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凯特琳随意的购入了一双“格斗手套”,可搭配“短剑”合成“狂热”。? 八?一中文 W?W?W㈠.?8?1㈧Z?W?.?C?O?M

    格斗手套:售价4oo点临时功勋,加8%暴击几率。

    暴击几率:影响英雄普通攻击造成暴击效果的几率。这个数值按加法进行堆叠,每次所获得的加成点数,都会直接对该数值产生影响。

    所有英雄的暴击都会造成1oo%的额外伤害。

    买完她开始呆。

    ……

    比尔很苦恼,他新收获的临时功勋不足以支持他现在执行选定好的装备合成路线,他想这就去下路,一扫眼却现凯特琳买完装备后一动不动,倒提醒了他开始酝酿向杰斯和黑默丁格求助。

    ……

    黑默丁格已合成拥有了“雅典娜的邪恶圣杯”。

    雅典娜的邪恶圣杯:需先拥有“恶魔法典”和“和谐圣杯”,合成价88o点临时功勋。加6o点法术强度,加25点魔法抗性,加7法力回复每5秒,加2o%冷却缩减。

    具有唯一被动,在击杀英雄或助攻后回复自己已损失的2o%的法力值。

    还具有另外的唯一被动“法力源泉”,每损失1%法力值会提高1%法力回复度。

    属性、被动,无不在说明着它的强大,这就是最终合成装备的威力。

    在瓦罗兰,最终合成装备又被称为“大件”,而合成前的那些所需装备,又被称为“散件”,以标志两者不在一个层次。

    而一个英雄最强大的时刻,就是出满六个“大件”,这个时候可以称其为“六神装”英雄,其强大难以一言尽述。

    当然,一般是很难出现“六神装”英雄的,因为一场竞技通常不会持续到能出满六个“大件”。

    就以这一场战斗而言,“雅典娜的邪恶圣杯”算是“大件”中较便宜的了,也都用了三波时间才合成出来,地球方更是在优势情况下还一个“大件”都没有。

    ……

    杰斯想合成的“残暴之力”还差了一点点临时功勋,他买了一把“长剑”和一双“度之靴”。

    看到两人买好装备,比尔开口求助了。

    “下路的局势非常糜烂,我根本守不住,对此,两位前辈有什么看法?”

    凯特琳的注意力投了过来,杰斯和黑默丁格互望了一眼在交换意见。

    杰斯先回应了比尔:“敌人直接全杀到下路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两人就够推了,而他们不会放任上中牺牲过大。”

    黑默丁格接道:“我们来支援也不现实,我们没多少硬性控制来留人,不好打先手,gank不适合我们这个阵容;硬拼也没对方好把伤害打出来,二打二现在很难打得过了;逼团更别提了,四打四还说不准,三打四,必输。”

    他们的言谈中,都没直接提到凯特琳,后者也就不去审视他们到底怎么想的,而只单纯对于免去一分尴尬抱持着感激。

    比尔随后说出了他最想要的结果:“那我留在下路也只能是成为对面的提款机,我能去上或中吗?”

    杰斯想了想:“可以,上中交替呆会儿吧。单单在哪一路停留过久把对面打疼了,估计下路就要忍不住杀过来了。”

    比尔鞠了一躬:“谢谢。”

    黑默丁格晃了晃他的大脑袋:“不用客套,这次多半是要输,我们也不愿你两手空空的回去。”

    至此,杰斯准备出了,可这时比尔却又说起了另一个话题。

    “地球意志和他的子民团结战斗,我们有的人却在与最高意志闹着别扭,这样真的好吗?”

    这句话绝不单指凯特琳,对此杰斯和黑默丁格也都明白。

    黑默丁格晃晃脑袋没说什么。

    杰斯皱了皱眉:“然而现在的状况又何尝不是最高意志根本不在乎胜负。以他的强大,真要我们出力那天,谁能拒绝?但既然他还没强制我们的思想行为,那我就要趁现在贯彻自己的意志。”

    比尔笑的有点冷:“我不管你们甚至最高意志怎么想,我只知道再这么放任敌手攫取胜利和资源,总归会对未来有所影响。”

    若非身上的能量装甲恰恰是归属于面前两人,比尔的话锋还会更冷。

    杰斯笑的倒挺温和:“那就不是你我所能考虑的事了。另外你也别担心,理念的差异不会影响你对装甲的使用权,你还年轻嘛,有劲头是好事。”

    “谢谢。”

    话虽然听着有诚意,但比尔还是略觉有些尴尬,所以最开始的时段他先去了中路。

    ……

    第四波双方27oo名士兵已经各就各位,福守缘和彭青正常出现在下路,上中路的牛莽与何朗却没在视野里出现。

    杰斯与黑默丁格照例现身,比尔在中路一塔后方等着交战开始再现身,以防福守缘也提前跟来。

    凯特琳最后出以延缓自身战斗的到来。

    ……

    正式接战后确认了当下局面的彭青几人神色复杂,他们有想过对面会直接放弃下路,这本是个加快胜利的好消息,可他们同时也真的不愿面对,上中路接下来必将扩大的伤亡。

    福守缘最先忍耐不住:“我去中路帮忙。”

    彭青摇摇头:“只要你离开下路,比尔就会往上路跑;等你继续追,他又会绕道跑回中路;这些时间,敌人也正想拖延住,所以忍忍吧,推下路才能最大程度的减少牺牲。”

    可这段劝阻的话语,她说的也不那么坚定。

    犹豫片刻无法作答的福守缘,用行动代替了言语,19名杀奴全数压前,他自己则盯上了敌军中的攻城士兵,过24名攻城杀奴的火力优势,这是他接下来要达成的目标。

    ……

    谁心里都难受,彭青很想说点什么别的话题减缓痛苦,可面对着福守缘,除了战况她就总想着“调教”相关的话,这两样在当下都很不适合提及,所以她只能忍着,忍着。

    顺利领回一个攻城杀奴的福守缘察觉到彭青的欲言又止,便主动给出了一个当前可以摆谈的话题。

    “说起来我成为英雄后,由于某些缘故,符文和天赋体系通通没什么动静。趁现在得闲,你帮我详细普及一下好吗?”

    彭青一愣,然后竟笑的贼贼的:“你有求于我,那。”

    “下面的话打住,爱说不说,找谁不是找。”

    “说说说,你这求人的什么态度啊,我又不会吃了你。”

    福守缘作势欲走:“战场上你还这么啰嗦?”

    彭青忍住气:“算你狠。这个有点复杂,我想想怎么说。”

    福守缘当然不会真的要走,真走了彭青抹不开脸面闹腾开就不好了,且就算她不闹腾那让女人平白伤心也不是个事儿。

    只是若不想办法让她克制一下会更麻烦,所以现下才有了这么一出……

    彭青很有些委屈,她已经够克制了,但既然也是想说点别的轻松一下,那干嘛就不能让人家多放松那么一丢丢呢,哼,小气鬼。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