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光点汇聚成一颗七彩的椭圆晶石,福守缘立即从大地中现身而出。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当下的大明家,已经没有丝毫余力来做其他,且其很快就会陷入沉睡,这也是为什么他没在条约里对黑默丁格过多约束。

    一把握住七彩晶石,福守缘看向黑洞,这等细致观摩如何以心力控制黑洞消失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毕竟谁敢没事儿在自家心界中弄出个敌我皆毁的宇宙级至强武器呢。

    强撑着撤消了黑洞的瞬间,大明家惶然不安的陷入了沉睡。

    瞧着这一幕,福守缘笑中带着点肉疼,若不是对抗黑洞引力让他伤的也很惨,他一定会趁机再弄走点心界物质,要知道这等被反复折腾后松散至极的心界结构,同样也是百年难遇啊!而誓约里可没有规定他离开前不能做点别的什么。

    可惜……

    唉算了,越看越饿,走吧。

    ……

    出了心界回到自身,福守缘看着面前这时才倒地的大明家嘿嘿一笑,举刀就砍!誓约里也没规定,出来后不能杀他躯壳啊。

    由于时间流的差异还在赶来支援途中的杰斯和比尔心里咯噔一跳,大明家这是怎么了?

    可当福守缘二度举刀,却最终没能砍下去。

    抬头一看,天空中蓝光与黑光正在激烈拼斗!

    什么呀!!!还有没有点至强者的矜持了!哪部作品里有你这种在前期就频频出场的最终Boss啊!再说我都没杀他就又跑出来碍事还讲不讲道理了!啊!

    ……

    不管福守缘如何腹诽不满,黑光也还是略胜一筹的从蓝光的阻拦下卷走了黑默丁格。

    眼看要到嘴的肥肉(能量功勋)就这么被人叼走,在心战中消耗了整整6732点能量以致降级的福守缘火冒三丈!无处泄之下只能是恶狠狠的盯着降落身边的蓝光,却不知其他人因感知不到星球意志所以现下看着他的眼神是越来越怪了。

    “上一战对手吃了那么多瘪你还是干不过!能不能拿出你蔑视人家根脚时候的狂放霸气来!光是出身好却打不过人家那有什么好吹嘘的!我家Boss大人!”

    “呀!你小子什么态度,我可是!”

    “你输了。”

    “额,那是因为。”

    “输了很多次。”

    “那个是。”

    “很多很多次。”

    “啊啊啊啊啊!混蛋闭嘴!”

    “嘁。”

    “要不是地球以前那些混账乱来,我一根小指头就灭了他!”

    虽然还想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之类的,但眼看战斗要结束了就先放过她吧。

    “好吧,那为什么对面一定要来抢人,他又不会死。”

    “所以说你没见识,说话思考都不靠谱不必在意!恩,姐就大慈悲的不予计较且指点指点你吧……当下黑默丁格的心力枯竭心魂大损,其残缺的心魂极度依赖身体的养护,一旦离体飞向生命之泉,最多飘到一半就会散去天地双魂和心之灵性,那便是常规意义上的死了。且复活难度会大增,最起码这儿的配置是办不到。”

    “先谢了,但话要讲清楚,我再没见识,黑默丁格也是被我给打成那样还差点死透了,而最终是你没能保住这份战果。”

    “你丫呸的!我!谁说我没保住战果,都已经出手了,我怎么可能毫无收获,他的心性灵光被我抢了不少,这样他的心智会大大下降!且其本场的能量功勋全被我抢在手里了,哼,想要么?”

    “不想。”

    “嘿我这暴脾气!”

    “不想才怪!请仁慈大方的Boss大大把能量功勋均分给其他三位英雄吧,再加上单婗。至于心性灵光,还请大大赐给小的,实在是感谢大大了!”

    本来想全给何朗的,不过这样更有利于各方面的团结,何况大家的关系都不差嘛,且就算单以何朗的视角去看,他更想要的也理应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毕竟战地互助会现在最需要的可不是谁的单体实力,而是要凝聚集体的力量。

    “哼,就算说着分给别人,也遮不住你媚俗的脸。”

    嘿,关键时刻这点事儿不算什么。

    随后,战场智脑布了公告。

    “特殊情况:大明家黑默丁格被战场最强福守缘击残心魂,因符文之地违规救人,地球方出手剥夺其心智和所有的能量功勋,持拥有权的福守缘将其通过系统全部转赠给牛莽、何朗、彭青及地球方6666号应召者。”

    击残心魂这么个不实的(黑默丁格是被逼的自残)能极大震慑敌方英雄的消息,以及整条内容都大大偏向于地球方的战场通告,很明显是己方Boss另一份不小的收获。

    而这份收获对于地球方场内场外的士气振奋效果,已经立时的显现或者说是爆了出来!

    比击杀更狠的击残成白痴!地球方直接沸腾了!

    反观杰斯与比尔,俱是一脸苍白和后怕,如果福守缘的目标定为他们?那。这家伙简直太可怕了,下次一定要申请换个战场!

    不过他们惧怕的福守缘这时却在欣慰之余有点头疼,通告偏向地球也就够了,那个无良Boss竟还把他给捧的那么高,这事儿一时间可说不清后续影响的好坏。

    ……

    耐不住的欢呼与恐惧之外,此刻全场最为冷静的乃是凯特琳,立场特殊的她,高兴和害怕都没有,且说到底福守缘若是能轻松办到这等事情,又怎么会忍到最后才寻机爆呢?

    但她没有提醒杰斯和比尔,这一场里她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两人与她不是同路人。对此她还准备回去提醒一下蔚,杰斯表现出来的对她的支持很有几分不纯的指向。

    正想着,一则全战场通讯在凯特琳脑海中响起,同时一封信凭空落到了她的手上。

    “烦请你跟蔚说一下,我很想她,这封信也请你带给她。还有绝对不能少的,谢谢你的手下留情。”

    信件是早在地球上就写好的,本来准备用被动送去,结果被无良Boss一把抢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用了什么隐晦的方式偷看,但总之她帮着送到了凯特琳手上。

    凯特琳忍住撕毁信件的冲动回了一条讯息。

    “感谢?没诚意。带信就算了,还让我跟蔚说这种话。小心眼儿的男人,竟拿这个为难一介女流之辈。”

    福守缘丝毫不觉得羞愧:“谁叫我们是情敌呢,原谅我这点小心思吧。”

    没收到回应,随即胜利时刻到来,但福守缘相信凯特琳会带去信件和完整的口信,要说理由的话,她是个好人嘛。

    ……

    “符文之地水晶枢纽被摧毁!地球方获得胜利!地球方所有参战存活者获得战胜奖励2oo点能量、2oo点临时功勋。地球方剩余士兵上路69、中路81、下路425名,合共575名,三秒后将回归水晶枢纽内!”

    最后的3秒里,福守缘给杰斯了条警告讯息,因为他从黑默丁格的记忆中知晓了两人曾与蔚、库奇、eZ等有过关于应对符文之地意志的商讨和协约。

    “反抗就好好反抗,别有其他歪心思,尤其不要做出什么会牵连到蔚的事,否则我就算追到你们的世界也要彻底的灭了你!”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