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楼消失后,街道两边的土石开始崩解。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

    十指俱全,伤痛尽消,力量倍增,躯体更强,这感觉,很好。

    “该停下了,再往上你需要更多的时间去适应掌控,在这分秒必争的关头,得不偿失。”

    收手握了握感受那不同以往的力量,将碍眼的不同肤色变换,福守缘看向王凡。

    “我现在需要争什么?”

    “身体恢复后,你忍心看这座城市继续充斥罪恶吗?”

    福守缘愣了愣笑道:“王哥,你变狡猾了,不过挺好的。”

    王凡也笑了:“赶紧去吧,纯粹的干涉力散出来本就会自动改变同化周边的物质,吸收起来很方便,你不差这点时间。刚刚你根本只是在泄,在把你之前的压抑补回来。”

    变换了一套不那么严肃的工作服,福守缘微笑点头。

    “其实拿到那份资料就该想到的,我确实需要自控,但我当时的干涉力从平均的质上来讲才c级,量上更是仅仅d-级水平,离我B-级的自控力可差的远了。上面这是故意混淆概念让我的成长尽量延后以方便……呵,就跟他们对四代五代做的一样,同样明知说清楚也多半会答应但他们就是习惯用瞒骗的手段,难道我不该对此表示一下我并非任人揉捏吗?”

    呵,这两句倒还挺合我心意的,王凡笑笑,随后抽身离开。

    现王凡越来越能展露笑颜,福守缘也笑着迈开了步子。

    ……

    此刻的山城,大半的特殊防卫队员被分配下去协助统计检测能力者情况,虽然一路上也会顺带收拾几个犯事儿的,但总归是导致警力有些不足了。福守缘出才只十分钟,居然已阻止了5次犯罪外加缉拿了3个罪犯,大清早的就这般乱象纷呈,显然是被明天就要开战的恐怖给刺激到了。

    ……

    路过一个巷道口时,一声惊喜的呼喊令福守缘止步。

    “队长!你怎么出来了?身体要紧哎。”

    林梵从巷道中走出,身后是押着一个颓废青年的马思柯。

    “醒来后自己把伤治好了。你们没被抽去搞统计?我记得林梵你学的就是统计吧。”

    林梵嘟着嘴:“他们说我个儿太小,唬不住人。”

    哈哈,你确实长的太娇小柔弱了。

    “队长,你们聊着,我先把他押到派出所再来找你们。”

    “恩,你先忙。”

    马思柯甩给林梵一个眼神,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啥意思,回过神就看到人已经走了。

    福守缘看着林梵:“你们这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

    “哦哦,我懂了,她是让我,唔,我们进去说。”

    一前一后走进巷道里。

    左瞅瞅右瞅瞅,然后林梵小声道:“队长,你还没听说过战地互助会吧?上边儿交代了不让我们一中队的人知晓,不过这怎么可能瞒得住呢,这两天我们常跟其他部门联合执法的嘛。”

    小丫头,那是上面态度也不明朗,真不想你知道什么的时候,你身边压根儿就不会存在知道的人。

    “没有,你继续。”

    “大前天米国有个英雄死了,某势力警告他不要再应召占据英雄名额,他没答应,结果被暗杀了。这事儿曝光以后引起了米国各州英雄们的强烈愤慨,为求自保,他们成立了一个叫英雄联盟的互助组织。这名字虽然跟战场模式相同我觉得有点不讨喜,但随着很多小国6续曝出英雄的退战声明或失踪消息甚至死讯,类似的互助团体很快就蔓延全球了,也多是沿用了英雄联盟这个名儿,想想嘛倒也贴合实际。”

    这不可能只单纯是想要英雄名额争能量功勋,背后定然还有不少野心家试图从政府手中剥离并掌控这股巨大的新生力量,否则这事儿一定会被各国压住,舆论风暴根本无法成形并这么快的传遍全球,而各个互助团体的迅成立更是印证了早有准备这一点……

    他今早的论断转眼就被证实了。

    “除了英雄,还邀请了参战士兵们加入吧。”

    “咦,队长你知道啊。”

    “我不知道,但猜得到,若只有英雄联合,他们不会有什么话语权的,士兵的力量聚合起来才是真正的强。而两者恰恰是有着趋近的需求,想必是一拍即合。英雄和他们背后的人需要更多力量来稳固地位争取权势;而士兵们突获能力多数已不甘于回到过往的底层生活,可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他们体会到了自己仍是渺小的,这时候组成一个相对自由的团体能帮他们获取权益地位,他们怎么可能不趋之若鹜。”

    惊愕过后,林梵怯怯的问:“队长?你不会是看了我的?我可没有喜欢马思柯啊。”

    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也就你以为别人猜不到了,等等,她喜欢马思柯?不!会!吧!我的队伍里将要盛开一朵纯洁的百合了?

    我没听见!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

    咦,他好像没听见,呼,还好,他肯定是光生气我怀疑他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惊呆了,队长说的这么全面还把好多细节都描述的一点儿不差,潜力榜的智商爆表我差不多能接受了。”

    丫头啊,不是队长智商有多高,是你丫真的太蠢萌了,随便找个关注过政治的正常人都能想出来的好吧。

    福守缘幽幽的道:“那要是我说他们肯定还动员了其他民众加入他们,你是不是就又无法接受了。”

    “咦?你又猜到了?”

    “废话,惶惶不安的民众哪个不想有英雄或者老兵帮扶一把,而那些组织难道会放过这个宣传口号和大幅倍增的影响力?就算政府另外出台什么措施,百姓也只会想着我两边儿便宜都占而不会随便退出。”

    林梵忍不住捶了捶自己的小脑瓜儿。

    “队长,你脑袋怎么长的,想这么多不会累吗?”

    我才好奇你脑袋怎么长的呢,不好!念头太强竟触了能力,咦?还真有点问题,有一段思考回路居然被人截断!难怪无法对问题进行深入思考,这可不能不管……

    “丫头,以后你思考这些问题也不会累了。”

    奇怪?哪儿来的怨念?

    “队长……你为什么趁我不在对她这么温柔,你知不知道你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这样说话的时候。”

    汗,原来是酸味儿啊。

    回身一看,马思柯微微气喘,秀额上有细密的汗珠,显然是着急赶路所致,再一看欢欢喜喜跑去迎接的林梵,我的个天,原来这对百合并不是将要盛开,而是已经怒放了呀!

    “淡定,我是个有家室的人。还是说说英雄联盟吧。”

    马思柯心内表示淡定不能,刚现自己的心意不久(训练中那一吻之后),近期正是最为紧张的时刻(还没说开),果然还是离这个情场杀手远一点的好。

    “山城的类似组织名为战地互助会,会长是你的好兄弟何朗,问我们不如问他,就这样,我们先去工作了。”

    额,好吧,我理解你,但有一个问题必须得先弄清。

    “到底什么情况,这样当出头鸟可不是他的风格。”

    “哦,这他可能不好跟你提,我就再送两句。战后当晚何队长去三中队陪完女朋友回来,是从人堆里杀进的营地,那天便进了二中队的人出去接应有不少都受了伤……虽然你来了之后他跟你的关系迅传开不再被人袭扰,但身在军营也能被袭击,安全感极度缺失的情况下换我也会对这事儿上心。”

    看到队长的双瞳中居然映出了升腾的火苗!马思柯反倒有些不想走了。

    “队长,你……”

    “恩?哦,抱歉,走神了。那就不耽误你们两个甜蜜了,我先走了。”

    只见他挥挥手,话音未落人已拐过转角不见。

    巷道里两个小姑娘面面相觑……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