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凯特琳走远,彭青有些怏怏不乐,福守缘能明白她的心境。八??一中文 W?W㈠W.81ZW.COM她们两人几乎是面对着同样的境况,真正说走了凯特琳她又不免的联想到了自己,所以才突然又想要刺激对方重新拥有斗志,也算是变相的鼓舞自己。

    可结果却是两人都不同程度的消沉了些,这说不上好坏,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有些事儿总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福守缘没说什么,能说什么?彭青你嘴功不到家?那是找死。去说服凯特琳焕斗志?那叫作死。

    还是专心杀敌吧,这个最简单最必要。

    ……

    等彭青心思稍稍平静了,福守缘瞅了眼凯特琳,还没到6级,比尔也还早。毕竟一波战斗刚开始不久,多数士兵都只有基础能量功勋,这个时间段的击杀收益并不高,不像战斗尾声,能存活的士兵都挺“富”的。

    “彭青,趁他们没到6,准备打一波吧,目标比尔。”

    彭青皱了皱眉:“他还是挺耐打的,又有个治疗,不如等你有了大招确保他逃不开我的大招伤害再稳稳拿下一命。”

    福守缘解释道:“我是想先试着杀他一次,然后有了大招再杀他一次,连杀两次狠狠的压制他。”

    下路作为选定的突破口,必须得加快进度,不然拖下去他们忍受不了三路的牺牲。虽然已经尽力帮上中路稳住了局势,让他们能尽量减少每波士兵的牺牲,但每有一个人牺牲,也还是会给所有人莫大的压力。

    彭青也想赶紧获胜,可现实的艰难不容忽视:“但你看他那个猥琐样儿,躲的那叫一个无懈可击,他现在对战斗的上心程度还不及看戏的兴致呢。”

    福守缘笑道:“机会嘛,不好找就造一个,至少打残血是能保证的。”

    ……

    第一阶段,彭青和三个在第一波便制造保存至今已补满生命值的杀奴一路杀到敌方远程士兵堆中。而福守缘则在另一边遥遥呼应但并不上前,因为那会把比尔直接逼到更后方去,就只是压制而不能击杀了。

    果然,不到最危险不愿过于后退离开战斗前沿的比尔在往侧方躲避。

    此时的比尔,恨极了己方士兵的呆板令敌人如此嚣张,但他一瞥眼,远远看戏的凯特琳显得更为可恶。

    ……

    第二阶段,三个杀奴先单独杀向比尔,这样后者不会跑,而一旦其能稍稍堵路给福守缘和彭青争取赶到的时间,机会就来了。

    虽然敌人准备撞大运的态度很明显,但比尔还是觉得自己被小瞧了,不说这三个杀奴和士兵交战杀来会损失多少血量甚至死亡,就算他们真到了自己身后,难道我一介英雄还不能瞬间解决他们?我是只有一个范围攻击技能,但也好歹是个英雄级,能不能别这么瞧不起人!

    ……

    杀奴轮换扛着伤害杀出了一条路,死掉一个之后总算离没有怎么变换位置的比尔不远了,同时也保住了一个生命值较多的可以扛住比尔三击,另一个则已然残血,一击便会死。

    比尔嘴角轻翘,敌人大概很失望吧,他现在用“震荡波动”就可以远远的轻松解决一个,剩下一个还能扛两击的,他绕着过就能顺带击杀。

    呵,好人呐,千里送功勋啊,这可是第一波就存在的,能量功勋少不了。

    笑着瞥了瞥开始向他跑来的彭青和福守缘,他满带嘲讽的说了声谢谢,同时,一拳轰在地上,“震荡波动”技能生效,已经残血的杀奴,死。

    绕向剩下那个杀奴,他仍旧笑着,迎着对方砍来的大刀,举起了铁拳。

    “可怜的家伙,我来让你解脱,重回符文之地的怀抱吧!”

    “还是我先送你,回到泉水的怀抱吧!”

    大刀斩下,系统提示里比尔竟受到高达349点物理伤害!双重伤害减免后也整整损失了22o点生命值!

    这是彭青的蓄力斩!怎么可能!

    面前的怎么可能是彭青!

    ……

    敌人难以置信的在呆,很好,还不用着急控制,可以再多打出一普攻,她身上全是加攻击力的装备,每砍一刀足足有118点物理伤害,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

    彭青笑吟吟的挥刀,并不准备多说什么点醒敌人。

    但比尔也还是很快回过神下意识的用出了“铁拳驱动”,他知道若是等彭青先控住他,福守缘就会趁机杀到。

    而当下可谓是意外连连,前一个意外让他置身危险境地,后一个意外却又让他重新获得了一线生机,由于刚刚他的出神导致对手想多贪一击而没及时用出控制。

    可敌人太果断了!彭青双脚刚一离地便即恢复常态!是净化!

    这是吃定我了?就算福守缘也来,就真能杀我?

    砰!彭青正手一挑,比尔飞了起来,1oo%额外能量提升的13%伤害吸收效果在第一击便被破去,但他现在也还有8%加护甲24%的物理伤害减免。我扛得住,要冷静!不能慌!

    ……

    比尔人未落地,福守缘已从“万物皆杀”的极限射程处瞬间飞杀而至!

    3级11o加攻击力81加目标8%最大生命值(1247)点真实伤害爆出来,恐怖的291点生命值瞬间流失让比尔刚刚稳下的心绪又是一阵慌不可遏!

    接着火焰烧来,9o点魔法伤害被减免8%加魔抗21%,不过62点的微量损伤反倒是让比尔再次稳住了心神。

    只要血线不降的过低,福守缘就等于仅有这两个已经用了的伤害技能,没什么可慌的。

    彭青一击普攻之后又是反手一撩,比尔再度飞上了天,但他却笑了。

    福守缘用“瞬时神灵”让彭青以杀奴的形象过来,所以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控制!我死不了!

    比尔落地,“链式抖动”立刻激活,攻击、移动度、伤害吸收全部倍增2秒,然后,跑!

    彭青当即便要用出“磨、削、割”追击,却被福守缘劝住。

    “跟进也杀不死,省点生命值下次来。”

    同时,他准备用来堵一下路的杀奴(交战前比尔眼里没有杀来的彭青)也被调到远处死在敌兵手里,不让比尔拿到其能量功勋。

    ……

    两人开始后撤,彭青郁郁不欢,片刻后她叹道:“可惜了,要是按预算的那样另一个杀奴再多点生命值砍他一刀扛住两击,我也就能多打出一次攻击,再加上最后的杀奴堵截,就可以追上去极限击杀了。却偏偏有几个计划外的敌兵也攻击了我们。”

    对于她和福守缘而言,实际没什么必要说这话,只是彭青不愿见场内外有人质疑心上人的计划,所以才在临近己方士兵的距离上故意的大声说了出来。

    这点令人感激的小心思,福守缘能明白。

    “其实变数在于,你和杀奴逼近比尔的那段时间里,我们有几名远程同胞牺牲,然后敌方相应的几名远程移动位置寻找新的攻击目标,而你们最近,所以生命值降的比预期要多。”

    彭青一愣:“这你都注意到了,但你这话什么意思?准备下次把双方士兵的对战情况也算进去吗?这运算量未免也太大了。”

    “有时间的话,尽量算一算。没时间算也不亏,大致的情况能把握住即可,就像这次,不贪心的想其实很赚了,比尔已经残血,我们稍做回复就能上前彻底把他逼出交战区甚至逼到塔下去。然后等我六级,就直接顶塔强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