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想到那份干涉者资料明显是出自于华夏修行界足够强大之宗门的手笔,这样一座新靠山应该是让陈香过的更加不错了。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恩,这就够了,就够了,就……够了?

    开心一阵后,福守缘压不住心里那点说不出来的小别扭……

    哼,这些年经历的事儿不少呢吧,弄的连那特殊唯一的馨香,都有了繁复明显的表层变化……

    然后,什么时光的留痕,什么体质的成长,什么能力的晋级,我才没有分析那么多呢……

    但,好吧,我承认核心的部分,没有变化。

    可我是绝对不会偷笑的!没错!我现在很烦恼!恩,很烦恼!

    ……

    一念疾起,一念去,福守缘在努力的试图放下对幼时真正初恋的念想,只因他如今背负的情债,太多。所以虽心有遗憾,却也真的不敢再有过多的牵连,以致最后又多伤一人。

    ……

    念头百转,只在一瞬,香味很快消散,第三关,就这么过了。

    随后福守缘感觉鼻头痒痒的,他收敛心神去仔细感受嗅觉器官的强化,接着第四关到来。

    之前香喷喷的美食再度出现,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就上前品尝,似乎根本不把这次的考验当一回事儿。

    吃着东西的同时,他把同化完毕的精神力又洗练了一遍,然后循着冥冥中的感觉送入了自家心湖添做养分。

    这却是有先例的,之前那次a级精神异能者偷袭他,他用博爱的意念力量包容化解还算是走了弯路,这次直接用干涉转化,减低了不少的损耗。

    精神力,是人的思想意志主要借由脑细胞和各器官功能所衍伸凝练出来的力量,各种力量体系或多或少都会涉及到这一块儿。

    福守缘的思想意志推动干涉不算纯粹的精神力运用,而是更虚幻缥缈的心灵意识的应用。是以转化这些精神力稍稍强化一下脑域的确有些许的小便利,但对他意念心力的本质进境倒没甚大用。

    饱食了一桌加强型美餐的福守缘下意识的擦了擦嘴,满足的笑了笑,于是所有美食便在瞬间烟消云散,这一关就这么愉快通过。

    之所以这一次这么快先是因为福守缘对口舌之欲不甚在意,他平时可是连零食都不吃的;其次他刚刚解封了曾经的记忆和连带沉寂下去的部分意识空间,弥补了往昔思想运转间很不明显的一丝滞碍,境界虽未提升,但自控力的效力挥却隐隐加强了一点。

    所以他能够只把这次品味美食当做调节,以应对理当是最难的身觉一关。

    ……

    口腔与咽喉强化结束后,一双纤细的玉手蓦地按上了福守缘的双肩,柔柔的触感还带着让人心安的温暖,这双纤手的主人正是在他第一次杀人后惶恐不安时传来安慰的陈香。

    才按下思念,却又这么快的感受到你的存在……不过我已经不再惶恐不安,也暂时不敢奢求你的温暖,所以,有缘再见,或者,不如不见。

    他始终没有回头……而不知是多久,那双纤手消失了。

    ……

    冷,身体传来放大后的感觉非常冷!什么时候这么冷过?

    想起来了,高一的时候,有一天当时的正牌女友小七来楼下找自己,正在洗头的自己没吹干头就急急忙忙出去了,而那时正是凛凛寒冬,头皮都给冷麻了。

    不过身体虽冷,当时的心却是火热的很,硬是没啥异感。是以现在也该撑得住,相比后来给她的伤害,这点寒冷算什么?

    冷感,随着一声“对不起”而消散。

    ……

    接着,身子陡然热了起来,巨冷变巨热极端的难受,而且这熊熊大火的场景很熟悉,那是福守缘1o天前开始连续梦到的深感抗拒的梦境,亦是他,一辈子都不愿回想起来的惨痛记忆。

    那是一场人类自身的罪恶,引爆了福守缘最初最暴烈的怒火!

    ……

    大一的福守缘很忙碌很充实,参加各种社团活动,协助举办各类活动,再唱唱歌喝喝酒,也不知道自己是干涉者在被监视,那真的是一段很开心很欢实的日子。

    就读的大学位于新城,平日里他们相约聚会也只在新城范围,偏偏那一次人多意见杂,便去了老城一处不熟的kTV。

    去的人都是说好玩儿通宵的,也就放开了喝。席间有一人说出去吹吹风半天没有回来,作为东道主,福守缘揽下了找人的差使。

    地方不熟,一向有点路痴的福守缘,一路凭感觉找到了一处仓库前,看着紧闭的大门和封闭的环境,他笑了笑,是不是今天喝多了感觉不灵了?人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

    他转身欲走,却陡的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幼童短促的呼救便即没了下文。

    没时间想是不是幻觉,要不要救人,福守缘毫不犹豫的冲到了仓库门前!

    门从里面反锁着,这迫使他冷静了些,没有徒然的敲门呼喊惊动里面的人,他先拿出手机环视身周,接着悄声的报了警。

    随后,光线阴暗的环境里,他只找到了一把铲子来防身。

    警察让他继续等,他一开始也准备等专业人士,搜寻武器也有转移自己注意力的意思,但等着等着,一想到里面可能生的惨剧他就再也等不下去了!

    深呼吸,蓄力……猛地一脚!大门轰然一声被踹开!

    里面的人愣愣转身看着搅局的人,福守缘也楞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在文明繁华的大都市里竟隐藏着这般惊人的罪恶!

    扑鼻而来的是一股混合了血腥气的糜烂味道,各处地方散乱分布着人身的残缺部位!三个与身体分离的人头无声的控诉着他们已然惨死的可怕事实!

    而此时还活着的两名受害者里,一位女性被截去了四肢!且仍在被两个恶汉凌辱!那位刚刚呼救的幼童,被举在一个满脸疤痕的老女人手上晕死过去!隐隐的,能看见其下半身血肉模糊!

    盯紧呆愣的福守缘,三个恶汉手持刑具快向他逼近,同时一脸狰狞的怒喝着什么,另两个恶汉愣神过后自信不会有什么问题又准备继续进行凌辱,疤痕女则扔掉幼童抱着手冷眼看着这边。

    ……

    不想,不想再看见这人间惨剧……不想,再听见恶言恶语……想救人……想杀人!

    于是福守缘便看不见!听不见!泪眼模糊的他陡然出了一声悲愤震天的怒吼!

    铲子被捏碎掉落,恶徒们脸上刚升起嘲笑,便立即哀嚎起来!

    熊熊烈火焚烧折磨着恶人!怒火中的慈悲则安抚着受害的身心与灵魂。

    ……

    烈焰送上哀嚎;哭泣伴有解脱。

    看不见,听不见,却,泪如雨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