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继续,愿或不愿,幸或不幸,麻木还是清醒,总有人走,总有人留。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最终,无论牺牲的人有多么不甘又或壮烈,活着的人有多么痛苦又或庆幸,战火,是带着抹隐隐的嘲笑,临近了暂熄。

    ……

    其间,福守缘有参照上一场战斗的经验估测和祈盼着会在第七波攻破二塔,最后却差了些血量。

    细究起来,却是二战中双方英雄多了装备后总体伤害大幅提高导致每波的交战时间缩短,尤其比尔舍了下路去上中路后,三路的交战时间变的更短,攻塔的时间自然也就相应变少。

    至于某些人胡乱泄下把凯特琳也埋怨上了的劣根性,福守缘和彭青也有解释劝过。

    将凯特琳最低频率的普攻伤害算到庞大的整体伤害输出中是微渺的,再论及她给予地球方的优势后,攻塔时间的大半,实际是人家让出来的。

    可他们说不清有多少人听劝不再故意或顺口辱及凯特琳,反过来人家对此充耳不闻,就真的很让福守缘和彭青为己方某些人奇葩恶劣的思维方式感到羞愧了。

    ……

    “敌方第七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o、中路12、下路47名,合共59名。”

    上中路三人习惯性的看向下路,还好,还活着,且铁三也于此波获得了瞬间回城术,这一来三名应召者就都有生命保障了。

    “选择完毕。54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通告:16944、17236号应召者选择留在战场,生命值补满,奖励提升5o点生命值、2点攻击力、2点护甲、2点魔抗,奖励获得1oo点能量、2oo点临时功勋。”

    ……

    全体回城后,原本笑容满面准备迎接新战友的几人,却在看到其中一人后集体的敛起了笑容,随后有意无意的忽略了他,只热情的招呼另一人。

    乱蓬蓬的头、泡肿的黑眼圈、脱不下且带着信号射源的特殊囚服……这样的一个正在服刑的罪犯,的确难以招人待见。

    而看到这人,福守缘第一个念头是他被以这样的形象出现是否有碍人权,但随即他微微摇头,为了防止他们逃脱以及由此可能衍生的再次犯罪,让大家一起来监督或者说至少有个防备算得上是现下能采取的最妥当处置了。

    毕竟犯人对自由的渴望,不用想也知道很强,一些重罪者很可能会通过战场回归现实的传送选项来逃离。而有了种种限制,这些人逃离的可能性和危害性就杜绝了大半。

    一切只因应召者可以在返回原场所之外指定传送到地球各处普通场所,之后也还可以凭3点功勋继续传送,罪犯用这个途径越狱简直不要太轻松,若不加以限制,很多判罪较重的犯人会逃跑是毋庸置疑的。

    场内外的人此时只希望国家已经做好万全的防范措施,能尽量减少越狱者,否则本就已经处于动荡中的社会怕是会更乱了。

    在山城协助维持社会秩序的过程中,福守缘没遇到过越狱者,但其他省份交流过来的资料中却是有这种情况的。

    虽说死亡率很高,但偶尔还是会活下来一些罪犯,罪行较轻的一般不会逃走,可一旦有逃的,就多半是危险度极高会引起民众恐慌的重刑犯。

    不过,既然国家敢于在当前大量出动罪犯来参战,那么人们就还是比较放心,没有妥善的处理方法,想必政府也不敢这么做。

    可这却是外界想当然了,除了事后加大追捕力量,国家并不敢说有万全的应对,也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罢了。

    相对于大量罪犯上到战场的一系列好处,侥幸逃脱成功的重刑犯会造成些什么危害,在上位者总体的考量中,是轻的一边。

    ……

    这名新应召者也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所以他只是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而福守缘随后第一次对友军使用了被动技能探查其情况。

    焦闾,卖假药而获刑入狱,被划定到第一批的罪犯战斗序列。侥幸活下来后没有越狱的打算,而是想多战两场以求减刑。

    一方面,他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确实有所悔悟,但更多的,是想回到妻儿身边开启新生活。

    掌握了这些后,福守缘开口替他驱散了一些猜想。

    “我已经探查了他的大致情况,卖些小病小痛的假药没有害死过人,现在基本算是洗心革面了。你们别用这种沉默给他压力了,该干嘛干嘛吧。”

    由此,人们情绪一松,但也还是没有谁主动跟焦闾交流,而是纷纷点开了战场商店。

    焦闾仍旧低着头,对其好歹有了一定了解的福守缘觉得有必要让他打起精神,好歹他是鼓足勇气留下了。

    “你也别顾虑太多,好好战斗,尽力偿还犯下的错,那样总有脱去这身囚服的一天。”

    他这才抬起头:“囚服或许能脱,但心里这件囚衣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脱去。”

    福守缘想了想道:“这个问题太复杂,我也无法论判。不过你可以换个思路,就非要脱去吗?时时用之警醒自己,让自己别再行差踏错,不就也算坏事变好事了吗?”

    喜色一闪而过,随即焦闾又低下了头:“谢谢。”

    可罪过真能被抵消吗?这个问题实在很复杂。焦闾想不明白,福守缘也不再去多想,买了装备出。

    ……

    福守缘前面的时间都耗在了焦闾的身上,还没跟另一位新应召者好好交流过,所以他快步赶上先行离开的几人。

    听到身后的动静,17236号转身、站定,敬礼。

    “长官好,ggaBh部队上等兵耿连山向您问好。”

    福守缘迅回礼:“连山兄弟你好。战友之间别整这么严肃,要还这样,那我可就要以长官身份命你下波回返了。”

    后半句虽然是玩笑性质,但实际福守缘特殊的武装力量调动权仍在,真要下了调动方面的命令,耿连山是得要执行的。

    只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他轻易不会那么做,毕竟这般惨烈也要冒死留下的信念觉悟,不论他们多么惋惜也必须要予以尊重。

    “我不能给1o9团丢脸,还请长官……请大家理解。”

    福守缘翻忆着看过的资料,ggaBh部队又叫第拾3集团军37摩托化步兵师1o9团,是个荣誉的红军团。

    “集体的荣誉要守护,个人的生存却也不能随意惘视。我当然不会给你下什么命令,但希望你是自己真正的考虑清楚了。”

    耿连山毫不迟疑的回应:“我想清楚了。”

    其他人也想了很多,耿连山是上等兵军衔,这意味着他服役一年多快到两年的退役时间了。然而自愿来到战场,谁也无法保证还能顺利退役,或者战争到来的当下,很可能他根本就不准备退役!

    “你是义务兵,服役期快到了吧?除了战场上不退,回去也不想退役吧?我呢,说什么都好像不对……但总之我个人的观念里,我们有必要多花点时间陪伴家人,无论是以士官身份,还是实际上一点也不会消减你勇毅本质的退役精兵的身份。”

    人们点头赞同。

    耿连山想了想,憨憨的挠头一笑。

    “说出来你们别笑。之前我是很怕的,填表的时候也怕,现在也还是怕。可我也真的是想清楚了,不管是这时候,到时候,我怕但更不想退,所以就,先不退,再看。”

    看着耿连山羞红微低的脸,谁能笑?

    没错,没有谁是天生的英雄,只是他们,都不肯后退!才终究迎着艰难走上了那条相同的路!

    而此刻活脱脱的一幕英雄诞生就在眼前,谁敢亵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