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民众焦虑的心也仿佛随着太阳落山稍稍降温。?? ??八一中文 W㈧W㈠W㈧.?8㈠1㈠Z?W.COM

    比如终于有人喊老妈打麻将,老爸也陪着去了。

    福守缘看到李弘两口子也悄然跟去,也就放心的上街去逛了。

    ……

    一路上能看出民众的活力并没有太过萎缩,各处店面都有在开门迎客,小摊小贩依旧卖力的嘶喊,逛街的人不少也都有说有笑。不过终究会有些事情不同以往,比如当下聚着喝酒解闷的人明显比平常要多。

    走进一处阴暗的胡同,福守缘轻声呼唤自己的两名护卫也可以说是监控者,王凡和万梅随即从阴影中走出。

    “报告组织,我想去跟个妹子谈谈情说说爱,能不能给我点私人空间?现在外国的力量削弱,山城也更安全,你们就放放假去玩玩儿怎么样。”

    王凡默然,万梅娇笑:“小屁孩儿,歪心思想都不要想,我们两个不可能不跟着你。”

    福守缘脑袋一歪:“姐姐,我是很诚恳的请求哎,不然我直接甩开你们也行啊。”

    万梅喝道:“你别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随时随地都可能有危险的。”

    福守缘双手一摆:“我很惜命,不过我今晚真的是忍不住了,不然的话,我不保证会不会难捱之下骚扰你啊。”

    万梅嗔骂道:“小屁孩儿拿这个威胁我,有本事你来啊。”

    福守缘一叹:“那看来只能用下策了。”

    话落福守缘的身影已经消失,出现在远处大厦楼顶,但王凡的身影也瞬息到达,万梅亦在侧方出现。

    三人在山城街巷之中不停的穿行追逐……

    两分钟后,王凡抓住一人的手,随即眉头一皱,放手消失。

    那人转身怒喝:“谁啊……我槽,见鬼了?”

    ……

    噼里啪啦,堆积的竹子被一根皮鞭全部抽倒,但万梅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画面。

    ……

    王凡和万梅无奈汇合:“他把气息转到别人身上迷惑了我。”

    万梅一拍秀额:“还弄了个藏在竹子堆里的假象,也逃过了我的感应。”

    没有多想,王凡干脆的转身。

    “回吧,两个a+级都看不住他,他一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万梅娇笑:“你在装糊涂?那么多大美妞儿追他,他会随便找人鬼混?这家伙是对之前的恶作剧耿耿于怀呢。”

    “他要查就让他查吧。”

    万梅无奈跟上:“我是怕他年轻火气盛,手上没个轻重把这事儿给闹大了。”

    王凡脚步不停:“闹大就闹大,别忘了还有你我。”

    万梅嗤笑:“他哪儿把你我算进去了,甩开我们就是不相信我们呗。”

    王凡脚步一顿:“信任不是一两天建立起来的,而且这事儿他一个人去处理比较好。”

    万梅快步拦到了王凡前面:“你是不是故意放他走的?”

    王凡绕开接着走:“那你是不是故意放他走的?谁都知道他的能力变幻莫测,我们拦不住很正常,上头也不能说什么。”

    万梅点头笑了笑:“有道理,哎呀,那就正儿八经放个假吧,前面正好有我家的店面,拜拜。”

    ……

    福守缘此时已经来到了山城一处酒店门前,甩脱王凡和万梅比预计的要少费些功夫,原计划是大半的心力可能耗在这个环节上,仔细想想,这两人颇有放水的嫌疑。

    调整好状态,福守缘没有推开门,而是从大门穿过去,一路走向前台,大厅里没有人看向他,因为他此时是隐形的。

    福守缘用手动能力以减少距离产生的消耗,一指点在前台服务员脑门正中,梳着两个马尾辫的女孩开始于脑内自行搜索信息。

    没有,换人。

    ……

    来到目标门前,依然是穿门而入,房间里的老者警觉的眼神扫过来,福守缘坦然取消了隐形。

    “宋尘吧,晚上好。”

    宋尘一脸疑惑:“小伙子你耍魔术的?我们不认识吧?”

    福守缘施施然坐到沙上。

    “有心人谁不知道我的能力,你又何必装懵懂?你悄悄来军营会过孟良,而我在他的脑海里见到了你,还从他身上收集到你的气息,为防有误我出营门抓取气息对比确认了一下。哦,说到这个有件私事儿要感谢你,当时我顺手收获了一缕极为特殊的香气,既印证了我的梦非虚幻无因,又知晓了是谁在帮我,恩,为此我会对你稍稍温和些的。”

    香?能和这件事儿联系上的特殊香气?难道是那位天香仙子?可她两个身份都那么尊贵,和他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啊?怎么会帮他戳穿我?

    这倒是宋尘想岔了,福守缘说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疑惑转苦笑:“你真的很敏感,再加上你的能力,对付你看来是一点破绽都不能有。”

    福守缘一脸很假的惊奇:“对付我?这话可不能乱说。不是恶作剧吗?我可是信了的,你别抹黑你的主子啊。”

    “你要觉得是恶作剧,至于找到这儿来吗?”

    便在这时,福守缘挥挥手好像在赶苍蝇,宋尘骤然脸色剧变。

    “我真的觉得是恶作剧,不过这个恶作剧有点过分了,而且被人高高在上的戏耍,就已经会很不爽了。”

    憋不住吐出一口黑血,宋尘悄悄布置许久的术法却顶不住别人随手一挥。

    “是我们观念有错,就算只是恶作剧,那也不是什么就该被原谅的事。”

    福守缘收回左手:“你看,早有这觉悟多好,用什么幻术嘛。话说我真的理解不了你们的思维,你家主子是多无聊,就派个幻术师来作弄一下我,有意思么?”

    宋尘术法被破受到反噬,无力的扶着床沿:“我不需要明白,只要执行就够了。”

    福守缘挥手,面前凝出了一杯茶:“坐坐坐,别撑着,要不要来杯茶?”

    咬牙坐到床上:“不需要。”

    福守缘眼露好奇:“你什么级别啊?在你侍奉的家族里地位如何?”

    宋尘本不想回答,不过想想也瞒不过福守缘,倒不如坦白点少受些苦,毕竟他的认知当中,很多功法在搜索人脑海时,被施法的人是极其痛苦的。

    “B-级幻术师,地位不高不低。”

    已入了英雄级地位也不高?

    “这样啊,亏我还以为你地位不错,判断他这是让我杀了你激怒一些人呢,看来思路完全没对上,是我太阴暗了吗?”

    宋尘的脸色越难看:“顶多交恶,但不会有人帮我报仇。”

    福守缘淡品了一口清茶:“你看,你也明白这个,那你为什么不跑呢?我也不至于千里迢迢去追。”

    我怎么会不想跑,宋尘此刻心里苦啊。

    “少爷命令我呆在山城,用幻术帮他堂弟泡妞儿。”

    噗……得亏饮的少。

    “原来,呵,这家伙是根本不觉得这种事儿,算事儿啊。”

    福守缘起身,宋尘低头准备迎接死亡。

    “恩?别紧张,我说了要对你温和点嘛,这样,你脱离家族呆在山城,参与下次战斗,如何?”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