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交谈过后,心绪平稳了许多的福守缘和彭青各自散开去将战果最大化,而由于凯特琳的相让和比尔的退避他路,下路士兵交战阶段结束的很快。?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但没人能于此刻欢笑,三路的地球士兵皆是愁云惨淡,下路将要攻塔难说生死,上中路则因为多了一个比尔导致战况不利。

    ……

    福守缘先行进塔放大,扛到半血后,他往中路赶去。

    虽然全都知道这不是最优选择,甚至心再硬点就该让何朗和牛莽也来专攻下路,但四人都自知硬不起那个心肠,也就默许了福守缘的行动。

    然而到了此刻,怎么也都挽不回上中路大的局面了,上路友军多半会被全灭,中路则或许还能救下寥寥几人。

    ……

    士兵们也都明白四个英雄的选择从大局来说是正确的,但性命难保的绝境,还是令不少人早早的忍不住谩骂起己方英雄。

    福守缘的到来,招致了更多的指责算是帮何朗分担了点火力,对此他只能回以一句对不起,接着默默的攻伐救人。

    比尔在福守缘从下路出后便又一次转往上路去了,至此他已在上中路来回了四趟。

    福守缘不能去追,因为那样只会让上中两路都最终迎来全灭,他只能选择保住近一些的中路。

    ……

    黑默丁格被压出交战区后,何朗上前到敌军密集的地方,然后他摘下了眼镜,其后并没有接着换上其他眼镜,这意味着他动了大招“狂暴之眼”。

    存在于何朗体内更多不可控的眼之力激活释放,肉眼可见的黑色瞳力喷涌而出,躁动的粒子流反复冲击杀伤着周围敌军,并减少敌人4o%攻移,且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狂暴力场。

    狂暴力场撕扯着空间,形成了3个不规则的小型空间裂缝对触及者制造着每秒3o点真实伤害。

    冷却高达11o秒的大招就这样施放,既是在泄情绪,也是在表明不会动摇胜利路线的决心。

    3秒后,狂暴力场消失,眼之力陷入6秒沉寂,何朗没有戴上眼镜,开战以来第一次直接用肉眼盯视着面前木讷的入侵者,沉默的动着普攻。

    为此,福守缘说出了来到中路的第二句话:“不要再给自己更大的压力了,我们是人,不是神。能确定胜利已经是幸运,想要保护更多,那是更强的时候才能由得我们选择的事。”

    何朗咬牙道:“我已经不敢去想牺牲率的变化,我不敢多想!我现在只想也只能狠狠的杀死这帮畜生!”

    他脸上的癫狂没了眼镜的遮蔽,显露的非常清晰。

    因为全灭给人的冲击实在是太大,在此之前还可以借剩下的存活者安慰自己,然而当全灭这种从比例上来说,似乎只是多残酷了一点点的事情到来时,量变引质变,他真的有些承受不起了。

    “没有更多时间给你去伤痛了,他们的牺牲,你浪费的起吗?真觉得自己有责任,那就担起来。”

    不敢说能否担起,所以何朗只能用更优化的选择攻击目标来作为回应。

    ……

    福守缘离开后的下路,强抑心绪的彭青越的沉郁了。但她终究不是个软妹子,是以她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后,很快就重新握紧了手中的掩月刀,哭无用,眼下只能战斗!

    至于牛莽,早就狂了几次,当下倒反而更为清醒。

    ……

    缓和了许久,何朗已经能开玩笑了:“比起我,彭大美女更需要你的安慰吧,结果你却什么也没说就撇下她一人在下路,这让我想起来很早前就想对你说的一句话……你推拒女生的时候,看起来真的很残忍你知道吗?”

    福守缘一愣,想了想才缓缓应道:“这么残酷的世界,让人真实的去面对,我想才是最好的保护,对你对她对谁都是。所以我刚也并没有安慰你,而只是道出了一个我们现阶段无能为力的事实。至于说我的推拒到底残不残忍先不去论,可既然连你都会有这样的观感,那么我以后会试着改进。”

    无语,谁要你改进拒绝方式了?我是想说有时候一味的推拒并不见得就是最好的处理……哎算了,一两句话也动摇不了你,等以后再慢慢谈吧。

    “随你。”

    ……

    地球方所有人全心又或恍惚着杀敌、攻塔。

    其后,上路的友军先一步全灭!

    不久,中路的敌军全灭。

    战斗结束,下路的敌军防御塔停止了攻击,地球方幸存的士兵纷纷躺倒在地出幸福的喘息。

    “敌方第四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o、中路9、下路45名,合共54名。”

    刺耳的o和9让人们尽皆沉默。

    而上中的3位应召者,当得起烈士一词,虽然,他们更愿意那3人不被冠上这等英名而是能同归地球把酒言欢……

    “士兵有两种选择:回归水晶枢纽内等待战争结束返回地球,或留在战场成为应召者参与下一波战斗。请在二十秒内完成选择,否则将默认留在战场。”

    这一波怎么可能有人留下。

    但就在彭青的劝说中,竟也仍是有一道回城光芒亮起!那是明明哭泣着却最终选择了再次留下的瘦弱女孩儿,6666号!

    为什么?为什么哭着也还要留下?傻瓜吗?

    大声的通告完全听不清,羞抑中渐渐平息的抽泣却滴滴入心,只能共享视觉听觉的人们多想跟彭青一样柔声的安抚女孩儿。

    但之后,也请容许我们,再说一次欢迎,再送一回祝福!

    ……

    “选择完毕。52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恩?还有新的一人留下。

    “通告:8972号应召者选择留在战场,生命值补满,奖励提升5o点生命值、2点攻击力、2点护甲、2点魔抗,奖励获得1oo点能量、2oo点临时功勋。”

    只可能是下路,因为上中路已是绝对的死境了。

    ……

    战场商店前,女孩儿低垂着头,彭青正要上前继续安慰,却看到比所有人都先回城(应召者第一次留战的传送福利)的新应召者已经去到了那个女生身边伸出了右手。

    “我叫杨麟,基层公务员一枚。刚刚我徘徊不定的时候是你坚定的光芒照亮了我,谢谢,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彭青止住脚步,含笑看着这一幕,短短一句话能看出,这个基层工作者安慰人的功力绝对不浅。

    女大学生愣了一下,当然也就止住了哭啼,她急急忙忙伸出双手跟杨麟轻握了一下。

    “我,你别夸我,我怕的都哭出来了,好丢人。”

    杨麟微笑道:“你怕成那样也还要坚持,比起假装镇定却始终逃避的人强了太多,谁也不能说你丢人。”

    女孩儿摇头:“不要这么说,他们也,也承受的够多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