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悟川通往山城的路上,有一列全副武装的车队,正中间的防弹车里,消耗颇巨的福守缘正呼呼大睡,王凡和万梅亦在车内闭目养神,瑷则在车顶休息。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车队目的地是山城江州区禹州路歇抬子,那里有华夏gga**部队的军直教导大队和军直司机训练大队。gga**部队即华夏6军第拾3集团军。

    福守缘将在教导大队住下,而他的父母会就近安排。

    一路上再没有遭遇刺杀,因为敌人在华夏南方境内能动的高端武力已然是覆灭大半。

    车队某辆车内还有一个特殊的囚犯,是米国黑人,而扶桑女和非女宾男子则被囚禁在黔贵省。

    车队在凌晨时分抵达目的地,福守缘被万梅摇醒,迷迷糊糊地下车。

    ……

    这里还不是教导大队所在地,而是临近的一处居民小区,福守缘的父母将在这里住下。

    走到房门前,二老没有急着开门。

    福妈转身拍了拍福守缘:“别耷拉着脑袋,屁大点事儿,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福守缘点头:“知道,你们多找点娱乐项目,想要工作也行,总之不能没之前过的潇洒啊。”

    老爹打了个哈欠。

    “行了,早点休息吧,怎么过不是过,这会儿瞌睡要紧。”

    “好,那我走了。”福守缘转身离开,毕竟其他人也困着呢。

    久久,房门还是没有打开,李弘和路谨陪着福守缘的父母看着车队继续开走的方向。

    ……

    军直教导大队很快到了,幽静的大院悄然的容纳了这批新来的访客。

    福守缘被领进自己的房间,他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想,趴到床上就睡着了,瑷仍旧飘着,一路过来就没睁过眼。

    ……

    凌晨两点,瑷突然睁眼,看着闭眼皱眉的福守缘叹了口气。

    “人的一生多重啊,自己的还不一定背负的起,居然敢全数融入体会了足足两人。”

    说话间,两道明黄色的光芒渗入福守缘脑域和心界,帮他平复了涌动的光影画面,让他能重新进入深度睡眠好好的恢复身心。

    ……

    凌晨三点,瑷再度睁眼,看着窗外浓郁的夜色轻轻一叹,果然还是来了。

    金光骤然亮起挡住了来袭的黑光,同时唤醒了福守缘。

    不用多想,s级“八卦封绝”结界迅成形罩住自己,几乎是同时,黑光便突破了金光的拦截轰在了结界上。

    “这道黑光,感觉有点奇怪啊。”

    他没有问黑光怎么会在地球出现,来都来了,现在不是关心那个的时候。

    金光重整旗鼓杀向黑光,福守缘提前施放的赤芒从旁骚扰(不提前会出不了结界)。

    “没错,这是他强行支配夺取的力量,只需撑住一会儿它就该散了。”

    “但这个一会儿是多久啊,我们俩貌似扛不了太久。”

    黑光应对夹击的同时仍有余力轰击结界。

    “不好说。”

    “姐啊,那个家伙怎么还不来。”

    “睡的正香吧。”

    “靠,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放心,这是地球内部,她不来也容不得他肆意妄为。”

    话落,一道绿光从窗外飞至轰在黑光之上,随后是一把飞剑直刺黑光,接着是一只五彩甲虫飞来攀咬,最后是一颗无声的火红子弹射入爆开。

    接二连三的援手是山城的强者们察觉到战斗波动后隔空施为,更远处亦有人6续感知到外敌入侵,但他们并未出手,作为华夏南方重要的直辖市,山城的力量他们非常放心。

    六者携手,黑光一点点被磨淡,最后被五彩甲虫一口吞到了肚子里。

    空出手来福守缘赶紧对绿光、飞剑、甲虫深深鞠了一躬,淡了不少的绿光画了个圆飞走了,飞剑用剑尖点了点也走了,只有甲虫明显的消化不良挺着个大肚子在地上慵懒的躺着。

    ……

    “这家伙的主人太贪了,即便对方附着的意念被我轰灭,剩下的高阶物能也不是一只才进化了四次的蛊虫能吸收的,一会儿还不是得吐出来。”

    福守缘歪着头想了想。

    “我看它挺萌萌哒,又救了我,你帮帮它呗。”

    “他让它赖着不走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这样你还要帮它吗?”

    “帮吧帮吧,都自家人嘛。”

    “他跟你可不一定是自家人,他的气息明显和你家丫头犯冲,你确定?”

    蛊虫通常是苗族的代名词,福守缘早猜到这个多半与方晓雯有关联,却没想到是关系不太好,不过什么叫我家丫头啊。

    “我家没丫头,别以为打不过你就可以任你铺排啊。”

    “人丫头忍耐着等了你七年,到现在情火都为你而燃了,以你的心性,这辈子是甩不开她了,就干脆点定了名分呗,磨磨唧唧的真让人看不过眼。”

    “喂喂喂,这可不是你们古代,再说我不爱她却在一起谁都不会幸福。”

    “跟时代无关,只是觉得你未来必然会爱上她,已经这样了你不会忍心伤害她,就算放两句狠话她也改变不了,那你何不早点放开心怀少些痛苦呢?”

    福守缘苦恼的一挠头:“不行,我已经爱了一人,我得努力给她幸福,明明有爱人还去喜欢别人这算什么事儿啊。”

    “你又不是没干过。”

    咳咳。

    “那时候不懂事嘛,反过头想也是因为没有真正爱上吧,现在就深刻明白了那样是不对的。”

    “怎么不对,爱恋之事哪儿有那么多顾虑,又是谁规定了不准爱两人。”

    “法律和道德。”

    “诡辩,那玩意儿不该管也管不了感情的事儿。”

    “唉我服了,咱一个古人一个现代人,不讨论这个了好不好,这儿还有个吃撑了的在地上卖萌打滚呢。”

    “还是要帮?”

    “吃都吃了,你还让人吐出来啊?就冲人帮了我,咱就得还这个情,何况这蛊虫是s-吧,那它的主人多半是方晓雯的长辈,上一辈人的事儿我相信不会对她有多大影响,对吧?”

    甲虫挺着肚子点了点头。

    “别咱咱的,有事儿的时候挺不把自己当外人儿啊。”

    “哎呦~我的好姐姐你就照顾一下你可怜弟弟的脸面吧。”

    “哼,以后小两口拿这个事儿吵架的时候可别怪姐姐没劝过你啊。”

    “开玩笑,我像是夫纲不振的人吗?”

    “呵呵,承认了啊,说实话挺像的。”

    我去,这样子玩儿文字游戏可一点都不符合你的气质啊姐姐。

    点点金光渗入五彩甲虫体内,它的肚子很快消了下去,接着起身趴在地上恭敬的朝两人磕了三下,然后缓缓的飞走。

    福守缘目送甲虫离去,一回头瑷已经闭眼,他随手给自己清洁了一下,爬上了床。

    ……

    “梦里听见我的话了吧。”

    “恩,以后不会乱用攻心了。”

    “重点是不要融合别人带着本源烙印的信息,要查看可以消去灵性痕迹后再进行阅览。”

    “好的,再请教一下,‘八卦封绝’只是损废型兑换,力量自然重聚要整整八天,需要用干涉加快吗?”

    “十天内他来不了。”

    “太好了……姐,真的很感谢!”

    ……

    “要谢的话,再叫声姐姐吧。”

    “啊?你好这口啊,别瞪嘛,嘿嘿,谢谢姐姐。”

    “哼。”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