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波伊始,福守缘在下路现过身后,通过制造一个分身随即自己隐入河道开始施行伏击中路的计划。??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福守缘就位后,何朗先手减黑默丁格并顶着炮火逼近,顺利迎来了自家兄弟瞬杀而至罩下小世界形成合击,以两人残血的代价完成了强杀!

    此行主要是为了减少中路的牺牲,同时也是为压制对手本场的装备等级以防那微小的被翻盘概率生,最后则是削减敌人的能量功勋降低未来的威胁。

    目标达成后,福守缘转往下路继续推。

    ……

    彭青在下路也早早用出了大招绞杀敌方远程士兵,这样等冷却好了还可以在攻塔前再用一次。

    这一来下路两人都没了大招,但他们仅凭其余的技能也足够威慑敌人,所以他们并不怕有谁来袭拖延推倒防御塔的节奏。

    若敌人真想守下路,除非是战斗之前就聚在一起防守,但这样无非是地球方换一条主攻道路或者强推度减缓,不影响大局。

    不过认真说起来这个方法倒也确实能拖延些节奏,不愿牺牲扩大的地球方几人为此商议过了好几次。

    相关方案出炉后,福守缘花费能量使用了全战场通讯,尝试着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个问题。

    “如果你们要强拖时间,那么在你们抱团儿的时候我们也只能先放放推塔这事儿,毫不犹豫地组团强杀你们,我们有这个能力,你们也明白。”

    战场通讯有着七十字的限制。

    “你们收获点能量功勋,为了更多同胞不出战我只能忍,也不指望你们善心放过敌人。但是更多的血腥收获,作为败者你们没有资格去拿!”

    “你们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让我们一条路杀到水晶,二是我们多费时间把你们的等级装备都给杀没,选吧。”

    不久,杰斯代表符文之地三人简短的回复了地球一方。

    “实力是一切协定的基石和保证。”

    从交战态势来看,这句话的意思确定有两个。

    一是认可地球方此时的强势答应了不拖,二是当符文之地战力能压过地球后便自动解除协定。

    这也即是“枪杆子里出政权”,没有前四波攒下的优势和地球方团战有利的阵容,福守缘的话屁作用也不会起。

    毕竟杰斯和黑默丁格是受到一定程度束缚的,且放水也只针对胜负结果,对于能量功勋的收获可从未松懈。

    只是这两人评定的阶位等级虽高,在外界相遇临场变数更多时或许能够二打三乃至三打四,但战场之上这一条却并不适用。

    两个世界的意志角力之下衍生出的这个战场,其规则严格来说并没有偏袒哪一方。初始之时双方的英雄、士兵都是大致平衡战力之后才放出来战斗的,之后每一波的士兵也是平衡后派遣。

    这一来,战斗的胜负便决定于开战后,哪一方能制造出更多的机会一点点的积攒出更强的实力,获得每波高出o.5%的战力数据提升资格,而大多数时间这份提升会落在地球方手里,大局上的胜利是必然的。

    上一条主要是士兵的因素,而他们的战况又会被英雄的挥所影响,双方英雄要做的,就是遏制敌方英雄对己方士兵的伤害并积极输出自己的伤害,最重要的是调控住战斗节奏。

    至于英雄的交战,先潜力加成会拉平部分战斗力,其次是限定五个技能和普攻的作战方式会淡化整体的战力差距,最后还会被技能效果、阵容配置、策略制定及运用、基础和成长数据、能量功勋收获效率、等级、装备等影响,强弱胜负很难提前下定论。

    不过在初期,符文之地的英雄阵容配置在三路都要略略优于地球方,有可能在前几波就压垮之,然后扳回士兵方面的劣势。

    地球方则强于后期阵容和士兵实力,只要不犯大错熬过艰难的前期稳住士兵交锋的胜利,后期即便装备等级落后都好打。

    而这一场,地球方逆转了前期劣势,可以说是福守缘的功劳,尤其凯特琳一事。但中期就能压迫敌人服软,归根结底还在于他们的阵容配置在等级装备到一定程度后本就要强于对手,敌人到这时哪怕凑起完整战力也无力回天,那又何苦死拼,倒不如留住能量功勋缓图未来。

    但地球方至此却也并未完全松懈,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又岂能一言以定之。二打三、三打四抓好机会打好配合最后获胜的战斗在一战中也不是没有,谁又能说形势不会再一次逆转呢?

    真等到地球方猛地一两波交战败了不占优势了,比尔、杰斯、黑默丁格都会很乐意多收割点能量功勋。

    所以收到杰斯的回复后,占着优势的地球方四人还是大感松了口气。

    ……

    放松总是暂时的,下路临近攻塔,上中的损伤再度呈现出全灭的迹象,地球方的人不是一脸沉痛就是哭嚎咒骂。

    频频望向上中的福守缘让彭青比其他人又多出了另一种忧思,她想了想开始往敌军最密集处移动。

    “不要多想了,我给你跳段舞吧。”

    恩?这种时候跳舞?

    “别,影响不好。”

    彭青回身嗔笑:“是开大中的舞,没有光线的情况下唯独你能看见……所以请唯一的观众做好准备吧,我要开始了。”

    这架势不容拒绝,好吧,“瞬时神灵”动。

    确认想要为之起舞的人已做好准备,彭青闭眼横刀激活了日月双引诀,她大招的短暂起手动作真就是一段曼妙的舞动!而周围的光线似乎只瞬间便被其动人的舞姿所吸引,如飞蛾扑火般涌进了她的体内化为力量。

    彭青周围瞬间陷入黑暗,大招“日落月隐”正式动。

    没了光的反射,黑暗不止让范围内的敌兵熄火,也让外围的人无法看到其中到底生着什么。

    唯有福守缘,其技能动不为杀生,不求控制,只为不负了美人的恩情。

    于焉,黑暗为福守缘的双瞳退让,当视线交汇,一刹那,便亦如永恒。

    她看着他,清眸流盼,分外娇憨。

    他看着她,微笑开怀,真诚赞叹。

    她欣然的翩翩起舞,掩月刀旋转间是在切割敌人,却又柔和的仿佛只是在为情人献上祭礼;婀娜的身姿舒展着散出喜悦,让黑暗的环境也都跟着欢欣了起来!

    蓦然间旋转停止,笑颜绽放,彭青如仙鹤般振翅腾空,刀身越黝黑,身体却透出无量光明!

    一道光暗交替的刀气斩出,彭青缓缓落地如弱柳扶风,随即却又舞态生风,在三击普攻中间巧妙的衔接出飘逸如仙的柔美舞步,整体洽和起来更兼具力量之美!于此便不止如仙,更是胜仙!

    ……

    三秒的墨色消褪,彭青停舞、收刀,凝望心上人,盈盈挪步。

    这只有他能得见的舞蹈,只为他而鸣奏的恋曲,只因他而舞动的心情,他,会怎么看?怎么想?

    三秒的时间,福守缘难以抗拒的陷入了彭青倾情一舞所编织的世界。

    但当他终究抽身而出……

    三秒,外界的人还懵然不知刚刚有惊世一舞在他们面前上演,无缘见识的他们,若知道其间故事,也只能扼腕叹息罢。

    ……

    望着走来的彭青,福守缘微笑鼓掌。

    彭青嫣然一笑:“谢谢。”

    福守缘轻轻摇头:“心里平静了很多,是我该说谢谢。”

    彭青美目一嗔:“就这些?体会呢?不说点别的?比如这一舞让我的竞争力大大提升之类的。”

    扶额苦笑,福守缘只能认了:“这么一说,美妙的享受感可就要减少了,但也实在无法否认。好吧,大大加分。”

    说竞争只是个玩笑,这样的收获并非彭青的初衷——再艰难再痛苦也要能笑得出来,才是我想要给你的。

    “那当我没说,本来这就无关竞争,只是想你放松一点。”

    四目凝对……那就都,再多笑会儿吧。

    ……

    而双双的浅笑,却是谁的灿烂?温暖了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