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起来挺开心的福守缘轻轻拍了拍戚宝的肩膀。八一?中?文 W≥W≠W≤.≥8≤1=Z=W.COM

    “你还能更贱吗?”

    戚宝畏畏缩缩的道:“只要您看着解气,您说我照做。”

    福守缘抬手就是一大耳刮子:“你踏马这是作死啊,贱人会怎么犯贱当然只有贱人自己才清楚。”

    疼吗?很疼,脸疼心更疼,可戚宝不敢出声,到现在他才算是认清了,福守缘是真的不在乎他的家世,就单纯要出气,出不来气说不准就……

    所以戚宝咬牙承受着这份羞辱,更悲哀的是他得先豁出脸来想想什么犯贱的方式能让这家伙感觉爽快保自己一命。而支撑他这么做的动力还有一样是脑补着回家后该怎么向爷爷哭诉,让家里取了这家伙的狗命,当然,杀这混蛋之前必须让自己把今天的耻辱十倍百倍的奉还!

    他回忆着以前自己羞辱人的方式,从里面选了一个最轻的。

    “您看,您这一路过来,鞋都脏了,我给您擦擦。”

    说完趴在地上用袖子去擦鞋。

    福守缘任他擦拭,直到他擦完才幽幽的开口。

    “宝器啊,我从你脑海中看到了很多你用过的招式,你就选了这么个最轻的来敷衍我,这可对不起你那些辉煌的战绩啊。”

    戚宝一惊,正待辩解,却猛觉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一眨眼便横在了窗台上面,一根无形的鞭子抽打着他,他痛苦挣扎,身体三两下便向着窗外倾斜了过去。

    眼看着自己要掉下去,再一闪念这是22层楼高,戚宝瞬间就被吓晕了。

    ……

    戚宝悠悠醒转,迷迷糊糊中看见小情人也在身边。

    “小倩,你也被那个混蛋杀了?”

    “呵,你这就是典型的死性不改。”

    听见这可怕的笑声,戚宝陡的清醒过来:“我混蛋!我贱人!您听我解释,我刚刚只是想一步步来,把我用过的一一展示,求您别杀我!别脏了您的手!”

    福守缘看了看时间:“行啊,不过你得快点儿,如果我走之前你不能让我改变主意,我也只能,呵呵,你懂?”

    戚宝猛点头:“懂,我懂,您看,这鞋还没擦干净,这次我一定用您满意的方式给您服务。”

    旁边的小倩求情道:“帅哥,您别这么折磨宝哥了,刚刚他可是在鬼门关前溜达了一圈儿,您多大的气都该消了。”

    福守缘看向这个甘为情妇的人:“我的气儿已经消了,不过还有很多人的气儿没消你懂吗?我叫你出来,可不是让你为他求情,而是要你作为观众加重他的耻辱感。”

    正在用舌头舔鞋的戚宝身体一颤,却不敢停下。

    小倩一听就明白了,她眼珠一转:“就算他做了不少错事儿对不起很多人,那也不至于劳您大架来亲自收拾,您把他交给司法机关不就好了。”

    福守缘笑了:“脑筋转的倒是挺快,不过你还要为虎作伥是不是太大胆了?把这个二世祖交给警察,等着他家里的人来把他捞出去再把我放进去吗?”

    小倩笑意妍妍:“您说笑了,有您撑腰,司法一定公平公正。再说您既然敢做到这个份儿上,哪儿会怕被谁弄进去啊。”

    福守缘摸摸鼻头:“是在试探我的杀心啊,也是,我羞辱他到这种程度了,如果没有足够的背景来防止戚家报复,就也只能杀人灭口了。宝器啊,你说说你家会怎么报复我。”

    戚宝像条狗一样跪趴在地上连连摇头。

    “不敢,戚家不敢对您怎么样,您现在可是国家的红人。”

    福守缘抬脚放到戚宝脸上,慢慢用力向地上压去,戚宝咬牙承受着。

    “这话说的就太没有诚意了,红人不等于强人,否则你先前会因为争风吃醋这种屁事儿来招惹我?”

    戚宝的脸与地板亲密接触,言语更不清晰了:“我之前也就是鬼迷了心窍私自安排,若跟家里说,他们肯定不会同意。”

    福守缘换了只脚:“我看你清醒的很,就算现在也还是一边承受着羞辱,一边盘算着回去后该怎么报复我。”

    戚宝身体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觉得羞耻:“我错了,您是全知全能,我真的不敢再跟您作对了,我现在想都不会再想这些事儿了。”

    福守缘慢慢放开了脚:“这回我感受到了你话里的诚意。”

    戚宝狂喜抬头:“那您放过我吧!留我一条狗命,以后我就是您最忠实的走狗,我还能动用我家的势力帮您的忙。”

    他沉吟着,看起来倒似乎有点动心。

    “你说说戚家到底有多大能量?看你之前骄狂的样儿,好像很厉害嘛。”

    戚宝小心翼翼的措辞,他把不准福守缘的心思。

    “在华夏算是中等的世家,主要在军界有些影响力,也有些经济产业。”

    福守缘一笑:“别谦虚啊,毕竟你爸是个实职中将,家族旁系算起来还有几个少将,下面的藤蔓就更不说了,影响力不小。几个产业也弄得挺红火,都整到大洋彼岸去了。”

    戚宝擦了擦汗:“您过奖了。”

    福守缘看了看戚宝没说话,等待中,后者的汗水更多了。好半晌他终于出声,语气幽冷。

    “你小时候在部队大院儿生活,那时你身边人条件都差不多,你也没多大傲气。转折点在你爸调到另一个地方后你也换了学校,有次一个农村学子撞到了你,看到你光鲜的衣着,很惶恐的说着抱歉跑了。”

    戚宝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你觉得诧异,也开始觉得自己似乎高人一等。往后你在学校里越的霸道,老师也暗暗放纵你,于是你越来越狂傲了,欺负男同学,调戏女同学,上了高中连老师都敢泡了,大学就更别说了,简直校园恶霸。”

    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小倩想求情但开不了口。

    “如果只有这些,那我只能说你心性顽劣,可你不该接触沉湎于更为不堪的世界……第一次杀人,是抢别人女朋友生冲突时失手杀死,在有人帮你掩盖了之后你不思忏悔,反而愈加觉得自己有了横行霸道的资本。”

    戚宝想要求饶,可他惊觉自己的喉咙被无形的手掌掐着,根本做不出辩解,他明白了福守缘不想听他辩解什么。

    “那之后在别人女朋友面前羞辱那人成了你的变态嗜好,有的人忍了,耻辱的活着;有的人忍不了……你算过吗?到现在为止你手里居然已有了七条人命!而你平时竟连个噩梦都没做过!你可,真是坏的理直气壮啊。”

    这些话里的言外之意戚宝不想去明白,但他又很清楚的明白,这是罪行的宣告,是死亡的前奏!

    福守缘的眼神越冷冽:“我无力拯救整个世界,可是遭遇到罪恶,我也无法视而不见。或许我代表不了正义,但我依然决定要遵从我的本心。”

    戚宝再度被吓晕,福守缘强令他清醒过来。

    “看来你也明白了,所以贱人,请你去死好吗?”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