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怀揣着怎样的心思,人们迈向了第六波的战斗。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地球方上中路的士兵暮气沉沉,连续两波的全灭和近乎全灭传到水晶枢纽,让他们在被选到上中路的时候就已经几乎要崩溃了。

    下路的还好一点,起码尚有低微的存活几率,还不至于绝望,但也好不到哪儿去。

    至于敌方一塔的破灭,水晶枢纽里只有没被选的人为之欢欣,被选的,则基本都被自己的生死牵扯了心绪,怎能高兴的起来。

    ……

    看到敌方多出一个英雄在上中游弋,上中路清醒的人很快判断出情形,于是新的绝望与谩骂也就又产生了。

    这不是英雄们的错,但他们仍觉得很痛,这痛,便只能泄在敌军身上!

    无形有质的压力逼迫着他们压榨出更多潜力,沉默着杀!杀!杀!

    连符文之地的几名英雄都被这异样的气息所影响,他们的手不知不觉的慢了那么一丝。

    ……

    临近下路敌军全灭,彭青仍沉陷在机械的杀戮之中,福守缘不得不用被动安抚她的心灵。

    看了一眼福守缘,彭青苦笑致谢。

    自那一舞后,彭青很快耗尽了心气儿,这毕竟是战场,沉重的压力不断袭来,谁也轻松不了多久。

    而自打将情绪性干涉固化为技能后,福守缘便无法彻底沉湎到某种情绪了,是以他一直保持着一定的清醒,痛苦也就伴随始终。

    在这期间他现杨麟也挺清醒,对此他略有些警惕。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杨麟没有用杀敌泄情绪,是不在意还是能克制,都说明了这人单论危险系数的话,很高。

    只希望杨麟能把这份心智能力都倾泻到敌人身上,不然……

    摇了摇头,一道金光亮起治疗一名己方的攻城士兵,另一道金光收割了一名敌方攻城士兵。

    金光总是准时每7秒亮起一次,也只有“度化救赎”的金光亮起治疗友军的时候,福守缘的痛苦才能明显的少上一点,这方面连整整3o个杀奴一起加大伤害输出也都比之不及。

    ……

    另一位时刻保持清醒的则是谁也想不到的单婗,虽然一直眼泪涟涟,但终究是没有哭晕过,柔软的外壳下,内里的韧性十足!

    她杀敌之余笨拙的在战场上穿梭,想要用微笑鼓励同胞,想要给他们送去好运,而显然,没人会拒绝她的笑容。

    单婗正在进步,她以前走来走去时就单纯只移动,老忘了保持攻击输出,现在却也习惯于行走间不忘出击了,这既是战场的惨烈残酷教会了她,同时也有杨麟不断提醒的功劳。

    而单婗的攻击非常的有特色,是吹泡泡,没错,就是小孩子玩的吹泡泡。她左手拿着一瓶永远满溢的泡泡水,右手持着泡泡环,攻击时放到嘴边轻轻一吹,一个大泡泡就飘向了敌人。

    偶尔看看单婗笨笨的吹泡泡模样,谁都会感到轻松一些。

    比如此刻,福守缘一刀了结一个敌兵,然后抬头看向了敌方防御二塔。

    在那个方向,有离塔最近在往回攻击的单婗,正好此时她吹起一个泡泡,飘啊飘,飘向了最后一名敌兵。

    战场上的光线不同于地球上的阳光,泡泡没有被映射出七彩的光芒,这让很多人都有想过一定要在地球上看单婗吹一次泡泡……

    “啪”,泡泡打在敌兵身上,水渍明显。

    福守缘一边冲向防御塔,一边感慨着这丫头别看瘦嘛瘦,吹出来的泡泡飞的可够远的。

    ……

    厚背大刀最先砍上防御塔,接着是本就离的最近的单婗吹来的泡泡,然后是彭青的掩月刀,再就是铁三的铁手击打在防御塔上,溅起些火花。

    防御塔的攻击切实的落到了福守缘身上之后,66续续的有更多攻击跟上覆盖了防御塔。

    结界放出又收回,福守缘往中路去了。

    ……

    而一切快结束时,意外突,凯特琳也从下路来了中路,冲上来就给了福守缘一枪并持续的逼近。

    福守缘没还手,于是凯特琳又给了他一枪,然后一枪接一枪,可结果是攻击的人越来越生气了。

    对此,福守缘意兴阑珊的揉了揉脑袋:“你这样不好,我还没到需要你安慰的地步,你也不需要觉得过不去而送死。这个锅不该你背,那很苦很累很没必要……别犯傻了。”

    凯特琳收枪、站定。

    “真要冷静的肩负他人性命,那就该无所不用其极的强化自己削弱敌人。杀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白得的能量功勋就不要?是那点可怜的自尊心不允许吗?那如果我说是代蔚赠予,你会不会更接受不了?”

    福守缘很认真的回应:“因为是你,所以不能,与其他与蔚都无关。总之,希望你不要再这样了,单以相让而言,我们相互是无所亏欠的不是吗?而若要说到。”

    凯特琳双眉一紧,当即出言打断了福守缘的话头。

    “就这样吧。”

    她转身,退走:“懒得跟你扯,别扭的男人。”

    福守缘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言;站在一旁微笑看戏的何朗却突的说了一句十分有杀伤力的话。

    “他不别扭,别扭的是你啊凯特琳。提醒你一句,别忘了你是要和他争蔚,认真的把他当成情敌吧,别到最后……”

    气氛……有点……

    凯特琳的脸没有转向这边,但福守缘能想象那表情……至于自己是什么表情,大概……很复杂很难看,吧。

    “小浪浪,回去了把你的训练手册给我看看,之前只帮你强化了道具,现在的我则应该是能从你的能力本质上入手了。”

    何朗嘴角一抽,以往这种程度的玩笑是不会有什么的,但这次的感觉……

    “那真是,谢谢了。”

    福守缘灿然一笑:“是兄弟嘛,说什么谢谢。”

    ……

    “敌方第六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o、中路13、下路53名,合共66名。”

    多了攻城士兵,存活的数量多了,但牺牲比例仍可怕,全灭也依旧刺眼。

    选择的时间里,连续几波有应召者留下让一直没放弃劝人离开的几人下意识的觉得这次也会有,杨麟继单婗之后也获得了瞬间回城术的通告响起就更是加重了他们的错觉。

    然而事实却再次点醒了他们,应召者这个称谓的沉重分量!

    “选择完毕。63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

    回到水晶枢纽外,福守缘正准备感慨下自己想多了以调解现场总觉得怪怪的气氛,却蓦地现一双瞪大的眼睛怒视着自己,而其余的人则是摆开了看戏的架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