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千桦离开后,王凡抱出一堆密档逐个过目并封存,那是很多从战场回归的人在系统指点机缘一事传开后被某些势力某些人盯上的事件报告。无论他们有否得到指点,某些人就是宁杀错不放过,而最近生的一系列事件从整体上来看,情况很糟……

    上面在尽量的压住这些消息,也在尽力的维护秩序,其中最有成效的举措是将回归者们招入部队或警队受官方护持。这些人里被挑选出少数精英编入特殊防卫部队,大多数则散布到其他兵种和警种内,各省加起来是一个很大的数字,然而回归的人太多,有心之人更多!事态,便越的压不住了。

    也曾有过计划将一个省市范围内的回归战士聚集到一个区域居住方便护卫,然而那却是各方面的不现实,最难的一点,如何让人们相信这不是另外一个“正大光明”的牢笼?

    有能力顾全的,难取信所有;需要他人相帮的,难找到有能力又可以信任的人;想出手的,却简单到只需窥准时机便可碾压。

    事态,就这么陷入了恶性循环的怪圈,一步步的滑向深渊……

    而这其实才是英雄联盟这个互助组织迅成型并在全球无可阻拦的蔓延开来的根本原因和巨大推力,否则光是几个英雄的遭遇和某些推手的野心绝不足以使其展的那般迅猛。

    所以在此前谈及武侯所留缘法这件事和相关事件之时,王凡的反应很淡,甚至几次三番的催白千桦尽快说完。

    至于说他是真的不担心福守缘吗?那当然是不可能,毕竟当世最大的缘法,便恰恰就是干涉者!那无限的可能性,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不眼红!只是各种各样的因素在无形的制约着他们,让他们不敢轻动,或者,在谋求用其他更“妥当”的方式去悄悄攫取!

    ……

    “除了代表年轻一辈,还有其他理由么?我吧,不太喜欢跟人起意气之争,所以能不能给我一个更好的理由?”

    夜冷,从心到身都冷,但这样的他,却反倒比任何人都更喜欢跟那些由内而外的散着光热的人静静相处。所以,面对着从独自伤怀中很快很自然的转换到灿烂微笑的对手,他很认真的在思考着该给出怎样一个答复。

    “代表杜门我想拿下一份荣耀,代表自己我想寻求突破。”

    不久前福守缘阅览过西南地区各方势力资料汇总,身处山城,重点记忆的当然是川蜀势力的情况。杜门他知道,“峨眉一树开,五花八叶扶”中僧、岳、赵、杜、洪、化、字、会八门之四。为当今武林三大派之一峨眉的八大拳种中较为善防的一脉,主要流传于山城以及天府省锦官城、嘉州、盐都、果城一带,总的来说在全国算得上颇有实力只是声名不太显。而若是门中年轻弟子打败了如今在全世界都享有盛名的干涉者,那杜门的名声自然会大涨,比别的什么方法都快。

    是以这一点他理解,但后一条他却有些不解:“我感觉,你是刚有大突破吧,这时候不好好稳固还要求进?”

    夜冷点头:“我的突破有些特殊,这一次想通过战斗看清前路方向。”

    福守缘耸了耸肩不多问了:“那好吧,就当给你陪练了,恩,来吧。”

    见对手一副等着他先攻去的架势,夜冷眉头微皱:“干涉一脉比大多数人要长于应对高出自身等阶的战斗,因为你们的力量层级跨度很大,以增大消耗为代价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某一方面能力。但这并不就意味着你们能够对同阶中人掉以轻心了,相反,干涉的可能性无限却做不到在战斗中维持大幅度的全面变强,欲专攻一点亦比不过其他同阶对某一领域的钻研深度和掌握程度。所以广博和精通这两条路你们都形不成对同阶的绝对压制力,在历来的同阶对战中只是保持了不败战绩而没有真正的打出过无敌的名号。”

    闻言,福守缘神色一正:“谢谢提醒,不过我刚刚绝非是有所轻慢,只是我战或不战都这个样子。”

    夜冷没再说什么,他转身打开小师侄抱着的紫木盒,里面是一双金黄色的手套,他将之取出戴上。

    “请你先攻。”

    福守缘摇了摇头:“我不习惯先出手,你来吧。”

    周围封锁了这一条街的观战者们无语了,这两人谦和啰嗦的,哪儿像是在比斗争胜啊。

    “我先攻会不好破你的防御,你的反击会让我即刻转入防守。所以我希望能由你先出手,如果我撑不住,就不谈攻击了。”

    简直了,这还是挑战吗?竟然给出攻守限定,直言要省下功力留待后手,且另一方微笑的样子看来是不会拒绝……这俩奇葩。

    的确,这样的坦率,福守缘并不讨厌。

    “好啊,那我来。”

    扬手,六空气压缩炮轰向夜冷,第一击比较客气,能在其近处压缩空气但福守缘选择了距离稍远的地方。

    夜冷出掌,金光连闪,轻描淡写的拍散了六气压炮。劲力的娴熟运用且不提,很明显他的手套材质也极佳,福守缘这道攻击虽预留了防守时间较为客气,但好歹每一空气炮都具备着B级的冲击力,结果那薄薄的丝质手套贯注了真劲后愣是一点没变形。

    “注意了,这一击带追踪和侵蚀力。”

    再扬手,给了提醒的福守缘在攻击上可就再没了丝毫的客套。他针对劲力武术前中期在能量外放型攻防上的短板造出了a-级暗属性能量粒子球,且附加了追踪效果不给其躲闪的机会,因为武者的身心综合反应度是各修行体系中公认最强的。

    而除了闪避攻击这一种最常用的应对外,一般的能量外放攻击武者能拳风对冲抵消或者直接用强健的体魄去承接并化解。可这一强度略高且带着侵蚀特性的粒子球夜冷知道两种办法都不行,是以他果断施展“如封似闭”这套掌法制造出一个小型力场牵引并裹住了暗粒子球。

    最后他双掌运劲一合,便听“啪”的一声闷响,力场收缩压碎了暗粒子球!随即他连连后退避让开崩散而出的暗粒子流和倏忽之间从天而降的暴烈雷光!

    “轰”的一声地面炸裂混着稍迟一步的隆隆雷鸣令众人大惊!突然来这么一平地惊雷这是要吓死谁啊!

    本来,周围人此前已是无语到有些见怪不怪了,这断断续续温温吞吞还各自外带提醒说明的一幕又一幕,他们早已经无法再视之为一场争斗,而与想象的激烈截然不同的场景更是让他们深心里都不免有一些期待落空后的无聊难耐。

    结果,这突如其来的一惊雷令他们汗毛立竖!都没法儿再懒洋洋的了,毕竟谁知道那位是不是不满他们的恍惚才来这么一下,一会儿他也走个神劈歪了那可就有罪得受了!

    “今天天气不好,我不喜欢这片雨云遮天,所以才引动抽取了雷电,各位见谅。”

    见谅个鬼啊我呵呵!你一个不喜欢这天气就霸烈无比的来了个生抽雷霆、拨云见日,请问这时候谁会跳出来?想遭雷劈么?

    福守缘抬手一抱拳,见没人说什么,便看向了离雷光最近却仍旧平淡从容的夜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