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波的24oo名士兵已经分别出现在各处防御塔下,福守缘克制着想要去劝慰的冲动。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事实上第二次战争中,在有了第一次战争的先例和7天的缓冲准备之后,前两波人的表现比之第一次战争已好了很多,福守缘再去劝慰也不一定能取得更好的效果。

    他该做的,是全身心的投入到战斗尽早打败敌人结束牺牲。

    但即便福守缘什么都想的很清楚明白,却也还是在看到仍有不少人惊慌失措时,止不住内心的波动,想要做点什么。

    ……

    一双白嫩的玉手伸到眼前,并不能遮挡福守缘的视野,却成功的将他的注意力分散。

    因为他本就在努力着逃脱无用的颓思,更因为……

    耳边传来劝慰的话他没怎么听,他更惊奇这个武艺高强、猛打猛冲的当代女侠,竟有着如斯无瑕的冰肌玉肤!

    而这美丽柔弱的纤手,如何能挥舞着一人高的掩月刀战斗呢?

    还有,为何连一点老茧都没留下?这不科学!恩,且让我仔细的琢磨一下,应该有练武留下的痕迹才对。

    ……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你用被动干嘛?你这个色狼!放开我!流氓!”

    彭青狠狠挣扎着从福守缘的魔手里解脱了出去。

    这下福守缘总算被惊醒,他看着美人儿那双几欲喷火的怒目,知道自己的麻烦是大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下意识的被美好所吸引。”

    彭青双拳紧握,打断了福守缘的辩解。

    “我听见了你的疑惑,更明白了你的流氓本质!”

    福守缘一惊,我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内容还好吧?看来是语气不对,总之不妙不妙,他赶紧摆出一脸委屈抓紧补救。

    “我只是被美好所吸引,无力抵抗之下沉湎其中,可爱美是人的天性啊,这也有错吗?”

    我当然知道自己很……但这不能成为你放肆的理由:“你还一脸委屈?占了便宜你还,你还卖乖,你,无耻!下流!”

    福守缘充耳不闻,只继续十足恳切的予以赞美:“你要相信自己的魅力,也要相信我的审美,我只是在全神的欣赏美好啊。”

    彭青的情绪看起来稍有平复,福守缘再接再厉。

    “哪怕你再怎么骂我,看不起我,我也还是要坚持我的观点,白玉无瑕,我赏之无悔。”

    ……

    如果你不停地真诚赞美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她的智商就会逐步的下降,甚至跌到一个你难以想象的地步!

    这个真理对绝大多数人是适用的,尤其对那些本就很自信的帅哥美女成功人士有奇效,所以,彭青的智商秒秒钟下降了。

    恰是那一转头的娇羞!便为明证。

    “你,你先别说了,你夸的人怪不自在的。其实,这也是被征召后自动清除了身上一些伤疤啊之类的,我的手以前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好看。”

    呼,暂时安全,美女已经进入到了自我陶醉状态。

    不过我夸的是手,她倒是自信到整体都更美了……虽然她本来就很美,尤其刚刚那一抹羞抑的娇俏,更是……

    咳咳,总之,女人对于美丽的执着追求和不自觉的延伸真是可敬又可怕。

    但先都不管了,继续赞美她,拯救自己也是造福于她。

    “你错了,你以为练武有老茧就不美了吗?大错特错!白玉微瑕之时,更是让人罢手不能啊,毕竟太过完美,总会让人觉得缺了分真实少了分亲近。哦,战斗开始了,边战边说吧。”

    彭青羞涩撇开的臻,又不禁回转问。

    “那是为什么?我以前舞刀弄枪的,虽然练的得法,体型没有走样,可是手上的老茧再怎么泡药也不能完全消除。每次跟其他女生一起玩儿,她们都笑我的手跟老农一样粗糙不堪。”

    难怪反应那么大,原来以前那是痛处,现在变美了却也还是有阴影啊。

    福守缘立时便是一脸的痛心疾:“荒谬!这怎么能信,我问你,那些女生可有你美?”

    美女毫不迟疑:“没有。”

    福守缘一副正该如此的模样点了点头:“我再问你,她们的学习和体育成绩都没有你好吧。”

    彭青很是骄傲的回应:“我从来都是年级前三,体育更是无人能比。”

    接下来,福守缘却是一副为难的样子,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但又感觉有些说不出来。

    而此刻彭青的心思被牵引的如同猫抓一般,她忍不住催促。

    “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你说的有点道理,我就原谅你了。”

    福守缘脸上不露声色,心下却是微微一笑,就等你这句话了。

    “唉!我一向不在人背后论其长短,可是这关系到你对自己的正确认知,还说不定会影响你一生的幸福,何况她们有错在先……我就破例说说吧。”

    至此,彭青已经有所预感了。

    福守缘仍是为难的神色:“你肯定也有所察觉了,不错,这都是嫉妒造的孽啊。”

    又停了,他为难的看向彭青,心里却道,你自己说出来的话,岂不是更有说服力。

    而彭青果然忍不住的自己朝着福守缘的暗示方向说了下去。

    “你是说她们嫉妒我太优秀,所以才故意夸大事实,不断的打击我?”

    福守缘很肯定的点了点头:“你也早有猜测了吧,只是不想跟她们闹翻所以忍让着。也怪你确实找不出其他能摆谈的瑕疵,才让她们反复用这一件事攻击你,导致你的审美都有点被影响了。”

    ……

    沉默良久,彭青的脸上见不到喜悦。

    “我一直不愿这么去想的,可是,你居然凭那么点信息就轻易看透了这些关节,所以类似的事情通常都会那样衍变是吗?好像由不得我不信,可我,我真的没几个朋友,以后,以后我该怎么面对她们。”

    所以我没攻击她们,我都能知道你在忍,她们也不傻,这事儿恐怕是你自己有点钻牛角尖还闷着不说,结果出不来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嫉妒是人的天性,尤其女孩子活动交流的圈子比较小,嫉妒更容易滋生……想原谅就原谅她们吧,她们也只是被你的美丽智慧给逼得没法儿了泄一下,你不站出来说清楚,后来也许就变成了交流中的习惯语,也未必真有太多恶意。”

    真要时时都带着恶意,谁也忍不了,你又怎么还会以朋友来称呼她们呢。

    闻言,彭青的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对福守缘的复杂观感亦在随之继续变化,这一刻看向他的眼神甚至都带上了丝丝的敬佩。

    “你是真的睿智,坏的你能看清,好的你不会遗漏……之前传言漫天飞,我还觉得太浮夸,哪儿会有那么完美的人。现在看来,一点都没乱说。”

    福守缘知道上一场战斗之后传言很多,各种夸他好,这个话题不能接。他是真不觉得自己有多好,老实说小毛病挺多的,可这会儿要这么跟她说,她绝对只会当他是矫情。

    “你是在夸你自己呢,你早就明白了这些,还委屈自己迁就着她们,我只是容不得美丽被遮掩把这个事儿点开了而已。说真的,你这样漂亮又贤惠的女生,现在可太稀少了,我们爱美人士有责任保护好这份珍贵的美好。”

    彭青羞涩不已却忽的又有些郁闷了:“你别夸我了,真的怪不好意思的。何况……毕竟还是有这个瑕疵才会被说的。”

    我就知道你一时放不下这个,但是遇到我你就安心吧,焕自信的大餐早已给你备好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