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封绝吗?现实里八天才能正常动用一次,战场中靠激潜力去用也会有什么限制吧。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不错,它的威力会被降至a+,这同时也是为了进一步减少其冷却时间以契合战斗的节奏。但你放心,这场战斗估计双方的技能威力大多都在B+到a级之间,这招绝对够强,何况它的效果放到这样的战场上可是很特殊的。”

    都没有攻击性,能多特殊,不过姑且信之吧。

    “准备,这是大大出你掌控原本不能轻用的力量,强行改变运用方式会有点疼,但固化后就不会了,忍住。”

    随后在系统的引导下,干涉力化为道家法力补充进处于丹田仍在恢复状态的后天八卦罗盘(八卦封绝力量显化之物),一枚枚字符被激活散布到全身,少部分融入双瞳撑起残缺版“卦锁后天”,大部分最后冲出体表聚合为八个大字。

    乾、坤、震、巽、坎、离、艮、兑。

    代表着八卦的符号最后隐没于空气,随即一个半径五米的球体以福守缘的心脏为圆心成型,持续三秒后消散。

    身体又被撕扯了一次,疼的福守缘结束后当即倒地,草!这叫有点疼。

    “为了抚平你这次的痛苦,提前奉送你一个好消息,你的干涉方式的确会被限制,但除了固化的技能外,也并非就完全被限制,毕竟战场的规则之力和敌人的力量都不可能过多的消耗在对你一个人的限制上。所以,尽管去亮瞎对面的狗眼吧。”

    靠,最后一句这熟悉的风格,把好不容易升起的那点喜悦瞬间给扑灭了。

    “喂,告诉我是谁在一战时就针对我的亲友。”

    “资料库中无相关信息。”

    “问你老大。”

    “她叫你别吵吵,不然她也要针对你了。”

    草。

    ……

    “这儿你改变物质相对地球要费力些,你前面的消耗我来补,额外再赠送1o秒任你使用干涉,要不要?”

    “哼,这点好处就想打我?”

    “不要?”

    “谁说的,来。”

    ……

    异度空间中,福守缘蹲在一块巨石之上左手贴着石头放着探索分析之光,接着右手心涌出灰色的干涉力聚合形成为一块小石头,它越来越大,眨眼间变成了一块巨石。

    换个方式,右手先是涌出紫色(纯粹)的干涉力疯狂的同化吸收周边物质,然后光芒一转变为灰色聚合成一块巨石。

    前一种是分析石头构成后,直接将干涉力转化为石头;后者是先放出纯粹的干涉力吸收周边物质壮大自己,再转化为石头;后者的消耗少很多。

    之后福守缘又换了种方式去比较,他右手贴上一根树木将其转化为石头,这样比前两者消耗都更大。

    时间不多,不玩儿石头了。

    “哗”,一双扁长的翅膀在福守缘肩背上蓦地伸展开,翼展足足有3米,扇动着带他飞向了天空。

    然后翅膀消失,他凭空继续升高,两秒后落地。

    恩,明显借助翅膀性价比更高,改天去查阅学习一下相关的空气力学知识和鸟类身体构造。

    ……

    一股能量涌入身体,福守缘毫不客气的笑纳了,然后他准备退出试炼空间,却现退不出去。

    “时限未到,无法退出,请在此休息等候下一场试炼。”

    “实战吧?怕我出去先探查到对手的情报?”

    “没错,请耐心等候。”

    “我探查也不需要太久,这样有意义吗?”

    “规则如此。”

    好吧,那就休息。

    他并没有推演接下来的战斗,黎锦一走,他有足够的自信战则必胜。

    ……

    6人同时睁眼,听着系统告示结果。

    “于卜掌握的力量不足以衍生固化五个战场技能,第二场试炼失败,送返地球。其余人全数通过第二场试炼。”

    英雄的战场技能最低固化标准为c+,综合评定初入B-(具备四个c+或三个B-级战斗相关能力即可,注意是能力而非技能)的于卜凑不出五个来很正常,同时这说明他的战斗相关潜力种类较少但基本都应是强力型,否则他达不到8o点战斗潜能值的竞选门槛。

    “对手在山城战场新加两条英雄专用数据通道和信息处理器,所以本次战斗需要四名英雄。两场试炼后你们的新数据已经给战场智脑,它将结合对面的英雄数据和双方大体的士兵实力给出限定战斗力的英雄阵容,运算需要时间,请稍候。”

    ……

    “由于我方士兵强于敌方,所以敌方限定阵容为,7级一人,1o-12级范围内两人,13级一人;我方限定阵容为6级一人,8级一人,1o-12级范围内两人。英雄潜力差别不大,不予限制。”

    英雄分级对应地球实力划分情况如下:

    123=B-级,456=B级,789=B+级,1o1112=a-级,131415=a级,161718=a+级,192o21=s-级,222324=s级,252627=s+级。

    ss阶战力过强封印不了太多,最坚固的十英战场也只能勉强承受ss-级的激烈战斗,所以最高仅有28、29、3o三个级别。

    如此一来,8级何朗与6级牛莽先一步锁定英雄名额,剩下两人将在1o级福守缘、11级彭青、12级祝胡冽当中产生。

    看起来等级有别,但其实都在a-范围之内,且战斗力数值只是死板的数据,真要打起来可做不得准,谁对谁能胜,说不清楚。

    就好比福守缘此刻的直觉是,短时间内拿不下彭青,但对上数据更好看些的祝胡冽却应该能在15秒内获胜。

    ……

    “第三场试炼,实战,请在四分钟内自行决出前两名。”

    话落,彭青和祝胡冽双双看向了福守缘。

    这么默契的看我,什么意思?

    美女笑了笑没说话,祝胡冽却是语带嘲讽。

    “要不是军方话谁也不能抢你的名额,我倒真想试试你的实力能否配得上你的名气。”

    靠,这是帮我还是坑我?这踏马有碍公平的名,我不背。

    “祝先生,让你心头不畅实在抱歉,我们还是打一场吧,其他的我来摆平可好?”

    嘿你这人怎么不按权势之辈的套路出牌,我就借着这个由头自然的下个台阶而已,我的战斗方式可是被你完克啊。

    “哼,今天来竞选的人这么少,那么多人不去触军方的霉头,我当出头鸟?你还是省省吧。”

    彭青听不下去了:“你才该省省了,军方是放出了相关的消息确保他的名额,但于你来说,你真打的过他?你招式一出谁看不明白情况?还要继续丢人?”

    “没礼貌的小丫头,今天看在你父亲的份上,我尽量不让你脸色太难看的回去。”

    “呵,死要面子,大我十多岁还打不过我也好意思提我父亲?系统,请划出战场,我要对战祝胡冽。”

    “申请接受,彭青对战祝胡冽。请于一分半内结束战斗,否则将由系统通过数据测定胜出者。”

    嘶,这时间限定貌似不公平啊,福守缘可是很希望这个心直口快的阳光美女获胜的,且听说她还拒绝了山城年轻才俊榜出的评定邀请函,这就更让他有所倾向了。而至于何朗和牛莽,那是早就与之有一份战友情谊的。

    彭青瞥到几人的神情自信一笑。

    “不用担心,1o秒内解决战斗。”

    祝胡冽脸色一冷,心里则默想着彭家武馆还有什么绝技是他没有查清楚的,让这小娘皮居然敢如此的大放厥词。

    “请双方入场……开始。”

    系统话音刚落,便听彭青一声轻喝。

    “腿缚,解!”

    然后便见一道残影掠过,周身刚弥漫起毒雾护体的祝胡冽已然飘在了半空!彭青舞动着掩月刀,各种毒物和药包掉落,而当他脚尖终于着地,却又立刻悲催的再度飞了起来!至第二次落地,系统判定便已是到了。

    “彭青获胜。”

    额,默默鼓掌的观众们表示,这才5秒而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