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特琳在被彭青击飞的那一刻已经无法抵抗了,死亡无可避免便也只能接受,她心头仅剩一个疑惑,却不肯开口问询。?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但福守缘却是大方的给情敌解惑。

    “我说了没有小看你,当你并未在一开始就使用位移技能撤离的时候,我就约摸猜到了你的应对。而那样倒也可能逃脱,只是毕竟我的被动有无限的可能性,所以抱歉了。”

    一边挥刀狠狠的砍杀凯特琳,一边微笑着向她解释还两度说了抱歉,这画面,略显违和。

    而话没说完就到了金光亮起的时机,福守缘毫不耽搁,凯特琳瞬间身死!

    不过英雄阵亡后也能感知到战场的情况,是以福守缘还在继续解说。

    “不是你不够聪明机灵,实在是我的脑洞也转的挺快,你大概还没能适应这种节奏,实在抱歉,这么快就让你死了两次。”

    第三次说抱歉了,对此彭青忍不住扶额叹息,这明明就是止不住的得意,卖弄的太过了吧,可怜的凯特琳估计要被气疯了。

    ……

    系统的提示响起来有一会儿了,啰啰嗦嗦一直不停。

    “战场最强福守缘击杀了皮城女警凯特琳。”

    “击杀前5秒有他人造成伤害,判定为团队击杀。击杀者获得凯特琳5%能量功勋作为击杀奖励,其他攻击者按照对凯特琳造成伤害的比重配享凯特琳5%能量功勋作为助攻奖励。”

    熟悉的台词人们都懒得去听,憋足了劲儿趁对面少一个强力英雄的时段奋起杀伐。

    “凯特琳失去1o%能量功勋,将在生命之泉中复活。”

    “鉴于皮城女警凯特琳此时能量功勋不多,本次将由符文之地系统额外提供56点能量,28点临时功勋作为战果分配。”

    ……

    比尔再一次被压制到不能上前,而adc的两次身亡,令他深深的怀疑自己并不适合这样的战斗。

    他也有想过这是因为敌人太强,但这种颇显逃避的理由很快就被他甩开了,他深刻反省着自己为了点能量功勋而离凯特琳太远了的事实,他没能牢牢谨记自己最核心的存在意义——守护adnetbsp;  ……

    凯特琳正在等待复活,且纠结着一个问题。

    刚刚福守缘最后推她那一下,似乎、好像、也许……是推到了一个禁忌的地方!

    她不敢去回忆,只怒骂着某个混蛋不知廉耻、没有道德、禽兽不如!

    ……

    福守缘一刀击杀了一名敌兵,蓦地只觉心头一颤,似乎有股怨念缠身。

    不过他可不怕这种东西,而且还能解决掉,于是他用了冷却后的被动,查看了一下详情。

    战争开始以来,生生死死这么多人都没有形成怨念,他实在很好奇这股怨念是怎么被推动成形的。

    然后他惊呆了!一时竟不能自控,无意识的动了动双手,状似在抓捏什么圆柔的存在。

    而恰恰这时身处于他前方的彭青有话想跟他说,一转头,却正好看见了这么一副场景……

    彭青猛觉一阵恶寒!双手倏的抱胸!同时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然后她愤怒地剜了福守缘一眼,太恶心太过分了!大庭广众之下啊!就敢对着我做这种动作,德行分减五十!

    她可完全没想过那会是缘于别人,因为顶级美女的自信,是不容她往别的女人身上去想的!

    ……

    福守缘被强烈的怒气刺激的清醒过来,却知道一时无法解释,毕竟怎么解释都挺不堪的,只能认栽了。

    其后不久,缠身的怨念被消除,可福守缘很清楚有更多的怨念已经在凯特琳心里深深的扎了根。

    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

    ……

    复活时间到,重新于生命之泉中出现的凯特琳双眼无神,然后是愤恨连绵不绝的涌出!

    新仇加旧恨!凯特琳直想将福守缘生吞活剥以泄心头之恨!

    战场商店打开,凯特琳仅有可怜的两百多临时功勋值,不足以购买后续的装备。

    她清楚这次被击杀让她出装的节奏再次被延缓了。

    最后她愤愤的买了一瓶“生命药水”后风风火火的开始赶路。

    但现在她再赶到下路,也无法挽回什么了,下路这一波的败局已定。

    她两次被杀回城,耽搁的不止是她自己的数据成长,更是让下路很长时间之内都只能任由敌人肆意的挥洒火力。

    且上中路也被下路的战况略略影响,形势已经不可避免的向着对地球方有利的方向演变。

    ……

    原本双方的总体火力上就是地球强些,但地球的士兵大多是战斗时通常会手足无措的平民,并不能将自身的战力挥到极致。

    而在之前政府的宣传与众人的印象中,福守缘是引领了黔贵战区提前大胜的关键人物,有大能耐。

    只是那起初仅为并不太稳固的信任,山城的人们对此的感受并不深刻,直到下路两传捷报,才让人们切实的触碰到了希望!

    两相印证之下,军心大振!士兵的战力得到极大的解放!战争胜利的天平也就自然的向着地球倾斜。

    此前及至今,上路的英雄对战,始终是杰斯占优;中路的英雄对战,则仍是何朗占优。

    但这已都不能影响到三路士兵的交战态势,俱是地球占优!

    至于下路战况,便更不止是占优而已了,凯特琳回到下路后大约十五秒,符文之地的士兵便尽数消亡!

    这十几秒里,凯特琳没有心情去安抚颓丧的比尔,她总是忍不住的怒视那个无耻之徒,福守缘则有愧于心四处躲闪着她的目光。

    ……

    彭青和比尔都挺纳闷,这是怎么了?他们没看到那一刻福守缘推凯特琳的具体情形。

    敌可杀不该辱,无意中的冒犯对奉行君子操守的福守缘来说,真的很羞惭,且这人还是自己爱人的挚友更是加重了他的压力。

    不过羞惭并不会让福守缘忘了自己的责任,那就是尽可能的杀伤侵略者,尽快的获取胜利,他一丝也不会手软。

    ……

    接着,最惨烈的一幕又来了,下路的地球士兵身不由己的继续冲击防御塔,福守缘的痛心彻底压过了其他,却也实在无能为力。

    塔下有凯特琳和比尔,而福守缘和彭青都是近战,无法在远处对防御塔进行攻击消耗,也不敢进塔让对手白打,没什么装备等级扛不住塔,强杀更是不可能。

    最后他狠下心果断的领着彭青迅向中路赶去,现今只有早些结束上中路战斗,才是下路士兵的唯一生机所在。

    凯特琳和比尔知道这样一来中路的战斗也会很快结束,但等级落后的他们,无力阻拦。

    黑默丁格从战场视野中现了这一点,顺势往后撤离。

    福守缘来到中路见敌人这般识趣,便就毫不停留的奔往上路,彭青则留在了中路。

    福守缘消失在中路视野中,上路的杰斯便也后撤,牛莽开始了第一次的大肆击杀敌兵。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