闷头又喝了一杯,练召翔的脸已泛白,他酒量原就不好。八一中?文网?  W?W㈠W?.㈧8?1㈠Z?W㈧.COM

    “说实话啊,你当我不生气不恼恨吗?可就我一个人。”

    “好家伙,难道我不是人?”

    跟着陪了一杯的福守缘打断了练召翔的话。

    一握拳,练召翔眉头深皱。

    “就算加上你又能怎样,你的能力是有够强的,可咱打的过一个两个,打的过十个?百个?千个?人力有时穷,咱势单力薄赢不了那些个早有的团体,只会让事情更糟。”

    福守缘轻喝道:“事儿都这样了,就算你忍了又怎样?别人就会放过你了?他们只会越来越过分。”

    练召翔原本泛白的脸瞬间涨的通红。

    “那也只能先忍!就算我能用传送游斗,可我爸妈呢?我只能忍啊缘哥!就算是你,不也是因为这个而妥协了吗?”

    说着忍,但气却忍不住的上涌,练召翔再次举杯喝干,福守缘自然也就陪了一杯。

    “你我的情况不一样,我那儿先不说,你这边也还没到那么悲观的时候,对你出手的只是八方势力中的一方。”

    冷冷一笑,练召翔对此事的认知很清醒。

    “你还别这么说,这里面的门道我是看清楚了,既然我已经被排除到战场外,再想去动这块蛋糕,就不会是一方人不乐意了。”

    狠狠嚼了一口菜没再喝酒,练召翔好似是冷静了下来,福守缘便也放开了端着酒杯的手去夹菜吃。

    “你倒是思路清晰,但我还就告诉你了,哥哥今天非得帮你把这块蛋糕给吃了!咱不欺负人,但原就在你手里的东西,我决不允许别人从你手里头抢走。”

    话说到这份儿上了,福守缘还这么强硬,练召翔有点回过味儿来了。

    “还欺负人?缘哥现在是有多么吊炸天?口气这么硬。可外界对你的宣传也就是a-级,而为了安抚民心,蒙内这边可是说了有众多a级人物坐镇。”

    为了让练召翔安心,福守缘这分钟的口气是狂的没边儿了。

    “去他妹的宣传,哥要起火来,地球都得烧个对穿!哥就是这么狂拽酷炫吊炸天!哼,横扫蒙内绰绰有余!”

    瞪大了双眼,练召翔觉得自己好像是有点儿醉了,眼晕。

    “以前你就很牛,但就你现在这气势,我怎么觉得有股传说中的王霸之气在不停的震啊震。”

    一巴掌扇到练召翔的肩膀上,福守缘翻了个白眼儿。

    “震个屁啊,我才不是什么龙傲天。说正经的,我原想着先帮你出口气,后续怎么做得看你怎么想,但你现在被搞的连精气神儿都有点萎靡了,那我就必须得下猛药帮你把腰杆儿给挺直咯!”

    练召翔没吭声,随即猛地连干了三杯!

    “去他妹的!干了!大不了干完这票不在蒙内混了。”

    福守缘自是连陪了三杯。

    “继续喝,只管喝个痛快,一会儿我帮你解酒,喝完咱们去拜见你爸妈。放心,我会先想办法保证叔叔阿姨的安全,然后咱兄弟两个就去大干一场!”

    有了福守缘的保证,练召翔也是彻底放开了,本来已经有些醉了的他一杯接一杯毫不克制。福守缘知道他这是压力大,骤然放松后反弹也大,便也丝毫不劝,只一杯一杯的陪着酒。

    两人不再提扫兴的话题,转而说起了读书时候的趣事儿,不过也没太久练召翔就醉倒了。但福守缘并没有急着给他解酒,而是让他趁这个酒劲儿睡会儿,还顺带用能力帮助他更好的放松身心。

    看着练召翔熟睡后渐渐松开了皱着的眉头,福守缘又自个儿小酌了几杯,这才施施然将身体里的酒精化去。

    头脑蓦地清灵,福守缘深吸一口气,默默凝神。

    其后福守缘右手对着练召翔虚抓,手中多了一团无形的留痕,这是他动干涉从练召翔身上找到的。

    要暗算一个人,不管用什么手段,总归要在目标身上起效果,福守缘找的就是这个效果产生后残留的痕迹。

    这个出手的人显然很有信心不会被人查到什么,换了其他人也真个不好查。但福守缘却是从练召翔承受效果的身躯和灵魂中生生的拓印出了痕迹,这实在已不是人世间的手段。

    而福守缘甚至想过用回溯时光来直接查明真相,但一番尝试之后只能承认回转时间还不是他能够接触的领域。

    随后他默想着要知道这种手段的出处,由结果联合前段时间所得资料反推回去,基本可以认定这种致人昏厥的特殊手段是喇嘛教的秘传法门,这就够了。

    闭上眼,福守缘运起冰心诀回复心灵的损耗,毕竟虽有大量资料做底,这种反推因果涉及的玄奥也还是极多,让他的消耗颇大。

    待福守缘再度睁眼,便将练召翔的呼噜声压下,其身体里的酒精全被化为了脂肪,他实在很看不惯这货变得这么瘦的样子……

    清醒过来的练召翔擦了擦口水,感觉身体有点怪怪的,但他一时间还想不到自己竟被好兄弟给整蛊了。

    “走,去我家。”

    说着练召翔先出门结账去了,福守缘以前老爱抢着付账,但这次他知道胖子作为一战英雄不会差钱花,也就任其去了。

    ……

    练召翔的父母显然尚不知道自家儿子的遭遇,只是单纯热情的招呼儿子的同学,然后张罗着要做点蒙内的特色风味宵夜。

    福守缘可没客套,陪着练召翔的妈妈去市买了食材,回家后陪着二老在厨房忙活了一阵儿,然后他悄悄给了练召翔一个眼神。

    练召翔会意这是可以出了。

    “这起码还要一个小时,不能让我同学就这么呆着啊,我带他出去溜达一下啊,感受下咱们这边的夜生活。”

    练母笑道:“行,别太久啊,大概一个半小时菜就能弄好。”

    福守缘晃了晃脑袋:“姨,慢慢弄不着急,我下午吃的挺多,大概两个小时我们回来吃宵夜好吗?”

    “好嘞,儿子你好好招呼着,玩儿的开心点啊。”

    练召翔自是满口答应,走出房门后他急不可耐的问:“你说的安全保障弄好了没?是个啥情况?”

    拍拍练召翔肩膀,福守缘笑道:“放心,从进门开始我就在布置了,如今这房间周围布下了禁制,足足能承受a级能力者十分钟的攻击。真要有事,足够我现情况并赶回。”

    练召翔又问:“要是我父母有事儿出了这个房间怎么办?”

    福守缘一笑:“叔叔阿姨根本不会走出这房门,只要他们来到禁制边缘,就会打消出门的念头。”

    深吸一口气,练召翔沉声道:“是挺周全。呐,现在我的身家性命就全压在你身上了,你可别搞到最后咱哥俩儿狼狈逃回啊。”

    福守缘咧嘴一笑:“安下你的心好了,哥们儿今晚怎么也要给你一场舒心的旅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