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与时见鸣默默地对视了片刻……然后前者转而看向其他1年笑班的学生:“当初扶桑联合了一些国家逼死了笑老师,我为什么要多多招惹些敌人。八一中?文网  W㈠W?W.81ZW.COM”

    隼翔夜坐下笑道:“因为你和笑老师各种意义上的相似,其中最重要的一点,你不招惹他们,他们也还是来杀你了。”

    福守缘摇了摇头:“笑老师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老师,所以最重要的一点绝不能是这一条,他们的态度影响不了我。”

    闻言,脾气最躁的大阪健二嚷开了:“不就是仇视扶桑才不肯答应吗!但你明明看到了,笑老师不是扶桑人!他是在中东一处贫民窟里出生的。你说敬重他,那你难道是在怀疑他当初亲口告诉我们的这句话?就因为外界流传的那些资料里的猜测?”

    西尾又忍痛去拉大阪健二,一抬头却恰巧瞥见了福守缘眼中闪过的一抹厉色,而对方随后轻轻翘起嘴角,似笑非笑。

    “我当然仇视扶桑,当年欠下的血债和之后一直不肯悔改的恶劣嘴脸,不恨是不可能的。可话又说回来,笑老师不是扶桑人这一点我是确信的,所以说到底,我没有答应的原因是不相信你们能达成复活一个人的前置条件,何况那还是个ss级存在。”

    1年笑班的学生们当即大喜,也顾不上回应前一段话了,因为这其实已经是变相的答应了!

    “哎哎哎,别会错了意乱鞠躬,先证明你们能做到。”

    时见鸣其实不用说了,不光福守缘,外界很多人都知道有这么个高危人物。其战斗力评定为B-级,但对人暗杀一项却被单列出来标明高达s-!也就是说,哪怕是s-级进化过的生命体,如若不是强化过心脏、脑部等要害部位,也存在着被其暗杀的可能!

    当然,真要以那等强者为目标,更大的可能是其一击出手还未致命即被反手镇杀,不过光有那等可能性便已经是一种足够的强大了。

    而这位强大的杀手内心的想法说出来却是:“评级B-,英雄竞选未成功……我有个请求,如非万恶,请不要强令我杀人。”

    福守缘笑了,这点他可以很坦然兼欣喜的应下。

    “放心吧,我也是能不杀,就不杀的。”

    话落,吉川麻由美伸出完整的那根魔藤说道:“我和小又被征召后从系统那里得到了量身打造的平和版魔藤,力量虽比以前弱了很多却也毫无悬念的成功竞选为英雄。我们现在是a级,往后的成长空间还很大,在战场和地球上都能争取到不小的资源。”

    这种魔藤源自于笑老师,准确的说是起源于地球上某些野心家投入极大的一个研究项目。实验后期,这个团队在扶桑的分部设计擒拿了当时明面儿上(能力者圈内另有两个刺客排行榜)的最强杀手“笑死神”作为实验对象进行了整整一年的身体改造。撑住没死而不断变异进化的实验体“笑死神”也即是后来的笑老师,从普通修炼的极限B+级一跃而成s-级强者并很快稳定在ss级。

    而在笑老师暴走逃脱后,人体彻底改造自然形成魔藤在一年内都再没有成功过。期间只成功过两例从外部植入魔藤细胞强行催生出魔藤,那便是当时凭着为姐姐报仇的执念撑下来的吉川麻由美,和一心要变强以重振家门的西尾又。

    这样的改造副作用很大很痛苦,并随时都可能会被魔藤细胞给吞噬理智,却也相应获得了仅仅是稍弱于笑老师的藤体,虽然身体其他方面还差的太远,但光论战力可是能飙到s级的高度!

    这些福守缘都大概的有所了解,因为当年扶桑方面杀不死笑老师的情况下,曾多次向华夏求派高手援助,相关的资料自然齐备。不过华夏方面几个最顶尖的强者并没有理会,只是政府派了一些高手走个过场。

    见福守缘脸上无甚波澜,西尾又咬牙补充道:“若是这样你觉得还不够,那我后续可以尝试完全的改造。”

    众人一惊,当年笑老师被逼“离开”的最终战前的确还成功改造过一人,笑老师的第一位学生同时也是第二代“笑死神”;系统也告知过能够从他那里兑换,却并不保证成功率和后续的可控性,即便侥幸成功也几乎等于告别了正常的人类生活;而变强的道路绝不止这一条,代价太大了。

    “你们不用劝,如果不是老师,我不知已死了多少次,且就算活着也不过是狼狈的活着,哪能像现在这么满足。我的几个心愿这些年已经完成了,未来会怎样,我无惧。”

    福守缘扫了一圈众人,出言打破了现场的沉闷:“别弄得好像谁在逼你们往绝路上走一样,这不是才两人么,加上没来的,你们可是有28个人,恩?那个aI炮台还算你们的人么?”

    最常跟运算自进化炮台打交道的清水香织迅回道:“小雅的本体虽然被送回了挪微,我们的手机上却一直都存有她的分体,只是华夏的检测太厉害没敢带来,寄放在土方老师那儿了。然后,我是擅长狙击和运动射击,兑换修习着一门步法加强灵活性,战后评级是netbsp;   1年笑班的学生们暗道,不爱说话的香织这也是急了啊。

    有在暗杀教室打下的各方面底子,再于战场上走一遭后有这等逼近英雄级的实力评定很正常,当然这主要是用枪的能力在战力评定中占了极大的比重,这一点在其他人的身上也都有体现。

    “明白了,请继续。”

    交战之初很快被击晕的三枝宗一郎道:“善用枪,主攻狙击,兑换激活了给子弹附魔的技能,现今评级netbsp;   原本情绪淡漠之人这次的话里却有些不忿,懊恼的是错过了实战的磨练。

    贝吹悠斗接着道:“近战远程都沾点,兑换激活了脑波传讯,评级c+,一般情况下负责形势把控和作战调度,不过这方面夜要是腾出手来,能比我指挥的更好。”

    被提到了可就没法儿等别人先说了,隼翔夜接过话道:“班长太谦虚了,当年的暗杀综合考评,你可是全班排位第一,近战远程皆精,领导力也很强。”

    顿了顿,他坏笑道:“不过具体而微的作战行动指挥上,确实是我要稍稍的擅长了那么一点点。恩,我的战斗直感和反应执行算不错,兑换修习了一门格斗技法,B级英雄一枚。”

    福守缘暗自点了点头,资料和实战显示,单以打斗而言,隼翔夜绝对是他们当中最顶尖的。若撇开时见鸣作弊一般的暗杀才能和另两人的魔藤加成,实际上他是战斗天赋最强最全面的一个。

    贝吹悠斗没好气的瞪了眼隼翔夜,然后拉了拉摩挲着球棒的上杉亮成。

    “我?最爱打棒球,所以学习激活的能力也与之相关,是挥击的各种技巧,评级netbsp;   接着是竹内莲太郎被班长给推了出来,这两个家伙都属于没被叫到的话会默然到最后的人。

    “我就是个搞情报的,强化了移,评定才netbsp;   接着是前田直树:“我运动方面还行,本以为这辈子就是个偏近战的命,没想到却在系统那儿得知还有修行术法的天赋,不过现在仅能射个小火球,c+的评级还是仰仗了当年的苦训。”

    说完拍了拍大阪健二:“不像这家伙,五大三粗的倒先一步晋级B-了。”

    大阪健二脸一黑:“我本身体格就好,再有老师的教导和这些年坚持锻炼,最终在战后才凭体术晋级B-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你这家伙再跟我说这话,小心我。”

    前田直树一吐舌:“我好怕哦。”

    “好了!这里不是你们嬉闹的地方,说正事儿。”

    浅冈惠一边说一边示意他们看福守缘,于是两人迅收敛了。

    福守缘笑了笑:“不用顾虑我,这不都打完了嘛,大家能这么放松也是相信我的表现,这么有亲和力的感觉,还不错呢。”

    话虽这么说,他们也毕竟是行刺未果战败的一方又有求于人,接下来便都在努力的保持肃然。

    “你有你的大气,我们也该有我们的礼仪。小女子浅冈惠,枪法和拳脚都勉强,体力行动力统率力,恩,也勉强,总之各方面都马马虎虎。侥幸觉醒了光系异能,勉强混了个netbsp;   平日里的“帅气萌”同学这么勉强的淑雅谦虚,让1年笑班其他人亦很勉强的在憋笑,其中尤以冈部阳子最为忍耐不住。

    “你要全都勉强,那我这个考评成绩与你并列的人要怎么说?恩,各方面都勉强,侥幸习成一门短刀术,勉强混了个netbsp;   事实上,这两人当年同为班上女生综合考评第一名。

    众人都快憋不住笑了,就在这时,神谷由衣子很认真很急切的跑出来凑“勉强”这个梗的热闹。

    “她们两个是谦虚,我才是真的勉强,有一个觉醒天赋也不是战斗方面的,战斗力评级最低只c-,这次之所以被选来……反正,很惭愧,帮不了大家太多。”

    完了,看着班花认真之余的羞怯,这次真的快憋不住笑了。

    好在是原口绫菜出言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才暂时的遏止了大笑的爆。

    “这就是你不老实了,你这次被选怎么也落不到勉强啊。B+级的‘气氛洽和’天赋,能让你迅自然的跟人愉快的交谈,再配上你的美貌。我的天,哪个人能拒绝你啊,一路上无形中带给咱们的方便还少吗?现在有什么不好意思提起的,长的漂亮是错吗?那我倒是万分的希望你能把这种错误分点给我啊。”

    说到最后,那丝毫不掺假的渴望和实际并不颓丧的轻快,让众人再也忍耐不住的笑出声来,恩,包括福守缘和王凡等人。

    至此,大战对立的硝烟味儿被完全的驱散,在双方的欢笑里,都饱含了对当下的知足,和对未来的期许……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