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问题,我这回可是潜入,身心通道碰都没碰,怎么你还是进来了。? ? 八一中?文? W?W?W.81ZW.COM难不成你们符文之地的人都在心力上很有天赋?”

    之前因为条魔灵的异常,他可是特意请教过瑷,想要令自身主意识完全进入心界,通常情况下需要纯粹的心境修为达到道家炼气化神的元神灵通或佛家意识磨炼的照彻空明之地步,通俗的说就是心境修为要达到a级,这一般是极难达成的。

    因为大多数修行体系包括很注重心境展的道佛两家,其心境修为也通常要低于自己的武力神通之层次。

    而若想凭外力强行进入心界,则起码要有与心灵相关的能力达到s级;若想取巧,则哪怕是再特殊的心灵能力也不可低于B级才有可能做得到。

    成功的例子倒也有,毕竟主意识进入心界可以开出自身无穷无尽的妙处,从古至今为此事前赴后继的人实在太多。

    什么事一旦基数庞大,成功上几个也就不稀奇了,但放到几百年间的几十万修行者中去看,就算一个也成功不了却都更不稀奇。

    以此为前提再看条魔灵与黑默丁格。

    前者的意识和心界是永恒魔导齿轮衍生,较为单纯容易勾连,且其被战争学院专修心灵的召唤师照彻过心界,从那以后就对这方面极为敏感在意,那天又被福守缘冲的只剩最后一道障碍,能进入倒也勉强可以想通。

    但黑默丁格可没有任何心力方面的天赋或特殊际遇。

    凭脑容量大?不对,脑域虽与心力密不可分,却也终究不是一个概念。反而人的思考过多过于繁杂的话,会更不容易寻到被各种庞杂混乱的认知所遮掩住的本心!

    这种所谓的心灵蒙尘,是人在凡俗生活中不断衍生的种种不可控的杂念和一切先天带来后天形成的认知堆积起来,逐渐形成并越庞杂的令人难以探明本我的阻碍。

    所以道家才要亲近自然,佛家才要长居深山,才让他们都对出世修行必须投以关注。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修行方面总会有不少的少年天才甚至幼时神童时而涌现,更有看着相对痴傻的人一朝开悟远远甩开其他人。

    但这也有一个矛盾,因为单单出世修行是绝对行不通的,真要什么也不懂你拿什么开悟凭什么步步前行?

    真正放到完整的修行路中,出世修行永远仅为备选,是入世修行却难以把持自己的身心不被诱惑和蒙蔽时的暂时冷静及调整。

    而最终能够越走越远的强者,大多数情况下是坚持入世修行。心有杂虑,斩之!心有动摇,定之!心有尘埃,扫之!

    红尘百炼亦能过,方能够一路披荆斩棘最快的成就无上心境,否则就还是时不时静修一下吧。

    ……

    知晓了这些,福守缘才越的想不明白。通过心界的内部构成可以看出,完全醉心于研究的黑默丁格连一点哪怕最粗浅的修心法门都未曾习练过,那凭什么?凭什么他就能进的来?

    福守缘想了很多很久,黑默丁格也就任由他想,自己则抓紧利用这宝贵的时间做着现实里有种种难处的实验。

    当然他也明白,把希望寄托于敌人手下留情是绝对不可靠的,唯有壮大自己、削弱敌人才是一切冲突的解决之道,所以他们两人终将一战,他只是希望越晚越好。

    “为什么不回答我?马上就要分生死了,保留秘密有意义吗?或者以为我杀不了你就会退走?你错了!今天不把你打死打残我是不会走的!想用这随心所欲的力量搞科研,就先来杀了我吧。”

    “何必呢,打残我的成功概率太低了,倒是我想打残你更有胜算一些。至于击杀,理论上我们双方都不可能做到。”

    “拼计算我比不了你,可你有一点还没转换好思维。这里可是心界,你可是正在享受它化不可能为可能的伟大!在这里,时时刻刻都生着奇迹,不是么。”

    说着,福守缘拉开了架势。

    黑默丁格脸色一沉,随即赶紧抛出了足够吸引对手的话题。

    “你想知道的我不太懂,可我在你的思考里找到了答案,那是你忽略了的纷繁杂念中的一条。”

    人一瞬间的思考有清晰主要的念头和模糊众多的杂念,福守缘的主意识把控不到所有也很正常,而这里是黑默丁格的心界主场,外加他大的脑容量增强的极大运算力,搜索感知到前者自身所忽略的内容也就不足为奇了。

    福守缘仔细回忆了一下,还是想不到理由。

    “到底是什么?”

    黑默丁格的双手仍在巨大的试验台上飞快动作,且有各种各样他需要的东西只消一动念便会产生,这酸爽,太让他迷恋了,所以能拖一秒是一秒。

    “唯能极于情,方能极于剑。这是你当时曾闪过的一念,但因为是小说家之言就被你给忽略了,可仔细想想,那句话却最能解释我的情况。因为纯粹的享受着研究,所以心意始终在这个方向上保持着极端的澄明,而为了研究生灵最神秘复杂的心脑领域,我早盼着能有接触心灵奥秘的一天了,所以在你的触动下,我进来了。”

    黄大师的武侠著作中以情入道最终破碎虚空成就至高境界的那位痴情大叔?恩,其剑法大成确实靠的是纯粹的至诚。

    可那是小说啊,怎么会,难道黄大师也是修行者?或者,大道相通,他的描述点到了关键?恩,总感觉事情似乎就是这样。

    但不管了,为了这个疑惑已经耽搁了太久,对手都得出不少的研究成果了,不能再放任了。

    “大概就是这样吧,那么疑惑已解,我要上了。”

    唉,年轻小伙子就是着急,我老人家不是已经把时间流调到最低了么。但大概劝不动了,那还通报什么,我可先不客气了!

    “小伙子,咱们再谈谈吧。”

    言语相欺,却同时造出无数导弹瞬间贴近福守缘的身体爆开!

    ……

    大爆炸的烟尘中有金光透出,看来没彻底得手。

    但突袭之下,对手只能仓促的展开全面防御,能量消耗必然会极大,而我的心力虽没他强,每一秒可从身体处抽取的战场能量却比他要多,很好,继续用无穷炮台的密集火力耗死他。

    撤消全面防御罩转为点对点拦截的福守缘忽的轻笑起来。

    “老奸巨猾,突袭你占了便宜,可后面的战斗,对心力运用研究更久更深的我,不会再让你能得意了。”

    于此,防御上站住脚的第一下反攻是,影之突袭!

    试验台上所有物品的影子突然窜起扑向黑默丁格,后者只能是有样学样的撑开全面型防御罩并往后退。

    “可惜了,恩,对我们双方都是。”

    福守缘的语气中充满了遗憾,可他的脸上却挂满了得意。

    而黑默丁格瞪大了眼!交战以来第一次产生了深沉的愤怒!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