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莽到了6级后尽量在把能量功勋让给福守缘,希望他能早一点升6,可惜,战斗临近尾声,他也没能升级。?  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牛莽有些不甘,福守缘却并不懊恼,毕竟以升级慢为代价所获得的那些收益已经是极为可观,做人可不能太贪心。

    “你看对面也就大明家到了6级,我们大优势你就别苦着个脸了。”

    他也没多说,因为他知道牛莽是个粗线条,转眼就能撇下多余的情绪……

    不久后系统的提示回响,其间回城的光芒相继亮起。

    “敌方第二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52、中路46、下路23名,合共121名。”

    比之上一波84名存活人数,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但相对于这一波27oo的总人数来说,这个死亡比例仍旧是那么可怕,而这还是基于地球方尽力调控的结果。

    鉴于凯特琳的相让,地球方选取了下路作为攻塔突破口,但是这波下路只有彭青一人优势不够明显,攻塔士兵不太多,所以下路干脆是尽量拖延着进入攻塔阶段,而上中路则相应的抓紧结束了战斗缩减攻塔时间。

    “士兵有两种选择:回归水晶枢纽内等待战争结束返回地球,或留在战场成为应召者参与下一波战斗。请在二十秒内完成选择,否则将默认留在战场。”

    福守缘想了想,战斗虽处于优势,但这么大的伤亡,应该不会有人留下来的吧。即便是特殊防卫部队的队员,上一场活下来的也都被他们劝返了,这次应该也不会有例外。

    “选择完毕。118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已然回城的英雄们陡的一惊,竟有3人留下!

    “通告:4o37、4321号应召者选择留在战场,3679号士兵选择留在战场成为应召者。生命值补满,奖励提升5o点生命值、2点攻击力、2点护甲、2点魔抗,奖励获得1oo点能量、2oo点临时功勋。”

    自愿加入的应召者和被征召士兵在水晶枢纽内没有编号,每一波正式被选定参战后,才会分为各类兵种并统一编号。

    “应召者第一波战后将自动传送到战场商店。”

    ……

    地球方水晶枢纽前,除了4名英雄,还多了3名应召者。

    两个原就是应召者的男性是熟人,上来就向众队长报告了自己不回归的原因,请他们别觉得是不听劝。

    一个是何朗二中队的队员,分配在中路,近战;一个是彭青三中队的队员,分配在上路,远程。

    何朗狠狠瞪了一眼二中队那人,意思是等着去中路了我再好好教训你。

    彭青倒是温言细语的跟自家队员沟通,但话里话外却是比何朗更火大!

    因为,远程留下比近战危险太多!近战是一排排接战,后排好歹起初是没有太大危险;远程却通常是全部从开战打到一方远程士兵全灭为止,谁也说不准这期间会生什么。

    至于撑够三波获得瞬间回城术一事,不慌谈,先要争取下一波送走他们。

    ……

    接着大家全都看向刚成为应召者的那位四十偏上的大妈,她的武器很引人注目,竟然是根晾衣杆儿,好在大家也都知道士兵的武器是很性格的量身打造,倒也没人因此而露出异色。

    福守缘见过鸡毛掸子、书、烟杆儿、锅铲、拖把,各种各样,他并不惊奇,只是和大家一样,免不了多看几眼。

    大妈随后也介绍了自己:“我叫谢帘,下路,近战。我儿子的病有点麻烦,我只能从这儿挣点能量功勋买特效药。”

    众人不由的面面相觑,最后都不禁看向了福守缘。

    ……

    心内一叹,福守缘本想到下路去再悄悄的跟谢帘交流,以免立刻答应下来令后来人有样学样。毕竟这里生的一切,是全球实况直播啊,他只是一个人,能力和时间都很有限。

    他不是怕,不是想逃避,他是真的乐于助人,但却不会乐意每时每秒都被很多人催逼着救这个帮那个。因为他清楚,一旦心里装了别人的痛苦,他不会忘,那时就真会变成疲于奔命的生活了。

    而他理想中的助人,是着重教会大家先要习惯自助懂得感恩,然后再去助人,这样助人者与被助者大多时间都能心情愉快汲取到正能量,才能最终建立维持一个良性的平等互助社会。

    反之,少数人只管自己拼命逞能,7o%的几率是只会惯出一群心安理得的依赖症患者;更有4o%的几率催生出“这事儿你居然不帮我你太没良知了”的不帮即坏党;渐渐滋生出助人者与被助者心里都不痛快甚至走向极端最终互相对立的格局,那是畸形的随时会垮的社会形态,他绝对不愿助长那样的风气。

    可当大家的目光聚焦过来,他就知道是自己现下想的复杂了,都知道他的性格,事儿来了他不会不帮,当下这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件简单的事,他避不开。

    他默默的再次衷心感谢之前那份对华夏民众的敬告,想必政府和军方帮他拦下了不少的事情,如果没有他们,恐怕自己很难有一刻的消停,祈祷他们在此之后也一样能平衡好相关事宜吧。

    “阿姨,下一波就回去吧,你儿子的病我来想办法。”

    谢帘一呆,她天天操心儿子的病,对福守缘还真的不太了解,但众人的表现和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以她立刻便要鞠躬致谢。

    福守缘急忙出言劝止:“别这样,赶紧选装备吧,努力活下来才能回去陪你儿子。”

    儿子有救了,一切都好说,本质上不善言辞的谢帘听了劝告哽咽着点点头,然后默默的看向战场商店。

    ……

    在福守缘安抚谢帘的期间,彭青又训上了她的队员,其后牛莽往中插话顺手就又把福守缘给搭上了。

    “别老说人家了,上路不还有我呢嘛,我会尽量照顾好他的。哎要不队长你破开规则帮他们买几瓶药啊?”

    全场一瞬间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禁再一次的看向福守缘。

    ……

    按平衡的规则,应召者无法购买守卫(眼)和“生命药水”等消耗品,否则若有它一两瓶药剂能在关键时刻保一命也好啊,又何至于现在只能为他们干着急。

    对此,系统的说明是,消耗品这种能算作固定数值也可以算作类变量(视使用时间境况结果不同)的数据加入到总体大致的对战平衡中,无法准确估测。装备则不同,每一波战斗之前固定提升的数据要平衡,只需相应调高符文之地出战士兵的数据限定即可。

    而战场智脑执行的最严格的就是平衡方面的铁则,当初它的制造者(双方星球意志)角力所定的规则里,三条铁则之一就是保证第一波双方的战斗力从数据上不相差出3%,之后的每一波里防御塔生命值总量更高的一方可获得总体战力数据上限调高o.5%的巨大奖励。

    这等牵涉到双方每两波1o216人次的大数据流,甚至极大程度上的决定着整场战争走向的繁复运算,战场智脑不会容许出现无法准确掌握的变量数据也就不难想象了。

    所以人们初始的5点功勋都在水晶枢纽内使用了,因为在消耗品之外并不存在125点临时功勋价位的装备,也就只能先兑换点保命的力量。哪怕本身达到士兵极限实力无法提升力量如宋尘、叶刀(被福守缘强制压在c+),亦不会留着不用,同样买了两个道具增加活命几率。

    ……

    虽然都知道这件事很难,且若能办到,那福守缘在这种事上多半是不需要人提醒,可万一呢?谁都拒绝不了这样的万一啊。

    “听到有应召者我就动了这个念头,回来后我尝试突破规则赋予他们购买的权限。但不行,被限制的我突破不了这项铁则。”

    更静了,而后,一道道目光,渐次移开……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