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青买好装备,又看了看另几人的选择,期间忍不住再次为牺牲的三位应召者默哀,其他人环顾之间亦有着相同的愁绪。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相比其他牺牲的同胞,何朗等人自然会对成为应召者的三人多出一分不同的情感,何况其中还有两位是特殊部队的队友。

    预备役大叔沉默中的坚毅,两位队友贯彻始终的为守护家园而不惜抛头颅洒热血的觉悟,不可能不在几人心中留下点滴烙印。

    而福守缘的沉痛又要深些,谁让其中两人是他一中队的队友,况且他还用过目不忘铭记着所有人……一张张清晰鲜活的面孔沉睡在他的脑海,七天的梦境时间根本不够他痛完一遍。

    ……

    思绪回到现实,杨麟和女孩儿的对话还在继续。

    杨麟的反省显得很诚恳:“你说的对,我不该忽视他们已经面对了很多,承受了很多,谢谢你的提醒纠正。”

    女孩儿羞涩一笑:“没什么的,你选择留下,有些骄傲是很正常的。”

    杨麟脸上的尴尬一闪而逝,这女孩儿足够善良却有些不善言辞交际,正应了人无完人这话,不过也好,她应该看不出什么来。

    “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女孩儿赶紧道歉:“对不起,又忘了介绍自己,我叫单婗。”

    福守缘等人也是第一次知道她的名字,不禁为这个善良又呆萌的可爱女孩儿会心一笑。

    此时杨麟看几个英雄都已经买了装备准备离开,便决定让第一次交流就这么愉快的结束。

    “我才要道歉,你看我,耽搁了你买装备的时间。”

    单婗这才想起来这事儿,赶紧点开了战场商店:“没事,你也快买吧。”

    ……

    福守缘已然走在路上,想及新应召者,倒觉得那是个人才。

    他认定目标便下手,能找到极好的切入点,后续交谈也很得体到位,营造的沟通氛围也不错,平时的人际关系应该就挺好的。

    当然,福守缘会觉得杨麟不错最主要还是因为他是自愿参战并且留在了战场,第一印象就不错。

    但是杨麟直奔且始终围绕女孩儿打转的行为,有着丝刻意的不与几位英雄交谈的意味,福守缘一时还没想通这是为什么。

    ……

    杨麟与单婗一起走向下路,偶尔抬头瞥向前面的两位英雄时眼中闪过的一丝嫉妒,隐隐的昭示了福守缘没想通的理由。

    果断、敢打敢拼、善于交际的杨麟,出身却不好,为此他一直不忿自己的起点太低,以致能力出众却只能在底层打熬时间。

    而战争的到来让杨麟看到了新的希望,以他的视角看去,这不止是一场生死对决,更是一个会掀起社会各方面激烈变动的极大推力!

    以后的社会构成中,英雄们应该会组成一个单独的阶层,拥有名声、财富、地位、权势,而事实就是短短的时间内英雄们的社会地位和待遇便已经拔的很高,这正是杨麟内心渴求却得不到的。

    所以第二次战争到来前,杨麟毅然决然的应召参战,誓要收获能量功勋,激能力,最后成为英雄迈上权势的巅峰!

    ……

    为了踏好第一步,杨麟已经提前研究过能够找到的三位山城英雄的资料,专门针对他们设计了好几套台词以备赢取好感。

    他满以为能够在战斗中跟英雄套上近乎,最好是分到下路接近彭青,打着人财两得的算盘,他针对彭青设计了足足四套剧本。

    对于一切的准备,杨麟很有信心,他认定自己只是被现有的腐水社会中底层人难以搏出一条路的现实束缚了,一旦有其他的路他一定能够出人头地,所以他狂妄的将几位英雄视作他的踏板。

    抱着希冀与决心的他来到了水晶枢纽后,系统推荐的兑换是中庸详解,习之可以养性修心,得悟为人处事之至理。

    可他却没有听从系统劝告,最后自己选了一册谋取之术,习之能谋算取得各种利益。偏还一下就领会了第一层损人利己,借别人强己身打基础,他深以为然。

    得到正合口味的能力又没被系统暴露心性(大Boss当然不会关注每个人,之前只是由于视线投向福守缘顺带无聊的吐槽一下),他心中更是充满了自信,可随后第一个打击来了。

    战前系统告知的信息中,下路居然有两名英雄,多出来的还偏偏是个据说很有魅力的男性英雄,这无疑打乱了他的计划。

    ……

    福守缘这个名字,不是第一次传入杨麟的耳朵里了。搜集其他英雄资料的时候,他不可避免的在网络还有政府的漫天宣传攻势中了解到这位邻省的强大士兵。

    往日杨麟对此是嗤之以鼻,他常跟人说,那不过一个运气好的士兵罢了,靠两个女人成就了自己的力量和名声,不值一提。

    有人说他是嫉妒,好好的一个正面形象到他嘴里就变味儿了,他当然矢口否认这一点,只说自己是就事论事。

    但实际嫉恨在这时便已经公然的占据了他的心灵,他真的恨不得自己马上变成那个故事中被敌人成就的存在,这也变相加剧了他要到战争中来闯一闯的决心。

    不过看不顺眼是一回事,有备无患却是必须的,知道福守缘能探查人的内心后,他又从多番资料中总结出他脑筋也好,这一来有什么念头会存在被察觉的危险,是以他祈祷不要被分到下路。

    可不知是不是系统有意,想要去上中路的他最后分到了下路,这时他也仍未放弃,还是抱着有可能就接近彭青的念头。毕竟福守缘也不会没事儿就探查友军的内心,只要不表现出异常就好。

    然而彭青时不时看向福守缘所流露出的好感倾向,并没有瞒过精明的杨麟,这让他咒骂着攻略难度又提高了。

    好在多想想福守缘也只是比自己稍稍帅了那么一点点,实力高了那么一点点,名声也……反正都只是一点点。

    是以杨麟仍觉得自己有机会,因为人尽皆知福守缘有女友了,彭青顶多是对他有好感,不可能轻易就喜欢上他。

    但不科学的事儿生了,彭青的表现很明显就是一副誓要把福守缘抢到手的做派,这让他彻底觉得在下路混着没啥奔头了。

    他很理智的考虑过,在下路他不敢轻易接近两位英雄,得不到照顾,性命没有保障,想撑足三波获取瞬间回城术达成自我保障的可能性很难说。那是否在一波战斗后撤退?

    纠结中真实残酷的惨烈让他退意大生,再有野心,也得留着命才能达成,在成为下路仅存的45人之一后他已经决定要退走了。

    然而看到柔弱哭泣却又终究留下的单婗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样呆傻却敢留下的应召者或许能给他带来新的转机,且关键是这女孩儿一看就很好哄很好骗。

    好,就找这个女孩儿当自己挡箭牌,杨麟决定留下了。

    ……

    回城后,杨麟直接杀奔目标,事态进展果如他所料,这个叫单婗的女孩儿很是好骗,三两句话就让两人如同经年好友一般了。

    不过他也还是担心会被福守缘识破他的居心,所以做出了一见钟情全身心都系在单婗身上的样子,尽量拖延着不跟他打交道。

    只因以己度人的杨麟,总觉得人人都会怀疑别人做事的动机,偏就从来没想过福守缘实际却是对他有着好印象的,结果落得个自己吓唬自己把所有计划都停摆了的下场。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