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提等级,我估计这里面你也有一点不清楚,那就是单独的阶位划分,比如杰斯是4阶13级,黑默丁格是6阶11级,你猜猜谁更强?”

    这问题不用怎么去想。八一中文网  W㈧W?W?.㈧8?1?Z?W㈠.㈧C㈧OM

    “既然你这么问,那从这个几阶来看是黑默丁格要强些。这就有些奇怪了,有两种实力体系,还不太一致。”

    “是的,等级上杰斯强,阶位上黑默丁格强,现在阶位被封不能应用,所以还是杰斯强。”

    福守缘很配合的给出一个洗耳恭听的姿态。

    “阶位得和天赋一起说,符文之地这种等同实战的竞技方式展起来后,逐渐开出了相配套的天赋体系。现行的这一套天赋分凶猛、诡诈、坚决三系,英雄可以凝聚天赋点来点亮其中的天赋技能,最多能拥有的也恰是3o个天赋点。”

    说着说着彭青的笑容淡去:“5或1个天赋点交替上升阶位,每上一层阶位对战斗力的增幅越大。杰斯和黑默丁格差了两个阶位6个天赋点,其中还有第18个天赋点能形成关键的基石天赋,当然是黑默丁格强。”

    福守缘的表情也凝重了:“而我们这些新的英雄若是面对点了天赋技能的敌方英雄,差距将更大。”

    彭青咬牙道:“我初始按咱们华夏的标准其实才B+,但因国术体系本就强于战斗,而我练法得宜,明劲暗劲皆成,易筋易骨的功夫也还到位,尤其国术的打法方面公认的对战斗力加成很高,所以一战就在这里被评定为a-1o级英雄。可这样我很怕评定虚高导致在战场上落入劣势拖累大家,是以我违背门规兑换了髓质强化,稳固了评定。”

    既然有这样的规定,那想必这般的强化会出现负面影响。

    “第一战后,为了消除髓质强化后和功夫练法的脱节,我所有能量功勋都用来全面加强身体素质。而天赋点需要太多能量,我错过了那次机会。”

    想必回到现实彭青也没能好好凝聚,不然不至于这个表情。

    “国术不同于其他修行体系,打法杀敌是很利落,体魄神魂也很强健,但偏偏在中低层次时可以凝聚外供的能量却较少。你能想象我反复运劲,直到身体无法负荷也才只有三个天赋点的辛苦吗?人家是受限于一天只能点亮四次天赋,我却是得多花一天,效率太低了。”

    华夏之人通常都会对武术感兴趣,但对其中的国术体系多半是不太明了的,那是华夏传统武术中主要在清末民初由众多流派名家参与整合而成的“只杀敌不表演”的一大武术体系。由于打法过于凌厉只为杀敌逐寇而生,所以在建国以后的和平年代里为防有人仗着手段以武犯禁,各门各派俱是择心性上佳之人低调传承,自然也就声名不显。

    而彭青是知道福守缘必然在近期阅览过相关资料,且其与身具国术打法的夜冷交过手,多多少少有些了解,所以才在对其诉苦。

    “原本天赋需要召唤师引领协助英雄领悟,甚至更多时候英雄天赋点都不足,是由召唤师在协同作战时补足。而我们这边还没有召唤师,一切得靠自己悟,我作为潜力高达93的天才美少女,倒也轻松悟了,却被简单的凝聚过程折磨的够呛。”

    彭青越说越来气:“更可恨的是回到战场来我跟系统商量借贷点能量填满当天可以进步的空间,她居然说不行,现在这些能量也得要等到战后才能使用,真是郁闷。”

    “没必要这么生气,你不能用,和你位置相对应的英雄凯特琳也不能用,不影响战局。”

    瞥了眼凯特琳,彭青郁气难平:“可是一想到她被规则强制让着我,我就浑身不爽。”

    福守缘笑道:“你啊,骨子里头真的很骄傲。”

    彭青一昂:“这点傲骨不能有吗?又不是盲目的傲气。凯特琳也不过是占得先机到了5阶,我很快就能追上她。”

    福守缘点头赞同:“傲骨傲气之分你拿捏的挺清楚,可以有。而我们终将越她们这一点,我坚信不移。”

    “越所有敌人?我可没这么想过,毕竟我们起步晚,我们进步别人也在进步,虽说你的力量特殊可以这么自信,但要说我们就有点大了吧。”

    福守缘认真回道:“我们是保家卫国,他们是入侵,两者的精神觉悟不在一个层次上,我们的修行动力会更加强劲。”

    彭青若有所思:“这倒也是。对了,符文体系大概很久也不会铺开就不说了,你还有其他疑问吗?”

    福守缘摇摇头:“剩下唯一的疑问我问过系统,我的身体暂时无法固化留住天赋技能,所以天赋和阶位体系暂且与我无缘。”

    “啊?为什么?”

    “说起来也是无奈,干涉力太强势了,其他能力的相关物质与能量存在于身体中都会被它吸收掉。”

    “听你这么说,你额外的变强方式应该只剩不过多涉及物能粒子存聚的体修道路了,所以体魄的锻炼不受影响吧?还有运用身体的攻防手段?那看来国术的练法和打法都很适合你啊,要不要姐姐教你啊?”

    这个设定可以的,是个很好的接触理由。

    “如果要学,那我也会先着重学学防御方面,而你擅长的是攻击吧。”

    “哈哈,这就是你不懂了,练法奠好基础养生强身,打法用于实战杀敌自保,大多的武术功法都是攻防兼备的修行变强,攻防的可转化性决定了它不可能极端的强于攻弱于防又或者反过来。所以安心吧,不用去找别人了,谁能比我更用心的教你呢?”

    就怕你太用心了。

    “可我现在才练武,是不是错过了最佳时间?”

    彭青忍俊不禁:“这个问题我听过n遍了,来我家武馆求学的人基本都有这样的思维误区,你们啊,被小说影视给误导了。其他修行体系且不论,起码在武术一途上,小孩子骨骼未长开就强练武功的话,练得稍稍不合适,身体就成了畸形。而哪怕功法绝一时不觉得有影响,却也往往会在最关键的炼髓换血阶段现细微之处反不如任身体自然生长变强,需要费心调整。调的过来还好,也就是耽搁点时间,但若是功法不强灵性不够调不彻底,前行的路可就断了……这一点是自古以来便早有公论的了。”

    福守缘想了想觉得很有意思,原来人的自然生长育就是前期最佳的武术练法,从这个角度上甚至可以说,人人都有在不自觉的练武,获得最契合自身的成长变强。

    “真正的练武黄金时间实际是16岁左右筋骨基本稳固到45岁上下体力开始衰减的阶段。当然了,若自家的功法经受住了时光的检验,那自小便习练桩功养身体蕴内劲给明暗劲打个基础会更好,但外劲运是绝不能练的。而这也就是比其他身体长成之后再全部开练的人在起初的明暗劲修习上要快一些。真往高处走,黄金时段的快进步就能弥平身体上的差异,越往后要想前进就越要看各人的领悟力和心性,太小了可理解不了武道中的一些玄妙意境,这点上却又多是那些成年后才下决心习武多半有着一定阅历和坚执的人占优。所以有很多成名的前辈习武都不见得有多早,当年形意大师李存义是二十岁才开始学习拳术,尚云祥前辈学得更晚,最终还不都成了一个时代的佼佼者。”

    认真的说着听着,也在认真的战着杀着,最后认真的拒绝了。

    “谢谢你让我知晓了这么多,但我暂时还是着重打磨心性吧,你刚刚也提到了应该很清楚吧,心性对大家尤其是对我,真的是无比的重要。”

    嘁,这是怕我……哼,我不生气,我不着急,你等着落到我手里那一天,看我不好好的疼你……

    “好吧我理解。但有一点,若是你哪天想学武了却不来找我,那就太对不起我今天的卖力讲解和邀约了,那样我真的会很生气,这点你能理解吧。”

    “恩,理解万岁。”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