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刀最后的时刻,福守缘一直在关注着他,因为他当时的生命潜能混合着灵魂气息不断升华,将精神禁制吹的摇摇欲坠。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由精神层面的直接感触,福守缘知道了叶刀是真心悔悟,否则也不能将精神意志凝聚统一并最终升华,是以他顺势将精神禁制散开化为灵性之光助其一臂之力。

    只可惜,时间短暂,叶刀未竟全功。但好在福守缘在帮助他的同时亦从精神层面上深刻感悟了这套刀法,只要他有心,那将来这套刀法就能在他的手里得到最终补全。

    而这也正是为什么叶刀没在最后有能力隔断福守缘的窥探时作的原因。他是真的希望,能实现师父和自己共同的期盼,哪怕是假借仇人之手得以补全。

    可就算有求于你,我也还是要坦白的说我恨你,但这个心愿,我想你还是会帮我实现的吧。

    恩,如果真的有头七……你就在某处看着吧,我会在那一天日落后演练一遍完整版破极刀法的。

    ……

    将注意力从上路收回,福守缘瞥了一眼宋尘。这位幻术师在战场上显露了四个技能,其中有两个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个是幻化出自身的幻象,不能承受攻击却能让他暂时脱离敌人的攻击;一个是误导目标的感官,让目标攻击自己阵营的人。

    不过说到底这些都不重要,福守缘最想知道的是,这个之前还曾通知过戚宝的人,回去后会作何选择。

    ……

    宋尘知道福守缘现自己了,他思虑良久还是上前跟其剖白了心迹,尝试着保自己一命。

    “我知道我说不说都不会脱离你的掌握,通知他是求个心安。刚我看到他先被选了,没能回去,所以我往后遇到戚家人也就是个死了……我希望能跟随大人,请大人饶我一命。”

    福守缘想了想点点头:“姑且信你一次。”

    宋尘却道:“请再给我下个禁制,不然我不敢确定大人是否会放过我。”

    “现在我最多能做到a-级干涉,何况……等这波结束吧。”

    宋尘无奈鞠了个躬,去了其他地方战斗,在福守缘身边他真的很有压力。

    ……

    为了确保在第十波里攻破三塔,牛莽转往中路让何朗提前去了下路。

    上路这几波存活都是o,从绝对理性上来说,早些放弃是有利于整体战斗进程加快的,只是谁也做不到就那样放任上路完全陷入绝望深渊。

    可此刻若不能确保第十波就攻破三塔,便意味着第十一波很可能无法彻底解决战斗,所以为了不出现第十二波战斗,牛莽在一片骂声与让他揪心的痛哭当中离开了上路。

    ……

    “符文之地下路防御三塔被摧毁,以此刻为时间节点,给予该节点与上一节点之间的地球方下路参战存活者奖励,参与一波战斗奖励1oo点能量、2oo点临时功勋。”

    伴着久违了的集体欢呼,人们冲向召唤水晶。

    而敌方英雄因为有约在先,所以都留在了上中没来拦阻。

    至于凯特琳,以最低频率将攻击分摊给众人不造成击杀的她,其伤害早就被双方忽略了。

    此后很快,振奋人心的通告响起。

    “符文之地下路召唤水晶被摧毁,地球方下路将派出4名级士兵于3秒后传送至前线。每分钟将再召唤一波,直到符文之地上路召唤水晶复活。”

    召唤水晶复活时间为3分钟,这段时间里将有12名级士兵6续降临。

    ……

    符文之地的水晶枢纽与最后两座防御塔落入地球方的视野中。

    之前攻塔没用出大招的福守缘率先冲上前吸引了两座防御塔的火力,5秒后,他撤出,而此时兵已至接着扛起了伤害。

    即是说,两座防御塔没有伤害到任何一名华夏同胞。

    此时上路战斗已然结束,中路亦临近尾声,最后的时间兵完全扛得起来,所以士兵们彻底放下顾虑,战斗激情高涨,且有某段记忆和某些想法,渐渐冒了出来……

    两名兵牺牲,两名兵轻伤,下路战斗结束。

    “敌方第十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o、中路3、下路142名,合共145名。”

    宋尘默默走到福守缘后方站定,而英雄和前面的应召者们看着三五成群正在讨论什么的士兵们,都明白那是他们看到了无伤赚取能量功勋的机会,估计这波会留下很多人。与之相反的,李引又开始一脸挣扎了。

    “大,福守缘,你真不给我酒了吗?那我可走了!”

    福守缘没好气的一撇嘴:“走吧走吧,那边一大堆等着占便宜的人呢,少你一个不少。”

    李引恨恨的看向那群人,这些家伙,真当士兵交战阶段就没危险了吗?弄得我少了个绝好的筹码。

    前者没错,后者却是他想岔了,无论此时是何等情况,福守缘他们也都是偏向于让士兵安全回归家园。

    “那,那瞬间回城术在地球有啥用吗?”

    他再挺一波就可以拿到瞬间回城术这个战场保命神技了,就是不知道在地球上有没有什么用处。

    可话没问完时限就要到了,李引一咬牙,选择了留下,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逗得人们大笑,因为瞬间回城术仅限在战场中使用,那可是在最初的资料中就标明了的,这个酒鬼肯定是没看清楚也没另外细问过。

    不过笑归笑,真要说起来,他们对李引的观感,却最起码比之新留下的那批人要好了不少。

    “选择完毕。92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接着一大波通告袭来,彭青等十人关掉了声音接收,倒是那些新人们,挺享受的在等着听自己的通告。

    新留下47人,应召者总数达到了53人。

    ……

    全体回城后,人群泾渭分明的站成了两茬儿,都从上一波知晓了这种形势下会有些什么情况,倒也没人多说什么。

    其中唯有宋尘早早的站到了福守缘身后且轻松的被英雄和老一批应召者接纳。拥有英雄之下最强的c+级实力(系统在可展露的信息中替福守缘隐瞒了其压制他人实力的行为)的他,和那群投机取巧的新人可不是一个性质。

    而杨麟倒是想去跟新人们拉近关系,毕竟本质都是投机者嘛,可他更清楚人数少的这边更具价值,所以在他们不喜的当下去做这事儿的话,就殊为不智了,且忍耐着,之后再找机会。

    ……

    看气氛有些不好,彭青开玩笑道:“怎么了,你们还想钻研人心不成?上次不都遇到过了嘛,且这事儿也早有公论了,不管谁怎么做怎么想,都不是谁做错了什么,所以拜托别想了好吗。”

    这里面不止是说新人们没错,也是在说老人们想东想西没错,当然了,都仅仅是没错而已。

    一致的点了点头,大家买了装备出,也都笑开了准备迎接近在咫尺的胜利果实。

    ……

    路上,福守缘走的稍快,宋尘也就跟着加,其他人亦看出了两人有话要说,也就没跟上打扰他们。

    离人们稍远后,福守缘很是和气的笑了笑。

    “老宋,我明白你不想留下拼命,上一波的事就请原谅我把自己的想法施加于你的身上,而既然你说了以后要跟着我,那么我自然也要对你有个妥善的安置。”

    宋尘苦笑,不语。

    见此,福守缘取出了一枚圆球递给宋尘。

    “来,这个现在就还给你。我已经对其做了B级强化,出去你就可以恢复实力并提升一级。”

    大棒之后是胡萝卜,这个宋尘很懂,但是福守缘可还没对他施加第二重禁制,真就这么给了?

    “放心,咱们现在可是一家人了,禁制什么的,我不会再给你添加了。至于原先那个,当初虽然也费了不小的功夫,但其实再等两天就会自然消散,安心吧。”

    宋尘忍不住一阵腹诽,软硬兼施根本没给我反对的余地好吗?你个腹黑的家伙。

    当然口头上宋尘说的又是另外一套:“让大人费心了,老奴没意见。”

    “嘶~好别扭,你换个普通点儿的。”

    “那?福少校?”

    “嗯哼,这个还行。那我,就还是叫你老宋,亲切,哈哈。”

    呵呵,老朽我可不觉得亲切。

    福守缘笑着走了两步,然后回头。

    “老宋啊,虽然你隐藏情绪进行吐槽的功力很深厚,但是怎么办呢?我的灵觉很强啊。这样咱们可不好愉快的相处了。”

    老脸一红,宋尘习惯性的就要下跪请罪,却被反应更快的福守缘伸手隔住了腰,弯不下去(碰撞体积限定)。

    “都说了咱这儿不兴这套,你不是奴仆我不是主上。你,要快些从封建残留里走出来,习惯正常的人际关系。还有,刚刚我可不是在怪你,平等的人相互间吐槽一下很正常。我的意思就只是想你早早改变观念,认识到自己真正开始新生活了,以前的仇啊怨啊,就别再多想了。”

    这,这家伙真就像资料里所说,一旦对你亲切起来,好难挡。

    咦?这就亲切了吗?不不不,我可是比他多吃了几十年的饭,就算实力不及,也不能在意志上这么快的投降……

    但怎么办呢,这位新主上,真的很厉害。

    “这,老朽,我,我知道了。我已经替戚家做的够多了,我,以后要认认真真的开始新生活。”

    “哈哈,这就对了,就是这样,继续加油啊。”

    半认真半敷衍么?没关系,平等生活的甘美滋味,不用我多插手你就会深陷其中的。年龄?呵,生灵对自由和尊重的天性向往,与别的任何都无关!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