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胡冽战败,是否起下一场战斗?”

    低头收拾自己的药包和毒物,脸面尽失的祝胡冽摇摇头,在心里向系统示意不再战斗。八一中?文?网  W㈠W㈠W?.?8㈧1㈧ZW.COM

    “祝胡冽放弃试炼,送返地球。”

    “名额锁定,请尽快进入英雄池固化技能和其他属性数据。”

    实战环节用时很少,战斗的到来还有一会儿,几人便都没急着去英雄池。

    ……

    “别这么看我,其实我知道他的能力情况,他专攻用毒,防御和度很弱,一旦被我快近身便能很快解决战斗。这么做的倚仗是用内息撑个几秒毒素的侵蚀,等系统事后拔除……你们不会觉得是胜之不武吧。”

    福守缘摇头:“只会觉得你不止有力量,更兼具智慧,开始表现那么不屑也是在迷惑他吧,让他往你有必胜的绝技上去想。”

    彭青脸上泛起了红霞:“劲力修行有别于真气武学,我很需要在这里进步。再说他暗地里还卖毒药给别人为非作歹,先前的做派更是惹人生厌,想上战场很可能只是单纯为了能量功勋,变强了还指不定是好是坏呢。至于我,我想多杀侵略者,想多帮上几个人,所以,所以我要赢。”

    何朗扶了扶眼镜笑着接过话头:“行了彭大美女,我兄弟这人向来是有一说一,夸你就是夸你没半点虚的,你就别解释了。”

    话里还带了丝调笑,而至于前两天他和福守缘的大吵,那事儿早就过去了,什么相处尴尬之类的,不适用于这对兄弟之间。

    无视掉话里轻微的打趣,彭青的羞抑淡去了不少,但也仍有些话要说。

    “战场上移动度被平衡了,我上次选择固化能力的模板时又着重追求的高伤害,所以刚刚那个加的能力之前没有体现出来,因为它排在第七项能力去了,综合性价比没有前面的高。”

    牛莽举手赞同:“这个我也是,我侧重的是近战攻防,所以有两种远程能力便没有体现到战场技能体系当中。”

    福守缘由此思及到自身,干涉很强却同时让他无法正常具备其他战斗体系的能力,救护这种干涉方式则因为过于偏向防御治疗而直接被系统排除在固化模板之外都没轮到他自己来挑。如此再看这些原本就修行有成的人,稳定激的能力都不少,都有的挑,若在现实中遭遇,可得谨记不能单从战场技能上去分析他们的综合实力和作战方式。

    ……

    “还有,我说他打不过你可不是乱说,他一身本事全在毒上,你一个拒绝外物入体的针对性防御便能叫他束手无策。”

    这一句句的,情况貌似有点不对,牛莽赶紧插入到两人中间,他可是对彭青颇有好感,队长这种魅力值太高的人还是少出现在她眼里的好。

    “老战友,队长刚来你就这么在乎人对你的看法啊,他可是有家室的人了,你还是早点断了念想吧。”

    刚褪去的羞红瞬间又升腾起来,彭青狠狠瞪了眼牛莽。

    “你个笨牛,马上要一起并肩作战了,相互间当然不能有什么不好的观感影响配合,就你会乱扯。”

    听这意思队长没戏,那就好,牛莽忍不住傻笑起来。

    “有道理,嘿嘿嘿。”

    何朗扶了扶眼镜暗暗撇嘴,这个笨牛,别人没戏你就能有戏?瞎高兴啥啊。这些个恋爱中的人呐,智商下降的太狠。

    福守缘很理解牛莽,倒是何朗被他抽了一眼,你丫跟田甜腻歪的时候,一样没头脑。

    那怎么一样,我那是已经拥在怀里的甜蜜,不需要头脑了。

    ……

    牛莽在傻笑,何朗与福守缘在以眼神对战,现场的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咳咳,这时候,是不是也该去英雄池了。”

    彭青这一提醒,几人都略带一丝尴尬的散了,各自传送去了专属英雄池。

    ……

    光影变幻,福守缘“噗通”一声落入一个水池之中,池水呈银白色,他动了动身子,现这池水的密度正在增大。

    “请最大程度激运转你的潜力,这将决定你最终的数据。”

    福守缘闭目凝神,驱动力量,运转由慢到快,越来越快。

    “战斗潜能值已运转到评分1oo,请停止,继续增加也无法有更多的加成。技能与属性数据模板固化预计需5o秒。”

    ……

    这期间就没福守缘什么事儿了,于是他转而思考起毒素问题,神经毒素会让人意识麻痹,之前遭遇的三回刺杀也都是从让他失去意识着手,这的确是个不小的破绽。

    这次由祝胡冽而再次得到警醒也是件好事,此人未修习别的功法手段单一很难得手,其他人呢?其实只需一个度快的人能破开自己的防御,或许就会令自己陷入僵局。要说s级毒素还能勉强撑一会儿,s+呢?ss呢?真心是不得不防啊。

    不过好在前提是还得破开他的防御,要真是一个s级高手还带着s级以上的毒物,那败了也不冤。据王凡估测,一般s-他也还能抵挡上一阵,但终归会败,那便无论施毒与否也就都是个时间早晚的问题了……恩,这个不想了。

    另外呢,让一个人不能思考可远不止下毒一种手段。但说到底却还是自己太弱才会有这些个担忧,若是攻击防御度等等都能一并提升到s级水平,那还怕个蛋啊!

    唉全面啊全面,说是全面,现阶段却是面面都不精通,都得临到头了再做应对,更气人的是无法固化一些实用的技能!因为干涉力的霸道连自己的身体都会改变同化!又哪里容得下其他异种物能存留于身体当中。

    所以除了心力的修行,福守缘便只能慢慢提高身体的各方面基本属性当个永远的半拉子体修了,至于正宗体修会相应衍生出的各种体魄能力乃至必然会蕴养出的神通,则同样只能是流口水了。

    唉~虽然你丫确实强的逆天,但这么排外在起步阶段真的会给我带来一定的烦恼啊!最起码的,能不能别每次运转的时候都去消磨八卦封绝的存在,现阶段它才是保命王牌啊!等你也到了s级再一口气吞了它嘛,现在一点点吃也吃不出个味道吧!

    呐,怎么样,这次有没有得商量。

    ……

    这可不是福守缘在自说自话,而是他自控力越精进以后,能依稀感觉到吸收了所有种类潜力成形的干涉力,有着不小的灵性!他不确定那是不是自己的潜意识之类的存在,但既然自控力不足以制止干涉力消磨八卦封绝(干涉强度过B-时),他也就只能尝试着时不时的去跟干涉力打个商量了。

    而这次,又失败了。

    丫等着!待我自控力成长起来,我饿你三天!不,五天!

    “其实我仔细想了想,干涉力这么霸道的不容其他能力存在或许是有一定的道理,历代干涉者也确实都没有修习别的功法。”

    呼,别人泡澡的时候,能不能别突然现身说话呀我的姐姐。

    “姐~问题在于我现在没有资格拒绝其他力量啊,我总得保住性命才能去谈未来吧。”

    “你认真想想,自从有了八卦封绝,干涉的激运转是否出现过滞碍?也许干涉力就是需要一个完全契合的纯粹身体为基础?”

    “不是没这么想过,但起码现在是没有这方面的迹象啊。”

    顿了顿,福守缘话锋一转。

    “不过,显性干涉潜力吸取身心中某些物质和波动的自我回复好像是慢了那么一丢丢……可我暂时没法儿确认,因为获得八卦封绝前身心两方面就已有了不小的成长,放开抑制后更是进步迅,自我回复也就随之增强了许多。而夹杂在这些个繁复变化中的一丝小变动,我真的很难去捕捉。”

    ……

    “总之你自己的力量不会害你,磨掉就磨掉。好歹s级,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

    “恩,也只能这样了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