “那么对于有了意念的存在,灵性除了开启修心之路还有其他作用吗?”

    “当然有,灵性越高,修心修身修什么都会更高效。”

    有一个问题福守缘实在是憋不住了:“那么灵性有人为增长的法门吗?”

    老者一笑:“人类的智慧无穷尽,增长灵性的办法自然也有。最简单的佐证就是点化动植物化生出灵智,但自身增长则还要着力于修行,不断的修持己身己心探问大道,便有可能于此过程中猛地迸出灵性之光。”

    福守缘巴巴的看着老人:“我的灵性怎么样?要不您也点化点化我。”

    “灵性的探测可没个定数,我只能大概感觉到你的灵性较之常人要强上不少。至于靠外力提升灵性这事儿你就别想了,那只适合灵性低微的存在。”

    毫不掩饰自己的遗憾,福守缘的兴致减了大半,有感于此的老者当然不会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话题又回到了萨满教。

    “萨满教讲究沟通万物之灵,对传人的资质要求甚高,而有了传人还得有合适的灵物予其沟通。早些年情况还好,生灵器物中都有合适的,但后来天地衰变,连世界的运转法则都有了大变,万物的灵性也逐年降低,增长就变得困难了。”

    福守缘一脸惊讶:“不是吧?人的灵性也大范围降低?”

    老者摇头:“总体来说人类灵性的降低是微弱的,但是拔尖儿的人物却没有以前那么多了。最主要是万物啊,本来灵性就不高,哪儿经得起这般大变折腾,如此一来萨满教的日子也不好过,是一代不如一代。”

    福守缘却欢喜起来:“但是现在不同了,万物灵性复苏,这是天意要萨满教在您老手中扬光大,以后萨满教的记载里提起您,那必须得称上一句中兴之祖了。”

    老者没有回应,但那抑制不住的欢喜是瞒不了人的。

    “说起来是我的不是,还没请教您老的尊号。”

    “什么尊不尊的,叫我一声朱壁大叔吧,可别整虚的了。你现在的声名尤在我之上,未来就更不是我所能比的,我也就是修行路上先行一步罢了。”

    这等赞捧可不能全接,自己现在有多少的斤两福守缘还是很清醒的。

    “您老过谦了。我观史书,很多天纵之才都半途夭折,为何?提前得到的关注过多,实力却来不及成长到足以支撑的地步。”

    朱壁心中暗暗赞叹,有实力有自知方有未来,很好。

    “不怕您笑话,我本是随性之人,遇到狂人我比他更狂,遇到谦虚的,我就会更谦虚。但是现在呢?背上了极大的名望期待还有责任,我真活的挺不自在。”

    小年轻言语间的那份沉重和无奈让老者不禁一叹。

    “跟你说了半天,终于能听见点真心话了。也是,如今暴露在所有人眼里的你,有了太多麻烦和负担,当然,这也是因为你自己不选择逃避。”

    福守缘苦笑:“逃?那就是个玩笑,外敌内患猖獗,若人人都选择逃避,最后只能是人人都没得玩儿。”

    朱壁欲言又止,福守缘不禁皱眉,一阵沉默后老人说起了一件对他而言极为惊心可怕的事。

    “你所得到的资料里,大概没有提及过历代干涉者的父母,这里面。”

    福守缘一摆手打断了朱壁的言语。

    “您不用说了,既然外界约定俗成要对我保密,您也不必犯这个忌讳,但这份心意我领了。其实当我拿到资料就看出了这里面有问题,但好歹现在还能有个平衡局面,我也就没必要去触碰。”

    朱壁哈哈大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小子了。放心,我老人家可不在乎那些狗屁约定,刚刚犹豫也只是怕你年轻气盛闹出什么事儿来,毕竟你在蒙内的表现足可谓是顾头不顾腚啊。”

    福守缘脸一红,也不知是因为猜错了朱壁的意思还是为了蒙内之事。

    “还知道害羞啊?那以后就别老让人给你擦屁股。哈哈,不说这个了。这事儿你能猜出部分,但毕竟不知道详细,我现在说说,可不会拒绝了吧?”

    脸红消退,福守缘轻声道:“谢谢您了,还请您指点。”

    “前五代干涉者出现的都很突兀,就好像天生地养然后一下就出现在人世间,总之没有人能知道他们的出身,自然也就没有相关的父母情况被记载。”

    这种可能性倒不在福守缘的预想当中,要知道他可是真真切切的和父母在一起生活了二十二年,血脉相连绝无虚假,自然不会往这个方向联想。

    “你这个六代竟然有父母,这绝对是比你的出现更让人震惊的大事!所有人都好奇是怎样的血脉居然能诞生一位干涉者?又为什么前五代都没有父母,六代却突然变得跟以前不一样?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能不能被人掌握?会带来怎样的利益变动?”

    冷冷一笑,福守缘知道由此而来的波澜不可能会小。

    “历代事迹证明了干涉者不好动,但你的父母呢?有的人能够忍住探究的心,有的人,却迫切的想要一探究竟。”(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