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的退出了凯特琳的射程范围,福守缘再度转身面向她。??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这一枪,装着几人的期盼?”

    凯特琳傲然蔑笑:“单论结果,很多人。且允许你得意片刻,无所谓。”

    “那还是必须说谢谢,承让了。”说着深深一鞠躬。

    彭青惊喜上前,一同躬身说了声谢谢。

    地球方站到前排来的远程士兵本都有举枪还击的冲动了,紧接着却难以置信而又兴奋若狂的与周围战友们一起欢呼起来!

    铺天盖地的“谢谢”、“感谢大美女”之类的浪潮袭来,凯特琳有点绷不住了,于是她又退了几步。

    比尔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一幕,事态演变成这样,他倒宁愿凯特琳还是起初那个醋意烧脑的女人,哪怕因此会存在破绽,也好过现在她无懈可击,却是对于符文之地的进展而言。

    别人有点尴尬了,福守缘和彭青自然不能再这样杵在她面前,是以他们知机的离开了。

    ……

    从战场动态形势图里现下路三个英雄光点标识靠近,以为是又打起来了的上中路英雄细致查探了下路情形,对于凯特琳旗帜鲜明的宣告消极怠战一事,四人内心里都是欢喜的。

    区别只在于杰斯和黑默丁格不能在表面上显露喜色。

    何朗扶了扶眼镜平静的告知了中路士兵,看着他们欢呼雀跃,自己则不免想着,两战下来,符文之地部分英雄的厌战情绪,越的明显了,另外还有很多不满自己被束缚的人。而眼前这个心不在焉的大脑袋,是抱持着何等观念呢?

    不过不多想,反正我没有那家伙解放心灵的能耐,也就按兵不动维持现状吧,别一句话不对,反而惹恼了对面。毕竟这么大个脑袋所持的思维方式,我怕是应付不来。

    对了,上一次他也是在第二波搞定了嫂子,哦不对,他早就对这方面无感了,是被嫂子搞定。

    但这次,杀人家两回还是情敌身份到最后居然也搞定了,这家伙的亲和指数,与日俱增啊,都快达到变态的程度了。

    ……

    再看上路,牛莽和上路士兵直接hIgh了起来。

    队长取得重大胜利,战友们都能因此加大生还几率,之后的作战计划调整什么的,之后再想,现在先hIgh个够!

    ……

    精神渐渐放松了不少的彭青忽的就开起了玩笑。

    “你还真是女性杀手,几句话就让对面美女没了斗志,这是第三个了。”

    福守缘不同意:“因缘际会罢了,更多的还是她自己的原因。真要按你的说法,还有第四个呢。”

    彭青当即瞪大了眼:“你,你想什么呢!我才没有!”

    某人嘴角一咧:“有说你吗?大概,是指方晓雯吧。”

    彭青愤然道:“别乱开玩笑。”

    判断出错,她起的头导致福守缘以为这种程度的玩笑不会有什么问题呢,哪儿知道……

    “好不说了,知道你醉心武道。稍后我们找机会把她打残吧,然后我去支援其他路。”

    抽了福守缘一眼,彭青各种意义上的有些不爽:“这时候?不好吧。”

    福守缘讪讪一笑:“时间就是生命,就让我的脸皮,继续这么厚着吧。”

    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彭青也就不好再反对什么。

    ……

    随后,福守缘厚着脸皮上前求凯特琳。

    观念转变后的凯特琳,对此毫不迟疑的答应了。

    于是,三人在草丛中以一种怪怪的气氛降下了凯特琳的血量。

    紧接着,福守缘和彭青强势的将状态不佳又失了侧援的比尔撵了回城耗去了“传送”,下路的形势至此已变成只需彭青一人便可镇住场面了,其他路也无需担心下路比尔突然出现支援了。

    但出于谨慎,临走前福守缘又让彭青在下路去中路的河道一处三角形草丛里放下了饰品“眼”。

    从河道奔向中路,福守缘找了个位置把自己的“侦查守卫”也插下,两个视野点的布防不为下路比尔,而是防他压到中上去后,黑默丁格转道下路。

    ……

    意识到福守缘要来中路了,黑默丁格提前到靠近下路的一处墙壁往河道草丛放下了“监视图腾”。

    这一来,若福守缘不从最宽的这处草丛经过,就只剩两条路,要么走左边窄路,那样就谈不上伏击;要么就从右边窄路绕过来,那样还指不定谁杀谁呢。

    至于更远的其他路,没什么可担心的,绕的远,也没有合击的机会。

    视野中黑默丁格的动作是清晰可见的,实际他也不用瞒着谁。

    对此,福守缘的应对很简单,就从两道墙壁间的宽路走,然后大咧咧的从中路通过,直奔上路而去,顺道甩下一套技能,留下个新的杀奴在中路参战聊胜于无。

    何朗趁机逼前拆了两座黑默丁格放下的炮台,到福守缘离开,前前后后把对手压出士兵区域接近3o秒,优势进一步扩大。

    而且福守缘的出现最有利的一点是极大的提升了士气,不止是中路,上下路士兵得知这般情形亦是大为振奋。

    ……

    上路杰斯在靠近己方的大山岩侧面的草丛里放下一个“眼”,但这也只能防住偏右的围杀路线。

    战场纵深最长的上路,仍有着不少的地方不安全,在看不到福守缘的情况下,杰斯只能尽量靠后。

    牛莽由此活跃起来,大肆收割敌兵。

    可福守缘真的去上路了?中路靠近上路的草丛里可没有视野,说不定他还蹲在里面等待机会击杀黑默丁格。

    因此黑默丁格并不敢真就彻底放松警惕,上中路便都被牵扯,而若福守缘只是在某一路现身支援,反而起不到这样的作用。

    但福守缘也势必不能一直就隐于暗处,那样制约了敌人火力,可自家的伤害输出却也就被牵扯了。

    即便从数据上来看那是占了便宜的,可要一直拖下去使福守缘的等级得不到提升,到后期反而又会吃亏。

    这中间的平衡点,实在需要太多心力去把握。

    不过福守缘却也没有想到,敌人还有着更奇怪的念头。

    杰斯和黑默丁格很矛盾,要不要故意露出破绽让福守缘杀上一次呢?

    可如果自己给了机会,福守缘偏偏却不在附近,而在其他路,便没有多大效果,时间久了就真成了极其明显的放水了。

    最重要的是,死亡复活,很痛……还是算了吧。

    杰斯与黑默丁格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

    福守缘离开后不久的下路,亦有了新的波澜。

    比尔很气愤,他强自压抑着尝试重新说服凯特琳,后者却很不耐烦。

    “好,我不跟你讲大道理了,你其他要让着我不管,但现在你看好了,我们两人杀一个彭青很有机会。就一次,这样你以后也好凭此应付联合议会的质询。”

    凯特琳向下拉了拉自己的帽檐儿。

    “你要是去当个诱饵,我保证在彭青杀了你之后杀了她,这样如何?”

    明明可以谁都不死!比尔快要压不住怒火了。

    “要是我死了,你却没杀了她,我。”

    凯特琳打了个哈欠:“不愿就算了,你要觉得无聊可以跟召唤师练习加大下协同,你的本身实力太低了要珍惜机会啊。实战也总会来的,那才是真的决生死,实力强一点才能更好的保命。”

    比尔冷着脸一字一句的道:“你习惯他人与你灵魂共振?同控一个身体?我不能!”

    凯特琳眼有异色:“谁告诉你必须要做到那种程度了,稍稍放开心灵,慢慢去习惯吧。”

    比尔斩钉截铁的甩下一句话:“总之我现在不会那么做。”

    话还没说完,他便转身远走。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