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的看着练召翔与卡力文同坐法台,福守缘觉得自己是时候功成身退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不过既然来了蒙内,不去草原纵情奔驰一趟怎么行,他这兴致一起便往大草原方向去了。

    行在路上,福守缘掏出手机拨给万梅,早先她就有来电,只是他猜到了是有什么事儿要说,所以一直没接。

    但此刻是不能再拖了,果然,电话刚一接通,便听到噼里啪啦的一阵抑制不住的愤怒。

    “你小子胆儿够肥啊!打服一家不满足,还玩儿个力压蒙内实力很赞嘛,生生捧出个转世居士,牛啊。你不明白蒙内不是个单独的圈子吗!各个势力与其他地方乃至京都这边都有着关联,你当是能随意乱来的!”

    福守缘赶紧诚恳表态:“我知道错了,真的错了,好姐姐先别生气了。”

    “错了?你还知道这是不对的啊?我以为你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呢!要不是上面几位大佬对你够宽容,又有好多人帮你平息各方怒火,就你闹出这动静,信不信分分钟跳出个人镇压了你?”

    好多人里肯定有万梅的亲朋,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信,太信了,我算啥,只知道脑子一热胡闹罢了,还得辛苦好姐姐给我善后,这辈子能遇到万梅姐姐实在是万幸!”

    万梅哭笑不得。

    “脑子一热?哼哼,我看你冷静的很。胡闹的表象背后你小子什么都算到了,归根结底,若不是借由上面求稳的心思压住各方没支援蒙内,你能顺利让蒙内圈子接受你同学?”

    压住膨胀的得意,福守缘小心翼翼的措辞。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姐姐,这边情况太复杂,我只能快刀斩乱麻制造一个既定事实,以后再有谁想动练召翔,各方牵扯之下就没那么容易了。说到底我也只是为了给同学制造一个平安的环境嘛,就是手段激进了点。”

    “小尾巴翘了是不是?得意了是不是?我看你个臭小子是一点反省的意思也没有嘛。”

    不自觉缩了缩头,福守缘弱弱的道:“姐姐,我真的有反省,这次强行出手乱了各方平衡下的规矩,不应该。”

    “哼,要是什么都只用武力说话,你说这世道得多乱?”

    凡事都得从两面看。这话从万梅口里说出来,福守缘相信她是怕武力被滥用,但他也有另外的理解,对其他既得利益集团来说,这话还有着联手把可能分割利益蛋糕的人拦在外面的意思。

    而一点点的交涉之实质始终是在于双方背后的力量强弱,所以福守缘不想持续的去借重他人的力量,因为借的越多拖得时间越久他欠下的人情就越大。

    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截了当的运用自身武力,迅敲开稳固的利益圈子让练召翔占得一席之地。虽然也是欠了很多人情,但好歹节省了时间还免去了夜长梦多。

    不过这些话福守缘不好跟帮自己善后麻烦事儿的万梅说,然而万梅多么精明的一个人,福守缘沉默之意她自是了然于心。

    “好,不说你了,究其根源还是因为他们恃强凌弱侵占了你同学的权益。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事儿虽然占理但实际上很多人不会那么想,他们只会觉得丢了面子还丢了实惠,你得有个防备。”

    “我明白,姐姐怎么都是为了我好。我早做了防备,不过麻烦来的比想象还快,而且怎么看都不像是好打的角色啊。”

    万梅一惊:“这么快?不好解决?s级?”

    若是s-,她知道福守缘要跑还是有很大把握的。

    福守缘苦笑道:“是啊,s级啊,我先挂了,别担心,肯定死不了。”

    按下挂断,万梅最后几个字回荡在空气里。

    “收敛下脾气。”

    ……

    看着一脸微笑打量着自己的老者,一身牧民打扮看似淡朴却又张狂地透出一股压制的福守缘无法移动的气势。

    这还是福守缘第一次遇到只用莫可言状的气势就完全压制了自己的强者,这必然就是进化道路初步稳固的s级了。之前的尚蕴或许是收敛了自身气势他没甚感触,这次可就不一样了,他深刻的感受到了这等威势相比曾遇到过的生命形态初次升华的s-级黎锦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就更遑论还在进化门外的a阶了。

    散于福守缘体外抵御压力的干涉之力忽的运转滞碍,不断的向福守缘示警着眼前之人的危险程度之高。

    ……

    老者打量了福守缘半天,蓦的先开口了,声音沙哑有如黄沙刮过。

    “不必感慨说一阶之距压死人,这才正常,因为这一道关卡是不一样的,跨过了这一步就是另一番广阔的天地,不管是什么修行路子,只有踏入了s阶才真正称得上是告别了凡俗。至于单凭气势达到压制的程度这种事,倒并非每个s阶都必有。”

    没想到老者一开口谈的却是这些,这样平和的氛围下,福守缘倒是很乐意于先跟他掰扯掰扯。

    “不知道前辈走的是什么路子?这s阶又到底有什么玄妙。”

    老者龇牙一笑:“说来你肯定想不到,我是如今并不兴盛的萨满教出身,走的自然是沟通万物之灵的道路,于我而言,s阶就是与主灵彻底合一。”

    气氛似乎安定下来了,那就继续提问。

    “前辈能赐教一下其他路子的进化之道吗?还有对我来说,进化方向该是什么情况?”

    老者的回应不带丝毫滞碍,好似真的化身成为传道解惑之师。

    “自灵气匮乏后修炼艰难,原有的分级体系渐渐落伍,现在演变统合后的体系下降了好几个阶层,各分段主要是计算战斗力并以道家路子为基准划分的。”

    “道家修行至炼精化气的巅峰掌握炼气化神的部分关键玄奥那就能稳步迈向s阶;佛家修行至身识圆满触摸到意识的部分关键玄奥也就能通向s阶;如今没落的武者功到骨髓意达周身就算s阶;至于异能者,那得看各自的具体情况了。”

    正听得津津有味的福守缘不禁追问:“其他的呢?我呢?”

    老者一笑:“其他都是各自不同的路子,我上哪儿全弄明白,至于你嘛,境界分野对你来说没什么大用,自己摸索吧。”

    “好吧,您老这是要结束闲谈好兴师问罪了?”

    老者笑的更开心了:“你这小子,我有说是来问罪的吗?你又何罪之有啊?哈哈,我只是来看看,敢在喇嘛教势力版图中行鸠占鹊巢之事还成功了的好小子。”

    福守缘脑中的资料紧急调动,瞬间总结出了什么,但这话他不好摊开说。

    “看来您老对喇嘛教不是那么友好嘛。”

    “好个鬼灵精,明明看出来了还拐弯抹角的,是,正是他们传入蒙内让这里的萨满教衰退,我能看他顺眼吗?”

    咳咳,综合萨满教的种种情况,确实没啥竞争力嘛。心一松的福守缘开始思绪乱飘了。

    “你这小子,肯定在腹诽是萨满教自己争不过别人。这是事实不容否认,我也不是个老顽固。但我要告诉你,萨满教大兴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福守缘很配合的做出吃惊状顺带狠狠拍了一记马屁。

    “前辈您要出山重振教威?以您s级的实力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