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并不相信董承一无所知,测谎能力让他知道对方所言有些许遮掩,显然是他还没达到让对方透露相关信息的地步。八一中文网?  W㈧WW.81ZW.COM

    这很正常,虽说两人初次见面便相谈甚欢,但就凭这么点交情便想知道牵涉不小的内情,那是绝不可能。

    想了想,院子内外隐隐透出的高手气息福守缘倒不是很在意,但他实在不愿把查看记忆滥用,是以他拿出了万梅给的旧毛笔。

    还没等这毛笔完全掏出,董承便很不淡定的站了起来。

    “万梅把这个都送给你了?这?你清楚这是什么吗?你该不会准备就这样用在我身上吧?”

    嚯,这玩意儿看来很了不得啊,竟然让实权在握的副省级大员这么激动,亏得福守缘还以为万梅的意思是送给董承以求助,现在看来是想岔了。

    “万梅姐随手抛给我,我就接了,还请老哥释疑。”

    闻言,董承抬头望向远方,目光中流露出极为真挚的敬意。

    “这是一位老人家早年用过的笔,有一年老人曾言,若有人用这笔写下一个不过分的要求,徐家的人都得尽力照办。”

    “徐家?跟万梅姐是?”

    福守缘早早的就与王凡和万梅建立了互信,所以并未刻意去探查两人的身后背景。

    “最初这笔赠给了一位书法大家的儿子,后来这人用了这笔写下要求完成心愿后被收回徐家。而万梅是徐老最疼的外孙女,这笔在她手里倒也能够理解。”

    有点跃跃欲试的福守缘将毛笔正经握住,摆了个写字的架势。

    “恩,有点一笔一字抵万金的感觉。”

    “何止!一笔万金完全不足以形容其价值。”

    便以董承的城府之深地位之高也克制不住的流露出羡慕之情,其价值实在可见一斑。

    “老哥话里的意思是我能把这个要求向你提,你和徐家又是什么关系?”

    其实福守缘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这些还是由董承自己说出来较好。

    “我算是徐家外围成员吧,能有幸完成这个使命还觉得有些逾越呢,但既然万梅把这个机会给你,那我也就敢接下你的要求。”

    说完这话,董承自认福守缘将提出要求,他已经在构思着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满意让万梅满意,更重要的是自己也要满意。

    看来接下去是不免要跟几方在蒙内的代表好好商议了,有了徐老这块招牌可比自己初始以徐家外围身份参与有力多了,自己也能攫取到更多利益。

    但他才刚想了这么一会儿,却便见福守缘收回了写字的姿势,将毛笔收进了怀里。

    “想想还是不劳烦老哥了,万梅姐给我这笔的时候太随意了,也没个具体交待,我可不好意思就这么用掉。”

    看着收回笔安稳坐着的福守缘,董承暗暗叫苦。

    把笔拿出来绕了一圈儿却不提要求,他是知道即便这样自己也会帮忙?是早知道在耍我?不对,他不是这种人。看来还是他太敏感现了什么。

    没错,事实上董承的身份还达不到需要用毛笔提要求的地步,有这笔作为信物他就得卖这个情面,当然具体怎么个卖情面法那也是有差别的。

    总归要帮,若是能把这笔收入囊中,借之巩固自己在蒙内的威信还是小事,后续由他送还给徐老那可就能在徐系之中大大的提升自己的地位;而没了这笔,帮忙的深度自然是要小上不少,且收益便主要得从福守缘身上去找了。

    本想着趁福守缘不了解其中的关碍,给他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让他主动用毛笔提要求,没想到这小老弟倒很拎得清里面的门道。

    不过不能帮了人还不落好啊,得赶紧消除这份可能的芥蒂。

    “哈哈哈,兄弟这是什么话,老哥跟你是一见如故,再说你尊重万梅难道我就不卖这个面子了?你放心,这事儿老哥帮了,这就打几个电话帮你探探情况。”

    说完也不待福守缘再有什么说法,董承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喂,老马啊,兄弟我有事相求啊,就是……”

    ……

    面带微笑的看着卖力表演的董承,福守缘脑海中那个爱护花草的亲切老农形象消失了,渐渐详实起来的,是一个外表厚实却心机深沉的上位者。

    是我错了。

    一个在蒙内坐稳三号位的人,我竟当他是个亲善的老大哥,天真!

    说到底,没有利益掺杂的时候,谁都可以很亲切,然而一旦涉及到利益,这里面可就从来没有过什么温情脉脉,凡是能身居高位者没有谁能多简单。

    但即便明白了这些,福守缘也还是不想探查记忆,董承这般作态已在多年从政生涯中融入血液,就这件事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另外也当是还了他之前多少也还是有几分真实的亲热。

    至此,福守缘本已不想去探查电话那边说些什么,可他散于周围阻挡外界探查的干涉力却忽的感应到了异常,董承手机上突兀出现的无形护罩让他心里起了疙瘩。

    忍不住悄悄的放出干涉力化为探知力渗透同化进护罩,施展这个护罩的人未能察觉,董承自然也就无从知晓,仍旧在表演。

    其后,福守缘笑容渐消。

    电话那头的人语气恭恭敬敬,哪里是一个平等或更高位的人,这倒也在福守缘的几种预计情况之中,没成想这番谈话内容却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董承一边拿捏着问询的姿态,实际却在听取蒙内几大势力对于福守缘到来的反应,而听的出来,消息竟然就是董承放出去的!

    无法再有一丝笑容了,但福守缘也并未即刻翻脸,只是静静的听着。

    正在通过视频会议协商的蒙内势力代表有,党政军三方代表汪书记、巴主席、阳政委,一个汉名叫赵久久的喇嘛是宗教界代表,商界代表包霖,世家代表那兴嘉,修炼界代表顾壬,英雄联盟蒙内分部代表纪束心。

    足足八名代表,每个代表身后是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这让福守缘心内一叹,这一趟若指望慢慢去理清其中的脉络是太难了。

    八方会谈主题是怎么保证福守缘这个外来者分不走利益,要知道蒙内战区这块蛋糕还不够他们去分呢。

    谈话中透露,若是福守缘通过中央来给这边压力还有可能让练召翔下一次继续参战,现在他竟妄图凭自己解决问题,那就让他知道蒙内地界儿不是他能掺和的,势必要叫他灰溜溜的滚回山城。

    董承一边听着也不时的表达意见让下属转达,大体也就是点出了徐家的立场,建议各方不要过于不留情面。重点则是他亦赞成英雄名额不能再给予一个草根小子,但在这个基础之上也多多少少要给福守缘一个“好看”的说法糊弄过去。

    唯一可能的争议点也不存在了,这让各方会谈很快就没有异议的结束,并得出了不必理会福守缘的结论。

    最后告知董承的全文是,让福守缘去蹦跶,要是在这事后都能查出是谁干的那就让他去跟那些人碰撞去,反正下一次战斗他们是不准备给练召翔机会了。

    ……

    防护罩撤消,董承挂了电话朝福守缘笑了笑酝酿着说辞,后者也不怎么勉强的“微笑”了一下,至于接下来要如何行事,他倒是有这个耐性先看看对方会怎么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