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经久不息,仓库外一个俊秀和尚轻轻一叹,踏入了火中。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慈悲怒火,慈悲得以布施,怒火却难平息,奈何。”

    陡然醒转的福守缘瞥了和尚一眼便即偏头,也无法开口,因为他感觉自己还驾驭不住当下这股浓烈的情绪,只怕一转眼或开口泄了心气儿,就把这个认识不久却很投缘的和尚朋友给烧了。

    至于释空为何会在此时此地出现,又表现异常无惧火焰,他暂时也不想去深究。

    释空指了指自己身周:“不要怕看,你内心认可我,是故我身边只有善意而无怒火。”

    转眼瞧去,释空的身边真个是不沾火焰而不是无惧火焰,确切的说是火焰绕着他走。

    “我来平息你的怒火,你要配合我。”

    福守缘点头,释空盘膝坐下,念起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这段经文他已在福守缘身边默念了近两个月,这时候全力施为,两相配合迅的显出了很好的效果。

    怒火未能完全熄灭,但福守缘的内心已平静了许多,不再纯粹的压抑自己而是试着去控制。

    不断有金色经文符印奔入其心中帮助他去控制,这其中有以前释空念诵时虽不得入心但勉强在身体中留下的些许印痕,也有现在释空新念的经文。

    火焰渐息,六个恶徒仍旧痛苦惨嚎,两名存活的受害者早已沉入深度的休眠中,且其断肢重生,受过的伤连一丝痕迹也没有。

    准备封印自己这段记忆的福守缘把后事拜托给了释空:“送他们回去,别让这事儿对他们有更多的影响,我相信你办得到。”

    释空点头应诺,福守缘这才闭上了双眼,昏沉睡去,于此同时六个恶徒瞬间魂飞魄散。

    ……

    站起身来,释空查看了两名受害者的情况,内外伤皆无,最重要的是这段噩梦般的记忆被删除了。福守缘能做的都做了,而他会把接下来的做好。

    背着福守缘出了仓库,释空示意外面赶来的警察继续守在这里不许进入。

    将福守缘放到了kTV门口后他回到仓库示意警察撤走,然后他才将两名受害者亲自送回了家里。

    走出小男孩儿的家门,一直表现淡然的释空这时才流露出了压抑的愤怒。

    “我佛慈悲,亦降怒火警醒世人。”

    说完又念诵了一段经文,最后转入夜色间隐没了身形。

    ……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福守缘醒了过来,感觉头又疼的不行,为什么说又?这个疑问很快被众人的喧闹掩盖过去。

    从来在kTV都是奋战到天明的福守缘经常开玩笑别人的战斗力不行。可这次他去找人,别人先回来了,他却在门口睡着了,由不得其他人不借此还击一次。

    此时天还未亮,疲于应付的福守缘装着又睡了过去,然后就真睡过去了。直到天亮后被叫醒,打车回到公寓接着一场大睡。

    ……

    晚上释空打电话约福守缘游玩,最后带他去了老城,只见夜色之下一家酒店正熊熊燃烧。

    “据说酒店今晚一个客人都没有,只有9个中高层职员。”

    不懂释空今晚是怎么了,福守缘只是听着。

    “也有传闻说这酒店地下还有两层,那里面倒是有客人,加工作人员共35人。44人俱亡之奇异,必是犯了大因果……莫道因果不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若在平时,福守缘或许会说这世间因果报应真个太慢,可在这时他却说不出口,他只觉得冥冥中一股怒火、一口郁气得以舒缓,身心不知有多么舒畅。

    这股畅快推动福守缘也开口道:“总觉得,这等痛快当饮。”

    释空对此早有准备,他拿出一瓶古色古香的酒来,不顾福守缘惊奇的眼神递给了他。后者倒也不客气,却要尝尝这佛家之人给的酒是个什么味道。

    “嗝~爽、舒畅、说不出的好!不能喝酒的人拿出的酒,果然有些奇异的门道,难不成是带着佛意?”

    福守缘一脸戏谑的看向释空,和尚笑了笑。

    “何必问我,岂非你意?”

    当时不懂,现在好像懂了,但又似乎还是没有彻底明白。

    ……

    哎不想了,今儿个真是命犯回忆,各种回忆杀,先是被封印的初恋记忆,然后又是早已揭开封印却不想记起的场景。

    福守缘苦恼一笑,手中出现一瓶酒,却又现瓶口处比记忆中多出了一张卍字封条,他看了看后洒然一笑,咕咚咕咚喝完了酒,只觉烦恼尽去,忽的随性哼哼了起来。

    “慈悲生怒火,放任便灼心,今日再饮酒,只消问我意。”

    一歌尽,无数卍字符从身心中涌出,贴在了修行冰心诀存神观想出的冰泉之上,同时心中一句佛唱跃跃欲出。

    不过福守缘却平抑了这股冲动,因为他知道自己对相关心经的感悟还不完整,除了身觉这一关,他可还有着意根这一关没有过。

    另外则是由于心经乃释空和其他大能埋下的外来修为,虽令其也是悟出了不少佛理,但他专修冰心诀,不甚看重佛经,是以这薄薄的一层膜始终不想去撕开。

    至于冰心诀的专属修炼引导中为何会悟出佛经法理倒不难想,世间真理大道相通,同样的修心当然都只是法门途径不同,内容和结果上有重叠才是正常。

    具体到福守缘此刻于冰心诀中领悟的六根道理,便同时极其契合心经中一段要义,恰逢六根中身根又是承前启后极关键的一环,如此才经由他和释空交织出的与佛大有渊源的回忆,在身根这一关勾动了佛门领悟出来。

    身根这一关,除了已经历的触觉、冷觉、热觉外还有着压觉、痒觉、痛觉总六种基本感觉,而此刻道佛两家同步的双重领悟已足够福守缘直接通关初步掌握六根法门,他可以先借此踏出一步再回过头来补足对冰心诀的相关感悟。

    但此时多感受一番苦难彻底掌握冰心诀再融汇心经打下的基础当然是更好的。所以身负战争压力,又知晓即使战争获胜自身也多半难存于世的福守缘,自然是要把每一步都走的稳当踏实,以去拼那一丝飘渺的生机。

    ……

    细细的丝于眼前飘荡,诀别的前夜,韩楠的小脑袋靠在福守缘的肩上,脸贴着脸,一刻也不肯分离。

    放大的压觉,似乎要把福守缘的肩膀向下压沉,又有一股压力好像是要把什么揉进脑袋里去。

    叹了一口气,福守缘紧紧抱住了前女友之一的韩楠,压觉更加明显了,脑袋更疼了。

    要疼就疼吧,但希望你不要再挂念了,也好在,我知道你如今过的很好。

    念头方动,便见韩楠抬头笑了笑,然后消失。

    ……

    奇痒无比,有人挠痒痒的感觉被放大到了全身,而据说人最忍不了的就是痒觉,福守缘几乎是瞬间就认同了这个说法,这种钻心的麻痒抽搐简直是说不出来的难受!

    眼泪都笑出来了,福守缘无数念头断断续续转动间终于想到了办法,他也不忍着,而是细细去数有多少双手在挠自己。

    数啊数,没数到一百,这一关已经过了。大口的喘气儿,福守缘花了很久才平静下来。

    也幸好有了一份明晰的领悟后福守缘可以自主选择还要不要接受考验,何时接受考验,否则跟之前一样考验接踵而来,他绝对会扛不住连绵的攻势而败下阵来。

    平静之后,他预先想了想,这辈子很么时候最痛?

    完全从身体衍伸的话,还真分不出来。但要说心最痛的瞬间,大概也就是那个时候吧。

    眼一闭,果然,刀在手中,手被捏住,温暖的玉手牵引着他,很坚定很平稳的刺出……

    眼一睁,还是这么痛啊……蔚。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