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片从北边飘来的雨云迅遮掩了日头,随之而来的还有狂风阵阵,冷的缩了缩肩的福守缘陡的回过了神。八一中文 W?W㈠W㈧.㈧8㈧1?Z?W?.㈧C㈧O?M

    “王哥你去忙吧,我回家歇会儿。”

    呆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了,王凡心内一叹,点头离开。片刻后忍不住的回头望去,少年,于冷风中踽踽独行……

    望着那在乌云遮蔽下渐渐模糊的背影,王凡稍有些后悔了早早的捅穿这层窗户纸。

    可,有什么办法呢,难道要坐视他毫无戒心的向后方露出破绽吗?

    ……

    一边走一边调整心绪,福守缘不容许自己给家人带去哪怕一丝一毫的担忧,是以他的行进度慢了下来。

    稍好点后,他抽出一片口香糖剥开了包装,却在一抬眼之后又将其封好推了回去,不然一打起来也还是得吐掉,可不好浪费。

    将口香糖揣回包里,福守缘正经的抬头看向街对面,那里有两个人正向他缓步行近。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材匀称,五官端正,透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生冷气息;他身后矮他一截的少年本来理当会被他的气场盖压,却又因手中抱着的一个紫木盒子而令人无法忽视。

    “杜门武术真传夜冷,代表山城a-级年轻一代,前来向干涉者讨教。”

    ……

    同一时间,王凡收到消息称山城年轻一代七俊杰聚会商议后推举排名第五的夜冷挑战福守缘。这里面除了年轻才俊们不服干涉者的偌大名头外,也有老一辈人在后面推动,否则军方压了那么久不让国内的人接近他,又岂会在马上要开战的情况下才忽的就准了小辈们去闹腾。

    他稍稍思量之后,侧身对前来汇报的那人笑道:“夜冷在武术道境的修行上投入了大毅力有大收获,但在国术打法的锤炼上却向来不怎么上心。这次过后想必会有所改变了,顺便,也就当陪福守缘散散心吧,有了这么个插曲,他会很快的调整好心绪。”

    华夏传统武术流传至今,真气武学由于天地灵气不断衰减的原因早已没落,现世中能有所成就者极少,当下的武道强者多源自于劲力武术修习者。

    如今提及武学话题多默认是在谈论劲力武术,其中在用词上若是刻意点明只修习武术者,大家就都明白那是偏重养生强身之人,实战性不强甚至有的就只是体魄强健而未修战斗技艺;反之,凡可称呼为修习国术者,便必然是习有各家不敢轻传的凌厉打法之人,战力评级普遍高于功法境界评级。

    而由于最普通的打法若招架不住那都是轻则残废重则丧命,所以国术界的第一铁则便是轻易不得用出打法,即便同道中人相互切磋亦只能动用普通招式。真要争个高低,就得签下生死状,并请中立的公证人在侧尽量保证双方能点到为止。

    ……

    “那,我直接跟外界说这边儿也准了?不用捎带点其他?”

    “只派一个年轻人就意在说明他们的行事态度很和缓。而即便这个夜冷的修行成果略有些克制福守缘,却也不用我们多说什么,刚起步的干涉者虽不至于同阶无敌,可要想真正胜过他,杜门的功法还不够那等底蕴。”

    汇报消息那人明显是很看好福守缘:“谈不上克制吧?真要细论相生相克,干涉的随心运用会更占优势。再撇开人的因素,a+级功法自是不够,且我个人认为哪怕s级功法也不见得就够。”

    王凡转身阐释道:“历代干涉者的强大一是源于力量运用的万化性,二是能暂时不去追求术法等旁枝末节以专攻心性境界,不似我等身处红尘纷扰需有护道存身之术,无法只修根本道行。世间人人皆知,法术不敌神通,神通不敌道行,却也只能兼修并进。唯有他们这类人先天具备大神通,方可于后续一意精修道行,的确是得天独厚。但说起干涉者的战斗力,这两点的进步对他们的提升却不如另一样显眼,即每当他们真正做到了傲视天下那一步时,都定然是已有了相当足量的知识储备。由此你再回头看,他现在连对力量的运用和掌握都略显稚嫩,就更别谈对事物规则的了悟乃至对大道运转的领会了。”

    白千桦对这段话没什么异议:“但他现在已经够强,对事物规则的通晓了解有这个时代的助力也颇为可观,怎么算也起码比夜冷这个不爱练打法的武者在战斗方面要强。”

    王凡回身继续从内网上调阅文件,同时微笑着予以回应。

    “大方向上你能理解,但你身处异能体系,对武道修行的细节认知还不那么清晰。我说了这孩子在道境的修行上有大收获你肯定没想到更多,也是,当初他一心扑进去的时候没几个人相信他这般年轻就能做到那一步,都劝他按部就班的来。”

    白千桦一惊:“难道?他还真凭那个阶段的道行衍化激了武道神通?不是说炼髓换血之前的肉身一般只能承载住术法吗?”

    王凡笑着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别忘了还有后天觉醒异能之称的个人专属神通,这种自然衍生激活的神通大多会极度的契合本体身心,肉身不强也是有可能固化留住的。何况他的筋骨锤炼的并不差,源自当今武林三大派之一峨眉的练法,其分支杜门这些年改的再怎么偏柔和,以之熬炼出的体魄也不会缺了那份刚劲底子。”

    这次白千桦是真的惊到有点佩服了:“我没忘,只是一时没敢往那儿去想。毕竟专属神通的成型与天赋异能的激不同,那可是生生的探索明确并走出了自己的路子,单论心性境界最低也得是有a级了吧。百年难遇啊,可就这还只是在山城青年才俊里排第五?那压在他前面的是得有多妖孽啊?”

    王凡侧头瞥了眼小白有些诧异他竟会佩服同级之人,随即回接着工作。

    “你这是印象上触底反弹过于看重了。他用了十年的专注换得一朝的飞跃,大耗了身心底蕴,往后将迎来一段进境缓慢的时期,所以单是现在还无法说清这对于他的未来究竟是好是坏。而也正因为如此,他的师傅才会同意他去挑战福守缘,他现今缺的就是一个同阶中最好的磨刀石来进一步看清自己,且说不定陪对手打爽了,能结个善缘加快度过这一关呢?”

    小白疑惑:“难道他的才情本不足以在此时踏出自己的道吗?是强行走出这一步?”

    王凡拍了拍竹剑,非常肯定的回道:“能以正常途径迈出这一步的人,都必定有着相应的天分。我的意思是,他努力的过度了,修行讲究有张有弛,他的心弦却在这十年里崩的太紧,其实已经是有一丝走偏。最终能够踏对这一步,定是有一份机缘让他彻底的放松了身心,不信你可以去问。”

    “不用去问,我这儿有之前拿到的详细资料,太多了我路上没看完。”

    哗哗哗的翻动声响很快停住。

    “找到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