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强度的c级攻击,自己修炼掌握的力量如果消耗是9,你大概会是1o吧。八一中文网? ? W≥W≈W≤.=81ZW.COM再算上你额外的心力消耗,啧啧,原来你丫无法坚挺啊,小朋友~~”

    三人的大肆嘲笑中,福守缘身上出现了伤痕并开始喘息。

    “刚看到资料上你的干涉强度能达到s级,我觉得这任务很不科学,看完我才明白,你干涉一粒米,轻松可达s级,但换根儿香蕉你就不行了,顶多也就a+。当然,我才c+嘛,a+我也很怕怕的,可惜,你最初激能力被封印,重掌力量又才仅仅5天,身体底子太弱了,也就B+级综合评定而已。这才公平嘛,吓我一跳的背后,原来还不到a-,所以你还很弱啊小子,今天你死定了呀!”

    重拳轰击,连这个专攻防御的人,也在福守缘身上留下了不浅的凹痕。除此之外,他左手四指被黑人齐齐削断,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无数,惨得不能再惨。而这才不过开战2o秒,剩下的25秒,他大概是熬不过去了。

    “队长,显性干涉潜力指数降到e+了!哈小子,有攻限定和技能冷却的狗屁战场你可以从容应对,真正的搏杀你还差的远呢!而且这样的攻防频度并不算太高哦,果然你只够上潜力榜,实力榜你是没机会了!”

    两名从出生就潜伏在华夏的a+级与他们不是一个体系,他们这些后续进入华夏的成员由黑人带队。

    瞥了眼腕上同样专门针对福守缘研制造的手环,黑人笑了,兴奋之下他的双匕似乎也舞的更快了,他闪过一念,若是能回去,想必很快便能晋升a级。

    不过还不能急,对手还有一招强的怒焰得防着,再耗一耗,到F阶段就能确保他用不出那招了。

    ……

    福守缘越来越疲惫,他的身体素质毕竟比不上敌人几十年的修行锤炼,单单强行跟上a-级的反应度便让身体负担过重,加期间也不能在拳脚的攻防上过于聚力,否则还没等伤到敌人,该部位就会先因为承受不住过高的力量而崩碎!

    别人大都是受限于天赋在某方面存在短板,福守缘倒是各方面都能提升,可他输给了时间,当下的他,事实上处处是短板!

    底子太薄,提升度,攻防就上不去;提升攻防强度,度不够却也打不到人;若直接远程隔空干涉,综合强度高不了太多反而增大消耗……

    所以万梅委婉的提及弱点时,他只能苦笑这哪儿是弱点,在当下明明就是致命的缺陷了。

    而因为要到处奔走是以瑷并未跟随,结界也不能用,难道真就这样了吗?

    ……

    “降到F+了,队长,一击了结吧,说不定还能跑啊。”

    刀芒炽烈,黑人果断燃烧潜力更为狂放的贴身强打,紧接着却又猛地飞身而退,笑看着福守缘陡然伸出的右手食指转瞬间崩解消散。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憋着坏,s-?可惜,我拼命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蹦跶呢,力量与智慧兼备?真是被吹上天了啊可怜的小子,结果呢,憋了半天把自己的手指给玩儿没了,力量耗尽你是真要完蛋了!”

    黑人得意的吹了声口哨,那是即将得手准备撤退的信号,否则等福守缘一死爆出资料中所说的无敌干涉再想跑那可就晚了。

    “想好了,再来就是同归于尽了?活着的美好你们真的享受够了吗?”

    “拉着小半个华夏陪葬,就死了也威风!”

    淬了剧毒的匕插进福守缘的心脏里狠狠一搅!这一手他专门练了33次,手感没错!黑人转身就跑,然而他一步跨出还没落地,便即前倾着倒下了。

    怎么可能?那一招会让人两秒才死留出逃离的时间,怎么可能这么快?

    他最后看到自己心口飙着血,染红了穿心而过的那根渐渐散为齑粉的手指,这个混蛋,居然是中指……

    确认黑人身亡另外三人提前跑远了,福守缘这才大口咳着血不再装死。

    叫你麻痹嘚瑟,你们光调查了我、王凡、万梅,看到陈峰交给我一本书和一个葫芦你们查清楚了那是什么吗?

    我踏马才翻开一张底牌你们就萎了,嘁,还笑哥哥脑筋不够,要不是力量在别处被耗去一半,早把你们干翻了。

    要拖住王凡和万梅确保成功的那些人还没来得及脱身,看到这一幕立刻一声唿哨,没跑远在附近等结果的B-级那人咬咬牙再度冲了回来,挥刀直劈福守缘的头颅。

    噗!脑浆迸射!

    “你说你一个人回来干嘛。”

    两个c+级已经跑远,计划便是如此,三人中留一个最强最快的防止变数。

    “咳咳,妈的,还不快点儿来救我,没被打死却咳血咳死那就悲催了。”

    不过,相信他们吧,但总之是快点啊,再不来我睡了……

    “来了,挺住。”

    人头落地,王凡没有去支援王梅,反而把剩下那B+级也甩给了她应付。

    “来了我还挺个屁啊,睡了。”

    这小子。

    催动丹劲以急救手法护住福守缘被搅断的心脉逼出毒素,再取出B级伤药翠竹白露滴到血糊糊的心口上初步吊住他的命,王凡随后飞身回返战场,嗜好施虐的万梅对人体更有研究,得杀尽这些敌人把她给解放出来。

    ……

    “幸好他本就催了一股纯粹浓郁的生命力护住心脉,还好,还有的救,不过这不像是干涉。”

    说话间随手拿出a级灵药霜月火酿直接用真气裹着化送到福守缘胃部,接着掏出B-级灵物温玉贴在他肚脐上,最后又取下项链上的a-级灵物焱心放于他心口边。

    正在尸堆中寻找信号干扰器的王凡回道:“他最后仗之击杀敌人的手段也不是干涉,否则也翻不了盘,应该是从陈峰那儿习得的招式,很正的道家心法,却又比一般的魔门以命换力手法要绝。”

    万梅终于笑了出来。

    “还以为只是女人抗拒不了他,没成想是男女通杀啊,刚认识就拿到了这等要命的秘籍。”

    “他的兄弟本就不比女人少。”

    “那你可算错了,过命的兄弟难以确定有多少,把心交给他的女孩儿仅在战前可就有了近十个,且那些很有好感可以展却被他先一步推拒了的还不算。”

    王凡突然很认真的回身问道:“你好像很懂,那你说说为什么最终一个也没走到一起。”

    万梅想了想,娥眉轻蹙。

    “是有点不对,相处时会很投入很贴心,但只要他一个人静下来似乎就会表现出淡漠,热恋期间也能几天几天的不联系。除了翻船那次,其他基本都是因为他莫名其妙的冷淡而分的。”

    王凡若有所思。

    “你知道临近那一步所以我在着重探究心灵。”

    “恩?”

    “他的思想呈现出两极化,非常感性的同时,理性程度也很强甚至隐隐要高出一丝。两者俱强已经很不正常,更怪异的是两者间居然不怎么能互相影响,这绝不是一个人该有的思维模式。”

    沉默……

    一脚踩碎一个敌人的胸腔毁去藏于其中的信号干扰器,王凡抬起左臂。

    “给我一个s级的特殊治疗室,要绝对独立于其他系统之外的保密性,再派人去福家远远散一段福守缘重伤的意念信息。”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