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福守缘正陪着父母散步,一个电话打断了他们的悠闲享受。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是召集命令,有紧急任务,其他人都已经快到了,而福守缘离得近所以最晚通知,他无奈的告别父母。

    ……

    全员到齐,赵自兴最后审视了一遍众人。

    “战争爆后民众伤痛恐慌,有少部分人犯下了罪行。全球的犯罪率每天都在直线上升,而且有少数犯罪分子实力强悍,因此警力告急!上级命令,各省训练完毕的特殊防卫部队成员即刻分派到辖区各地,协助当地警方维护秩序。”

    赵自兴拿起一张纸:“我手里是各位的协防区域以及给当地政府的告知函,一会儿你们排队来领。强调一点,到了地方上,你们跟着警方行动就好,别傲气,不要自作主张。当然,各地对你们也只有请求协助的权利而非下达命令,这次任务中,仅有军部和你们的队长对你们拥有调动权。”

    接着他看向福守缘:“队长上前。”

    福守缘从赵自兴手里接过了总体协防区域图和他的通告函。

    “你的能力足以应付各种突情况,责任自然相应更重,需要总体协防山城市全境外加周边邻省接壤的部分区域,你拥有当地一切武装力量的紧急调动权,人数上限为三百;并拥有第一顺位调动建议权,无人数上限。”

    福守缘一皱眉:“所有?包括其他部队甚至国安?”

    赵自兴肯定的点头。

    福守缘眉头皱的更狠了:“紧急调动,多达三百,一般罪行不会需要这个吧?第一建议权无上限,又是要应对什么?”

    赵自兴给福守缘也是给其他人解释道:“除了本土一些脑子不清醒的普通人犯罪,还有某些居心叵测的组织在煽动群众,其中有不少是境外-势力在推动,什么时候冒出一只武装力量爆动-乱也不是没可能。”

    福守缘手一紧:“明白了。”

    赵自兴嘱咐道:“这是上级对你极大的信任,要求只有一个,关键时刻绝不能手软,不能有一处乱起来。你先行出吧。”

    福守缘转身看着一中队队员:“各位,注意保存自身。”

    然后他迅离开先回了趟家,叮嘱爸妈好好儿在家呆着,哪儿也别去。

    ……

    福守缘奔行在路上,太阳仍有余晖,而虽然夏天的夜来的会比较晚,但夜终归是夜,夜色会让某些人的冲动变强。

    ……

    山城与黔贵的交界处某小山林内,一群身着迷彩的人在临时开辟出来的营地里休养着精神。

    一个黑人无聊的囔着:“我还是觉得上面的人有毛病,内忧外患的时候还让我们在华夏境内闹事,难道那些坐办公室的傻货还想着趁此攻伐华夏吗?”

    一个亚裔接口道:“地球对符文之地第一场战争全胜,恐怕是给了上面一些错觉,或许他们的确觉得能在赶走侵略者后真正的做世界霸主。”

    领头的白人压了压手:“我们是军人,执行命令就够了,说这些倒不如看看还有几个人没来集合。”

    亚裔扬了扬手中的小本本:“队长你不会是紧张了吧,还是21人没来,你刚问过。”

    白人队长皱眉:“我觉得不对劲,就算他们潜伏的地方离这里远了一点,可都这会儿了,怎么也该到了。”

    黑人一笑,露出牙齿白的很显眼:“队长你放心,剩下这些人大半是亚裔身份,比我们还不容易出事儿。”

    队长想了想还是不放心:“派出六个小组,朝各个方向把警备范围往外推进一些。”

    亚裔去安排了。

    ……

    过了会儿,白人队长去了树林中一处帐篷:“豪特先生,能不能麻烦您到周围巡视一圈,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豪特是B级风系异能者,来去迅捷,没怎么想就答应了,帐篷一摇,一阵风刮起,队长知道他已经出。

    亚裔过来复命:“队长,岗哨安排好了,你怎么还不放心啊,还来请豪特先生。”

    队长向着先前三人休息的地方走去:“小心无大错。”

    黑人嘿嘿笑着:“队长在华夏潜伏太久,这是习惯了谨慎。”

    ……

    五分钟过去,没有警备人员回来复命,连豪特也没回来,这下黑人和亚裔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队长果断下令:“所有人集合,分两队突围。”

    迟了!先是豪特的尸体飞来,将亚裔砸倒在地,接着一个男人从树上跳下,林中随即刮起一阵猛烈的旋风,卷起无数尘土和树叶遮蔽了视野。

    急促的枪声响起夹杂着黑人的怒吼:“别乱开枪,只有一人突进来了,向外围倾泻火力!”

    喊声戛然而止,黑人虽然在做着移动规避,但他的声音持续暴露着自身位置,一枚树叶很快就割断了他的喉咙。

    一个悠然的声音响起:“那位同样是队长的人,怕暴露自己就让队友代你号施令,真不是个好队长啊。”

    没有回应,只有枪声不断,片刻后一声嗤笑响起。

    “逗你玩儿呢,我自己制造的风沙,难道会把自己的视野也弄丢吗?”

    漫天的风沙中,某处忽的被泼红……

    没有人投降,所以血液渐渐将丛林染成了一片火红。

    当旋风减弱,外围包夹的人冲了进来。

    有警察,有军人,加两名国安人员与一名特殊防卫队员。

    现场侥幸没死的3个敌人被简单救治后按计划将押往军中看守审讯,打扫战场的人们得空就往唯一那个特殊防卫队员身边凑。

    “你家队长不愧是全球扬名的男人,可惜风停他就走了。”

    “他不是一直在歇抬子呆着吗,怎么一来就知道边境这儿有大规模潜伏的敌人?”

    “调动部队和国安,他的权利怎么这么大?”

    “其实刚刚根本就是他一人之力击垮众多敌人,我怎么觉得我们就是来做扫尾工作的。”

    “哎,你们队长到底帅不帅?”这是一位女特警。

    一中队那人苦笑:“你们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我头都大了。”

    ……

    不想浪费时间而先行离开的福守缘,至此已然是阻止了8次抢劫、4次杀人、11次强-奸、2次暴-乱的生,他不是铁人,他的力量也不是无限的,所以现在的他没有着急再战。

    他选了一个地方隐藏起来,通过呼吸法门进行着必要的恢复,在接到直接给他的指令之前他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会儿,其他人也是很能干的,一般情况下少他一个也没什么影响。

    ……

    十多分钟后,福守缘的手表轻轻振动了一下,他稍有些纳闷,之前已经在山城全境跑了一圈儿,理论上不该再有什么大事儿需要直接动用到他,他带着疑惑开启了通讯。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