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良和福守缘对视一眼,明白对方没有什么要说的了。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

    回到训练场,新兵们一茬儿一茬儿的在聊天,孟良走上前喊了一声集合。

    散开的人群很快变成整齐的队列,福守缘归队看着他们,看着这只于时代大浪中最先鼓起勇气的精英队伍!

    “意志、纪律、保命!我不会教你们细的,但我希望你们在这几天里都有最好的体会。现在时间还没到,但是第一课要开始了,就在这个训练场里绕圈跑,队长带头,开始!”

    没有规定快慢,福守缘便跑的很慢,于是后面的人也慢。

    孟良皱眉:“把度提起来。”

    福守缘逐步加,孟良不喊停,他就不断加。

    “好了,就这个度。”

    此时的度不是正常训练体能该有的,人人都知道这过快了,不是瞬时意义上的过快,而是如果要按这个度一直跑,正常人撑不了太久,只是教官既然这么要求,那么他们就去执行。

    ……

    身体素质普遍优秀的新兵们起初都能跟上,然而三分钟后福守缘就听见了不正常的喘气声。

    再三分钟,新兵们的度开始下降。

    又三分钟,福守缘停在跑的最慢的瘦削男孩儿身后,给他加油打气,但他只是摇头示意不行了,连话都没力气说。

    孟良的声音响起:“落后的人往边上让,不要挡了路。”

    闻言,福守缘匀回到领头位置并沿途鼓舞大家,然后在前方领着他们往一边修正方向,很快,队伍变成了两只。

    五分钟后,队伍变成了四只,但是并没有人停下。

    再三分钟,好几个人摔倒,却很快又站起来慢跑!

    ……

    七分钟后,第一个晕过去的人出现,是个娇小的女孩儿,福守缘想去扶她,却被孟良的喊声阻止。

    “倒地的人不必去理会,继续跑!”

    福守缘唯能继续勉励众人。

    之后他抽空察看了自己的状态,估测下来他的身体再跑半小时都还行,因为他收获的能量太多,调理后的身体非常的强健,这还是他没有用能力随时调整自己的状态,否则他估计自己能跑个一天一夜。

    但是福守缘只有一个,在场其他人,则大都已处在了身体极限的边缘,支撑他们接着跑下去的唯有意志力。

    最典型的,是有几个人倒下半天站不起来,随后竟用手慢慢向前爬行!

    没有人不为之感动,但人们想不明白怎么忽然间出现了这么多觉悟高的人,或许有队长带头鼓舞和大家相互鼓励的因素在里面,但他们不相信单就这两个绝对算不上硬性诱因的成分便能支撑所有人都咬牙挺着。

    ……

    见证了队友们的给力,对这场简单粗暴的意志力检测,福守缘突然升起了更多期待,同时也很想快点达到身体极限看看自己凭借意志力能撑上多久。

    越来越多的人倒地甚至昏睡过去,剩下的人或跑或走的越来越艰难,训练场上横七竖八的躺着队友,这可不能一不小心踩上去,所以人们还要吃力的留心路况。

    有人绊到了队友,最后一根稻草也就这样被抽去,自己也倒在了地上。

    而倒下昏睡已久的人渐渐回复状态又醒过来起身继续跑,有第一个醒转再战的,便有不服输的人跟着拼命起身。

    “记住自己倒下几次,起来几次,那都是人生的财富!你们已经可以骄傲了!但你们要满足于这点成就吗?”

    福守缘也开始感觉到身体的疲惫酸疼,而此时除了他,所有人都已倒下过一次,他身后有不少的人已是第三次的慢跑。

    是的,慢跑,此时没有人能快起来,福守缘的度也降了。

    很快,福守缘感觉到了大脑传来缺氧的信号,他按下使用干涉之力的冲动,继续熬着。

    有人第三次倒下……

    有人第四次站起来!

    第四次倒下,第五次站起,时间流逝,很多人再次起身已然睁不开眼,只是凭着意志继续前进!

    ……

    清晨的露珠晒干,太阳开始火辣辣的展示它的威力,而伴随着日晒的加剧,倒下的频率越来越高,起身的间隔越来越长。

    即便如此,教官仍旧没有为谁喊停,也就是说监控中心的数据显示人们都还没有到达极限。

    很多人不信,不可能没有人到达极限,这显然是到了极限也仍旧这样暗示他们继续熬着。

    但没有人去点明,这里进行的一切都是自愿的,如果自己不想跑了,即便教官没话,你也有权选择中止。

    于是他们有了新的疑惑,一场战争就让在场的人全都蜕变了?都这么能坚持?还是就那么巧这儿筛出来的都是顶尖精英?

    渐渐的,人们有一种奇怪的念头禁不住的升腾,他们竟盼着有人喊出“我要停下”这四个字。

    然而没有声音,有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起来,身体彻底的倒下,但一种无言的倔强却早在场内弥漫!

    ……

    肚子咕咕叫着把福守缘从思考中拉了回来,他们已经跑加走近两个小时,身体各处不停的出需要补充营养的信号。

    这也是一种考验,福守缘这么想着便不再去理会饥饿。

    他还一次都没有倒下,但他知道那也不远了,此刻他的双腿跟灌了铅似的,他已经不是在跑,而是在用意志拖着脚前行。

    他渐渐无法再思考什么了,他闭上眼,但他清晰的给自己刻下了一个底线,不能倒不能爬,他只能站着结束。

    场内躺了一片,于是福守缘不得不用干涉力给自己体外施加了一个轻柔的推动力场。

    偶尔有虚弱抬头的惊叹目光落到他身上他也察觉不到了,他更不知道他之前猜想的答案其实真的很大程度上便源自于他。

    他连一次都没有倒下,又有谁愿意在这个时候被抬走,人们此前只知道他实力强大,如今却被他强大的意志力感染支撑,他们不能走,现在哪怕是躺着在他经过的时候说一声加油也能让他们莫名的爽上半天啊!

    ……

    山城的特殊训练情况传到监控中心,接着由监控中心传到了更上一层的监控中心。

    遥远的京都,一个大型研究所内,人们看着大屏幕上实时的直播和数据列举,很专注,似乎都怕下一秒出现变动而不愿错过。

    全国特殊防卫部队训练实况:

    山城特殊防卫部队一中队无人申请中止,位列全国第一。

    注:仍有一人一次未倒。

    第二名,安西自治区特殊防卫部队三中队4人申请中止。

    第三名,京都特殊防卫部队五中队7人申请中止。

    在前三之后不是第四名,而是最后一名:

    津门特殊防卫部队二中队15人申请中止。

    另外,除了第一名队伍,其他的队伍其实早已被监控中心集体叫停!

    ……

    一个年轻的男声在大厅里响起打破了沉默。

    “现在呢?这已经不是未进化的人类能有的表现了,他一定是在偷偷用干涉之力调节身体。”

    一个苍老的男声当即斥道:“我们早对他开启了高频探测并派了s级强者辅助监控。数据并未显示出有外力干涉,他的身体不存在丝毫的良性转变,这么糟糕且越来越坏的身体情况,请你保持住一个科研人员的客观态度进行论判,这个问题不要再重复了!”

    一个年轻的女声随后响起。

    “虽说他没有激能力去调节身体状况,而是通常意义下的用意志支撑身体,但不可忽视的是,干涉之力的源头正是情绪意志,谁能肯定这不是强大的心力另外的应用?从这个角度看,人人都具有以心力直接干涉现实的可能。”

    还是那个老人:“这个分析倒是有可能,但是这里面还需要排除其他因素再加以研究,别忘了资料里他12岁便开启了干涉之力,那时候他的心力,可不算强大。”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