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不适到极度舒适的反差幸福感带来的沉醉,彻底放松后难以避免的警惕心大降,二者俱是让人无法不露出破绽的时刻,福守缘由此将要败下阵来倒也可以理解。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但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看似必败的局面,放到整体因缘中看,却又会自然显现出另一条生路。

    此香奇特唯一,乃是人身之体香,人有明显体香者万中无一,福守缘迄今为止就遇到过一人……

    而福守缘所需要面对的感官侵袭,先要有参照物,才能把那份感觉放大作为考验,在当前没有选择的情况之下,这特殊的香便只能是那唯一之人的香。

    是以在福守缘即将沉迷于香薰不可自拔之时,一位稍显稚嫩却已然楚楚动人的女子浮现于他的脑海。本已极为动人的香,勾起这个画面后却也是挡不住这更为荡人心魄的绝美!

    福守缘豁然惊醒!

    “香香!”

    尘封的记忆被猛地撬开一丝缝隙,封印的力量再也隐藏不住,不得不显现出来试图再次将这段过往掩埋。

    可福守缘又岂能容忍别人干扰自己,何况他感觉这个女子对自己有着绝对绝对的重要意义!

    是以他很是直接的用出了干涉,精神封印的力量被推到一边崩解开来,一段回忆当即涌出……

    那时的福守缘还是个初中生,夏令营时来到京都,住在一所大学宿舍,每日跟着大集体游玩,一切正常。

    但这只是错乱的记忆,实际上,接近十二岁的他在那时,还遇见了生命中最初的心动……

    那晚从黔贵省丹砂古县(悟川)来到京都的中学生群体跟安西维族自治区的中学生群体起了冲突,最终被领队的兵哥哥压下去没打起来,但散了之后一个个都是气子大睡不着。

    被各种各样的娱乐喧嚣影响了欣赏小说的福守缘起身欲到院子里看书。

    出门前别人劝他这种敏感时刻别落单,容易被安西崽子围殴,他也不甚在意,打小什么事儿没遇到过?就这也算事儿?

    福脉三灾的经历险情在他脑海中当时是另一个版本,却也是足够惊险。另外的各种自然或人为的难题磨练让他已习惯了遇到问题便努力解决而不是逃避。

    “从来只有我欺负人,今儿怎么能因为几个莽汉就委屈自己不去干想干的事情,来一两个就撂倒,人多了就战略撤退呗。”

    那人也知道劝不住福守缘,因为高中前的他,干的嚣张事儿,不比帮人的事儿少。且说实在的,那个阶段大家都是血气方刚的,你不高调强势压人一头,那你在很多时候就没有帮人的资本!

    ……

    通常在站着看书的时候,福守缘会下意识的游走,这次他看的入迷后,去到了一处不知名的地方。并未被安西人袭击,却是被一阵喜人的馨香从书本中唤了出来。

    抬眼望去,一位素服淡雅的少女正不急不缓的朝他这边走来,月夜下的她轻移莲步,仪态万千,也不知是月亮明艳了她,还是她让月色也变得轻柔了……

    目光交接,少女一愣,然后迅疾吐出清脆的一个字:“跑!”

    一声提醒之下,福守缘才从少女那儿移开了注意力,现了她身后不远处正在厮杀搏命的众人!

    三个便装的大汉阻挡着六个蒙面凶徒,地上横七竖八的躺了十几个人,鲜血已经流到了他的脚下!

    福守缘蹲身,对,不是跑而是蹲身嗅了嗅!

    的确是血,不是拍戏,今晚果然是不宜出门么?不是打架就是凶杀的。

    但为什么不觉得怕?为什么?反而另有一份压不住的心跳?

    大概……是因为不出门,就不会遇见她吧。

    香气清幽,临危不乱,气质典雅淑柔,心地也好……

    我的脑袋是不是坏了?明明是这么危险的时刻,但就是会忍不住想这些!

    “为什么刚刚我只闻得到你身上的香味,却闻不见这么浓的血腥味儿?”

    女孩儿始终在不疾不徐的前行,越过福守缘之时她侧身回应。

    “你这人好奇怪,现在是说这些的时候吗?”

    书本一合,福守缘跟上女孩儿的步伐并肩前行。

    “对我来说,有疑惑还是当场解开的好,憋着难受。不过你也很奇怪,这样的情况你还不急不缓的,况且男女一起遇难,难道不就该是你先跑而我掩护么?”

    女孩儿眉眼轻颤:“那种设定我不是很赞同。而这会儿我是伤了脚,用跑的反不如走的持久,再说他们不会杀我,我可以不急。倒是你,百分百会被杀人灭口的,所以,你快点跑吧。”

    闻言,福守缘停步退身,目光逡巡(之前迎面看去没现伤处所以这次换到后面看),女孩儿的左脚后跟处沁出了鲜血,染红了纯白的裤袜和浅蓝色的帆布鞋。

    他不禁皱眉,旋即快步向前想要搀扶着女孩儿加,却被她避开了。

    “这种时候就别死抱着男女之防了。”

    轻撩秀遮掩着自己羞红的脸蛋儿,女孩儿摇了摇头。

    “我的体质比较特殊,谁碰到我都会晕厥的,甚至在我身边呆久了都会被香气熏晕。”

    说着她忍痛加越过了福守缘,以证明自己能够走快,希望对方不要那么担心从而放弃接触。

    说不清信还是不信,福守缘几步赶上与女孩儿并肩走着,举起晃了晃手中书册,却是本玄幻小说。

    “现在那是都市杀戮,被你这么一说倒成了玄幻剧了。”

    少女秀眉轻皱:“我没骗你。”

    那种无奈很真切,所以:“我信了。”

    秀眉舒展,女孩儿又一次劝道:“所以你快些跑吧,不然真的会死的。”

    不是不怕死,只是觉得一定要带这个女孩儿一起离开,而他相信了女孩儿的话迅排除了直接触碰,那么借助外物呢?

    “用衣服包着手能行吗?”

    女孩儿摇头:“间接的接触也不行的,除非体质或某种隔断能力达到a+级才可以完全免疫,而那还是我十岁时的测定结果。”

    哦,越来越玄幻了,但先不管那个,现在我……好像也越来越奇怪了。

    脑海里有什么在翻腾,心口很热很热!分不清那是所谓的爱意汹涌还是肾上腺素激增,但总之,什么都不行的当下,果然我还是想要强行的赌上一把!

    而如果这真的是命运的相遇,那么我要第一次恳求注视着这一切的你了,请让我,救下她吧!

    “希望你不要介意,想不到办法的现在,我还是想要尝试一下触碰,这是现在唯一的可能所在了。”

    女孩儿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介意!我不想害你!”

    这可不行,第一次伸出手被拒绝,我听不见呢。

    快步走到女孩儿身前面对面退身走着,四目相对,各自守望着各自的坚持,纯粹而闪亮。

    “难得我今天正经的想创造奇迹,能不能就请你相信我,也一起呼喊一次奇迹呢。”

    果然么……只有那里是冰冷的,外面真的像书里那样有着太多太多让人温暖感动的人和事了。

    只是,这种时候遇到一个心性坚执的人世天才太不巧了,他又怎么能够理解能力者的世界没那么多的奇迹呢?可,就算接着劝也只能是耽搁时间吧,他现在已经逃不出他们的视线了。

    罢了,这么个倔驴就让他晕过去吧,我不跑了,一会儿让他们消去他的记忆应该能保住无关人员的命吧。

    不过……总觉得他的眼神好明亮!所以,跟着他小小的期盼一下奇迹,也不是不可以吧?

    心念电转间,少女轻声回道:“应该是背着跑的快点吧?”

    小少年有点懵,他可没背过,但应该是吧……

    “那,那就背吧。”

    他微微蹲身,等待着决定命运的一刻!

    ……

    皓腕前伸,小手微颤,但终究是一直向前,快触到的那一刻,女孩儿紧张的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按了下去!

    一瞬间,俩人都好像被什么蛰了一下!浑身酥麻,使不上力。而等到力气渐渐回复,女孩儿习惯性的收回了手。

    她不敢睁眼,只怯怯的问:“没事儿吧?能应一下吗?”

    没有回应,她急忙睁开眼睛绕前一看,却现男孩儿并没有晕过去!只是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奇迹?不晕?等等,我有点儿晕。

    ……

    不时有新的蒙面人加入战斗的血腥场地旁,月光柔和的洒下,那一对少男和少女,便在这里,被青春狠狠的撞了一下腰。

    ……

    其后是早熟的小少年先一步稳住了心神,他起身绕前蹲下,示意女孩儿该出了。

    从异彩纷呈的遐想中醒过来,女孩儿羞红着脸却毫无迟疑的靠近了男孩儿的肩背。

    第一次和异性的接触感觉像触电一样,那第一次被他背起会是什么感觉?啊不想了!她一咬牙贴了上去!双手环住他的脖颈!

    男孩儿身子一僵,随即也是一咬牙,双手后伸,抖抖颤颤的托住了女孩儿的,那里……

    女孩儿的脸腾的一下愈加鲜红了,紧接着男孩儿身子一动,脑子正蒙圈儿中的她已经被背了起来。

    ……

    沉默的奔跑,沉默的依偎,小小的少年,小小的少女,都已说不出话来。

    总觉得是度过了很久,好不容易放松一些的女孩儿身体软,小脑袋彻底的靠在了少年的右肩上。

    而随后,少女渐渐酝生出了打破沉默的勇气,问出了从此系牢了彼此一生的那一句呢喃!

    “我叫陈香,你呢?”

    男孩儿喘息着,说的不那么清楚,可她,一遍就听清了。

    “福,哈……福,福守缘!”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