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了揉脑仁儿,负荷的运算让福守缘隐隐感到不适,若非数据化形式下一般没有痛感,他此刻恐怕早就不得不停止思考。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可自我给出的时限一到,他也只能是停下繁杂的运算并选定了第三种搭配,光芒连闪后,他的装备栏里多出了三样物品。

    看着剩下的25点临时功勋,他很有种花完的冲动,他喜欢物尽其用。

    可惜,25点临时功勋啥也买不到。

    但不管了,让脑袋休息一下再看其他人是如何做选。

    ……

    最先买好装备的是牛莽,他事先请教过队长,方案早已定好,来这里福守缘也没有特意说过要变,他便按既定方案完成。

    “多兰之盾”加一瓶“生命药水”,与福守缘第一套方案是一样的,综合牛莽跟他的对手杰斯的情况,这是最适合的出装。

    彭青的选择也很快出炉,“多兰之刃”加一瓶“生命药水”。

    多兰之刃:售价44o点临时功勋,加7o点生命值,加7点攻击力,加3%生命偷取。

    生命偷取:能够把英雄的一次普通攻击所造成的伤害值,按照一定比例转化为生命值。

    生命偷取会以敌人所受的实际伤害,即计算了护甲的伤害减免之后再进行计算,在开始时,绝大部分英雄不具备生命偷取属性。

    这个数值按加法进行堆叠,即是说,每个加成点数,都会直接对该数值产生影响。

    如此一来,彭青现在578点生命值,68点攻击力,加上凶悍的技能,配合福守缘在初期就可以打的更凶一点。

    而3%的生命偷取也给她增加了少许的续航能力。

    ……

    再看何朗,此时却还犹豫不定,感觉到三人都看向了他,他倒也没有避讳自身的犹疑。

    “你们觉得‘多兰之戒’和‘增幅宝典’我该怎么选?”

    多兰之戒:售价4oo点临时功勋,加6o点生命值,加15点法术强度,加3法力回复每5秒。

    被动效果,每击杀一名敌方单位,回复4点法力。

    增幅宝典:售价435点临时功勋,加2o点法术强度。

    福守缘瞬间明白了他的为难,通常情况下“多兰之戒”的收益很高,即使不能合成其他装备也比增幅宝典强不少。

    但偏偏何朗是不具有法力值的,属于无消耗英雄。这样一来,法力相关的两个收益项对于他就仅是个摆设。

    而增幅宝典是法术伤害体系里很多装备的合成所需物品,之后总归是要买的。

    ……

    福守缘稍作思考便道:“建议增幅宝典,从头凶到尾,我相信你的实力,就是干!”

    何朗盯了眼福守缘,他眼里的信任支持让他下定了决心。

    光芒闪动,“增幅宝典”与一瓶“生命药水”出现在何朗的右手之上。

    “死胖子,这次我要是不能从头凶到尾,你可得来帮我建立起优势啊。”

    福守缘嗤笑道:“我还不知道你啊,敢选就有这个把握。”

    彭青在一旁提醒:“买好了就赶紧出。”

    恰于此时己方系统的提示响起:“敌军还有3o秒抵达战场,碾碎他们!”

    四人互望了一眼,随即异口同声的喊道:“系统,传送。”

    ……

    光影变幻,福守缘和彭青出现在己方下路防御塔前。

    福守缘抬步往前:“不知道敌人是否比我们先到,注意草丛,小心他们从里面出来偷袭。”

    彭青点头跟上:“要不要把守卫放上去?”

    福守缘摇头:“现在没必要。”

    说完止步于靠近己方防御塔下的草丛前。

    彭青站到了福守缘的左侧,隔了差不多三个身位的距离,同时不断的前后移动着。

    敌人若忍不住诱惑,也最多是打实一击普攻或技能,这是确保安全下的最佳挑衅。

    所以福守缘很干脆的甩出了一记赞扬的眼神。

    彭青不客气的收下赞美:“就这么等着?还是做点什么。”

    福守缘再次往前眺视,看不到什么,而身边的草丛静静的也没什么异常,他轻声出言。

    “一会儿士兵出现后,我会引诱敌人来攻,如果他们真的在草丛里,绝对会忍不住出击。这时候你就迅点出‘撩,挑’这个技能控住皮城女警凯特琳,我们集火这一个目标,再加上我们这边的士兵比较近,很有可能击杀一人!”

    “好。”彭青回应的很干脆。

    虽然她不知道福守缘诱敌的自信是什么,但此刻既然已是身处前线,那么她就会尽量的去信赖战友。

    ……

    时间一点点流逝,很快,系统的提示响起。

    “时间到。双方第一波各15oo名近战、9oo名远程,合共24oo名士兵即将传送至召唤师峡谷前线。”

    彭青有点儿忍不住的撇了撇嘴:“真要等到士兵临近,敌人肯定会撤的,说实话我一直想不通你凭什么就觉得敌人会被你引诱,又不是傻瓜。”

    同样的冷酷提示,不同的领受身份,这让福守缘稍有些恍神,但他很快收敛了散的思绪:“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每一波需全歼敌兵后方可撤回,请诸位奋勇杀敌。”

    彭青一边听着提示一边瞟着福守缘:“到现在还不拿出你的办法来?要是撤了咋办?”

    福守缘看了看草丛:“还不是时候,现在引诱她出来我们的伤害不足以确保打死她,若她现在就走,我也没辙。”

    “人员确定完毕。”

    “传送开始,5、4、3、2、1。”

    眼看士兵快要抵达,彭青瞅瞅福守缘,又瞄瞄草丛,蠢蠢欲动的想要使用“监视图腾”,战友的态度让她觉得敌人一定还在草丛里。

    福守缘坚决的一摇头示意彭青千万冷静,然后他终于开始实施预定方案。

    ……

    “凯瑟琳,是她的姐姐,其地位没有人可以取代,当然我知道你也不是冲着这个位置,而我想问的是,她有在你面前提过同为琳姐的人吗?毕竟一股脑塞来一二十年的记忆,我记不太清啊。”

    彭青很郁闷,这样的挑衅能行?

    另外,里面掺杂了别有用心的浓浓炫耀吧。

    福守缘一脸陶醉:“我知道你没看过她穿公主裙的文静模样,可我看过,那画面太美了,完全的让我沉醉其中。”

    彭青回想着关于这个男人的一些传言,有点明白了。

    但这种话怎么看都是在对男人说吧,难道?

    她莫名的有些兴奋了,跨越世界的爱恋之后是跨世界的异性情敌对决吗?

    喵的!不要忍了,真有想法你就冲出来吧!

    不过啥也没冲出来,反而地球方士兵一步步近了,福守缘斜光瞅见这片草丛与下一片草丛之间并没有动静。

    如果敌人真的在这片草丛里,那么她们很有可能在边缘随时会离开,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人正在劝说另一个人离开。

    好,拿出大杀招了!

    “你一定听说了蔚对我有多好,她主动决绝的爱如汹涌的大海一般淹没了我,而我当然也狠狠的疼爱了她!不过断了你的念想~还真是抱歉啊,嗯哼。”

    诧异的听着看着,这等得意嚣张的言语神情,即便是身为战友的彭青,都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丝手痒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