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力文的认知中,福守缘这是在警告自己,他留下锡力图召完全是为了练召翔着想。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以后的照拂肯定会有,但也不会轻易就这么答应了,还得要自己真个认清形势,端正态度。

    于此,卡力文一叹:“福先生放心,往后我一定尽全力帮助练召翔在锡力图召站稳脚跟,毕竟十大金刚在他手上我们也需要他的长久护持,同时要有他才能得你撑腰。尤其,我离圆寂不远了。”

    仍旧沉默的福守缘让卡力文迷惑了,这还不够?

    这时练召翔有点看不下去了:“缘哥你别闹了,活佛说的这么有诚意了,你敢不敢不要绷着个脸,你这是耍酷上瘾啊。”

    上瘾个蛋啊!哥是那种耍酷的人么?我的用意你咋就不明白?

    这可是强力压服,卡力文内心的认可岂能有多,我这是为了让他多承你的情啊。现在我态度越差而你越是维护,他就会越的对你认同起来。

    你帮他说话这很好,没白费我的苦心,问题是你敢不敢措辞好听一点!

    这话当然不能说出口,还好卡力文看向练召翔的眼神变得更柔和了,这让福守缘欣慰之余冲淡了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恼怒。

    练召翔也感觉到了卡力文的眼神变化,这让他盯视福守缘的眼神更加有力了。他的想法很简单,现在大家都是一伙儿的了,绷着个脸不太好呢哇。

    确认了练召翔这不是在做戏,福守缘内心真是够复杂的。

    一方面老同学以德报怨的善良该被认可夸奖,另一方面过于善良却不通世事那就只能成为坏人的下酒菜。

    也好,现在先不管这个了,要突然间让练召翔转变思想太难,话说清楚了让他去做这种表情他反而做不出来。且好歹现在卡力文是越的被练召翔的这种真诚纯善给打动了。

    说实在的,谁不希望自己身边的人善良实诚呢?哪怕是个坏人也会希望别人以诚相待,天天算计着防备着的生活谁会喜欢?

    不过福守缘也不会只把希望寄托在卡力文的认可上,一个算计惯了的人,不会因一时感慨而立即改变本质,而他自有其他办法来保证练召翔以后不会被算计。

    “哼,我绷着脸只是想起了这人之前还暗算你,现在饶过了他却还要我们反过来照拂他的徒子徒孙,这是有多幸运。也就是遇到了你,不然,哼哼。”

    卡力文本能的低下头,但他想了想还是抬起头重重一点认了福守缘这番言语敲打。

    练召翔啊练召翔,你丫的脑筋什么时候能更灵活些,让我也省省心。算了,真是我欠了你的,就算你再蠢一点,哥都非把你捧出一番作为来。

    扯了扯福守缘的衣服,练召翔语气很软:“好缘哥,你别得理不饶人了,前前后后你说了人半天了,咱能不能干点正经事。”

    这就是正经事儿!但好吧,过犹不及,福守缘也不准备继续这样了。

    “有你在我肯定会对锡力图召上心的,行了,开始传十大金刚经吧。”

    卡力文松了口气,被一个小辈不停的教训敲打,真不是个滋味儿,他赶紧开始教授十大金刚经秘传法门。

    ……

    习得法门后福守缘和练召翔轮番习练了几遍,当然前者跟着运使法门只是为了更熟悉其中道理,他真要练出点什么成果来那也只是给干涉力当下酒菜。

    估计练召翔这是最后一遍练习了,福守缘将手中的金砂重新化为了金刚,同时示意卡力文交出剩余的九大金刚。

    不想再被言辞相逼的卡力文迅照办。

    一番念诵之后,卡力文收回了一个法相金刚之中的印记,接着继续解除下一个。

    还想再熟悉一下功法的练召翔被福守缘阻止,开始运起法门尝试在一个法相金刚中留下印记,初次运用此法的练召翔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这时卡力文已经又解除了四个印记。

    再次掌握了一个法相金刚,练召翔的脸色有些苍白。

    凝聚这种印记需要损耗巨量精神力,原本就是份用时间慢慢去磨的法门,好在有福守缘帮他补填。但其中还需要消耗意念,而通过法门从意念中分裂出一个独立的具有灵性的念头是极其痛苦的,更是福守缘无法帮他补充的。

    意念此物在各家理论中都没有准确定义,参考了十大金刚经秘传法门后福守缘能给出的理解是,其并非灵魂但与之有深度联系,同时包含意识又高于意识。

    意识感知统合其余五识的信息并处理,而意念则主观能动的驾驭意识和其他一切。意念最精华的是同样最复杂的思维思考思想,可谓人类这万灵之长最玄奥的生命构成。

    人的复杂主要便来源于意念的复杂,这也是人和同样有着感知与处理信息能力的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

    又说人是最有灵性的,这种灵性多数时候就指意念。

    福守缘不敢说各种能力是否端于意念,但他自己的能力强弱受限于意念却是肯定的,这也是他还无力涉及的领域。

    而本来意念这种比较虚无的概念是很难掌握的,但各家惊才绝艳的先辈们通过各自不同的道路触及了这个领域,各种炼心道法的核心也就是去认知、强化、掌握意念。

    十大金刚经的秘传法门在同类中不算高深,涉及意念的只有两个方面,一是平日里滋养强化意念,二是从意念中分裂出一个有些微灵性的念头帮助掌控十大金刚,都还只是术法应用的层面。

    掌握住第三个法相金刚后,练召翔微微摇头不再去碰剩下的七大金刚,他的身心都已经极度疲惫,甚至连说话都做不到。

    福守缘把他扶上了床,和卡力文并排躺着。

    为什么卡力文也躺下了?因为福守缘在他解除最后一个印记时突然出手消磨了印记,再度重创卡力文的同时,还趁机将酝酿许久的精神禁制布置到了卡力文的心界中。

    原本卡力文的心灵世界充斥着佛经符文,对外防御和对内的排他性极强,但两度被念头毁灭牵连伤害的卡力文当时的注意力还在解除最后印记上,就不免被福守缘给找到了破绽。

    这个精神禁制不断暗示卡力文要全心对练召翔好,他自然不甘心地不断抗拒,而福守缘也就不断的加强禁制,僵持中他无力掌控身体便从坐变躺。

    练召翔倒下之时,最终败退的卡力文不禁说起关心的话语。

    “刚刚我都反复说过了,分化念头很困难,可你非说有办法解决要我全放出来。其实我认为他只能掌握一个的,我当初也是在十八岁之后才被允许尝试,每六天才能分化出一个念头。”

    福守缘一皱眉:“他的能力是召唤御使飞禽,精神力并不弱,还以为意念会强大一些呢,看来现在只能动用我的办法了。”

    卡力文语带责怪:“不管你那是什么办法,我都建议先让他好好休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