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一边用能力保持鲜血的活性,一边对犹自干嚎的练召翔嘿嘿一笑。八一?中文?网 ? W?W㈧W?.㈧8㈧1?Z?W㈠.?COM

    “别嚎了,哥哥这就帮你把其他的法相金刚掌握住。”

    将针管随意对准一个法相金刚,福守缘轻轻一摁,一股鲜血喷射钻入金刚体内,大约三秒,他点头说了声大功告成。

    “操纵的灵活度肯定比不上精神意念,其优势只在于添加了血脉印记别人难以夺走,你可以试着感应一下,看看效果。”

    练召翔闭目感应着,突然法相金刚挥拳砸向福守缘,后者低头躲过哈哈一笑,动念间解开了对练胖子声音的屏蔽。

    房间里响起了怒吼:“我砸死你!打死你!痛死我了!”

    “行了啊,我把声音屏蔽解开了,你想吵醒你爸妈?”

    怒吼嘎然而止,练召翔一缩脖子:“完了,肯定吵醒了。”

    福守缘摇摇头:“房间里本就放了一个更大的屏蔽,你看哥多为你着想,你呢就不知道体谅一下哥的苦心。”

    脖子一拧,练召翔余怒未消:“你丫啥苦心啊,就是把起床气儿在我身上呗,太没良心了!”

    这时门被轻轻推开,之前去了别的房间休息的卡力文现听不见练召翔房里的动静,知道有事就自己过来了。

    “练小子,别哼哼了,赶紧办正事儿吧。”

    练召翔的脸色缓和了些:“大叔你醒了,好,我给你面子不跟他计较。”

    无所谓的耸耸肩,福守缘嗤笑道:“大叔小子,还挺亲热啊,行啊,一会儿的功夫你两关系就这么近了。”

    卡力文低宣一声佛号不言,练召翔应道:“大叔是真的后悔了以前对我出手,我们现在很投缘,别跟那儿阴阳怪气的。”

    摇头笑了笑,要不是我给他下了禁制,他即便对你是有些基础好感,又何至于能到这般程度。现在你跟我炫耀这个,我该夸奖恭喜你感化了一个顽固老僧么?

    “嘿嘿,得,我还是赶紧干完我的事儿,好消解一下练大喇嘛的怒火。”

    几秒一个,很快福守缘把剩下的法相金刚都喷上了鲜血,还包括练召翔已经用精神意念掌握的三个,也算是双层保险嘛。

    “好了,以后你再慢慢把意念烙印到其他的几个上面。对了,这七个里面你可以借给卡力文几个用临时法咒驱使,反正赐予收回只在你一念间。”

    收起十大金刚,练召翔没好气的问道:“这么早起来干嘛呀,那年地震人人落跑,你可都不愿起床的,今儿这是怎么了?”

    往床上一躺,福守缘叹道:“没办法,有人出了招想让我尽快离开蒙内,我也只能赶紧把事儿给解决了才行呗。”

    练召翔朝外望了望:“有人打到家里来了?没让他们吵着我爸妈吧?”

    “不是这么回事,不过以你的脑容量我不想跟你多说。总之我帮你尽量回复下状态,然后你就负责向整个蒙内秀一秀你的肌肉,方便我说服别人支持你。”

    自动过滤了前一句,练召翔疑惑道:“纳尼?我?为什么不是你上阵?”

    福守缘打着哈欠说着懒话:“是你要在这儿立足又不是我,再说给你力量可不是让你拿来窖藏的,最后,能偷懒时且偷懒可是我的人生宗旨啊。”

    练召翔嘟囔着:“好吧,你是挺辛苦了,就让你偷回懒吧。”

    说话间福守缘已经把练召翔和卡力文的状态尽量回复了,接着他小咪了会儿把自身状态也调整好,然后便是艰难的再度起身。

    隔着房门跟练召翔的父母说了声有事提早去军营,三人出门由卡力文领路先去了英雄联盟的办事处。凌晨四点多被叫起来的英雄联盟蒙内分部负责人纪束心很不开心,但是眼前的阵容让他的睡意瞬间全没了。

    ……

    大门关上十分钟后重新打开,此时练召翔已正式成为英雄联盟蒙内分部的一名常务理事,而且分部里另外一位英雄齐堪也加入了继续前往下一站的队伍。

    至于为什么不是纪束心,只能说他此时的形象不宜出门……

    第二站是蒙内商界大拿包霖家,这次耗时更短,八分钟后队伍里多了个面色愁苦的商界人士跟着去下一站。

    走出包家别墅,身后依稀传来必须天亮前把房屋坏损掩饰好的呼喝……

    第三站是蒙内最大世家那(一声)氏,土地广阔的那氏家族让队伍行进花的时间多了点,但也不过十二分钟,那家的一个长老便垂着头加入了人越来越多的队伍。

    而在他们的身后,那家一片种植着许多珍惜植物的大树林里,那家人在不遗余力的消除某种痕迹,后来流传最广的说法是曾有过挺多不同种类的鸟儿在林子里集体解决代谢问题……

    第四站是部队大院,然后转往某训练场,九分钟后尘埃落定,一位上校换了便装跟着众人出了营门。

    这一天清晨,驻地里的军医们很忙……

    第五站非常快,一省之重地不宜闹出大的动静,好在背后站了很多人的练召翔此刻已无需多言。

    先后从汪书记、巴主席家出来不久,两位急电招来、行色匆匆的秘书加入了这个队伍……

    第六站原本被福守缘当成是重头戏,结果却让他很失望,虽然此地修炼界领头的顾壬不断解释这是被其他几方势力分薄了力量,但没有重量级人物坐镇却是个不容否认的事实。

    顾壬不好意思跟来,一位有点懒散的大叔被派为代表……

    第七站是锡力图召,顺路邀请了无量寺住持赵久久,其后练召翔在八方势力的共同见证下,正式加入了锡力图召。

    鉴于练召翔打死都不愿剃度,便只能是做一名居士,当然他不可能是普通居士,而是被宣称为一位转世的大能,只因始终居家修行所以历代转世甚为低调。

    卡力文翻遍经典完善此说,最后练召翔“第一世”就成了三世达尊在归化城传教时收下的弟子,昔年常来锡力图召与锡力图一世呼图克图交流佛法。

    逢此大乱,锡力图十一世呼图克图特意寻访出同样转世十一次的练居士,尊为锡力图召护法大德,恭请其护持锡力图召,与锡力图呼图克图平起平坐。

    而作为练大德在公众眼里的第一次盛大亮相,这次入驻锡力图召的仪式被广为流传。

    只是民众里鲜有人知,这一次亮相背后是当时蒙内八大势力的集体失声。

    失声缘由很简单,有着福守缘窥破敌情后的暗中指点,又有十大a级法相金刚和各色鸟儿的助阵,让练召翔在极短的时间里横扫了八大势力的武斗力量。当然,这是建立在s阶以上人物轻易不得涉入俗世纷争的全球公约上。

    然而话又说回来,这毕竟是一场人人眼红的利益划分大变动,所以华夏顶尖层级的强者们虽然在当下没有一个出面,看着是遵守了这条全球公约,但说到底那只不过是不想跟必然会成长为至强者的干涉六代在明面儿上打对台。可要说他们真个服了不会在此后暗暗给各方撑腰掣肘练召翔,那无疑是在自欺欺人。

    ……

    福守缘扫了一圈神色各异的七方代表,心里呵呵一笑,只要不危及练胖子一家的性命,我管你们怎么想的,就权当是给练召翔的一场真正迈入强者行列的磨练了。

    ……

    在场众人的目光多在福守缘、练召翔、卡力文三人身上流转。可无论他们心里究竟作何感想,总之这一刻,自身实力猛涨够硬的练召翔,外加蒙内明面上最强的卡力文和压服卡力文兼根脚极硬的福守缘坐镇,各方已经是被说服。

    其后便由他们集体见证并认可,练召翔于此正式登临为位高权重的锡力图召护法大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