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贸广的神情很严肃:“既然你有这个自觉了,为什么还一个人到处跑动?如果这个时候遭遇敌人怎么办?”

    福守缘摆摆手:“没事儿,全世界都知道华夏对各式武力的管控最严,我相信能力者的存在也不例外。八一?中文网? ? W?W?W?.?8㈠1㈠Z㈧W?.㈧COM”

    这我可是问过那家伙的……

    萧贸广开怀大笑,然后豁的起身。

    “说的不错!任谁也不可能在我华夏境内肆意妄为,但这不能成为你掉以轻心的理由,毕竟你的存在对他们来说可谓是如鲠在喉啊。好了,现在我代表组织正式向你出邀请,成为一名军人!”

    福守缘也站起身来:“小时候我就想当警察,如今能加入军伍就更没有拒绝的理由。”

    萧贸广翻动着桌上的物件。

    “这是你的证件和专门制作绝对合身的军服。特别注意这个,特种枪械持有证和自卫权限授予书,必要之时你可以毫无禁忌的进行自卫,优先保证你自己的生命安全。”

    福守缘本能的有些抗拒:“传说中的杀人执照?我不想在地球上杀人。”

    萧贸广语气冷肃:“摆正你的心态少校同志,要杀你的人可是巴不得你心软,所以该果断的时候一定要果断!”

    犹豫着接手:“我懂,但那毕竟和战场不一样。”

    “我们的监控下,近几个小时境内最活跃的是扶桑鬼子,其次是米国人,再次是非女宾,你已经处于危险之中了知道吗!”

    福守缘苦笑:“知道了知道了,能换个话题吗?”

    “可以,我给你介绍两位同志。”

    话落,外面走进来一男一女打量着福守缘,而后者自然也在观察着他们。

    大叔长相很普通,是那种转头就能忘掉的人。

    反之,美女长的可是极其漂亮,身材也是相当火辣,所以福守缘的眼神忍不住的在某些地方多停留了那么一会儿会儿……

    而虽然以几人的阅历都能看出其只是纯粹在欣赏,却毕竟这事儿它怎么想,也都还是有点尴尬。

    “咳!福守缘同志,这是王凡,这是万梅,两位都是身经百战的安保专家。而且是从国家级领导人身边换班来护卫你的,麻烦你还是注意收敛下自身过于坦率无忌的行事风格。”

    相比于略觉难堪的萧贸广,福守缘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尴尬,闻言他收回目光先是诚挚的向看起来挺木讷的王凡伸出了双手。

    “王凡大哥,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王凡开口,声音低沉:“那是我的使命。”

    接着福守缘把手伸向脸色冷淡如雪的万梅,笑的很是坦然。

    “万梅,那不就是完美么,太贴切了。完美姐姐,我这人学不会假惺惺的撇开眼睛,别介意啊,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和体谅。”

    哪个女人不爱听人夸奖呢,尤其福守缘当下的眼神实在是太真诚了,所以万梅抛开了心里那一丝不快伸出了手。

    “我会好好关照你的,不过呢,姐姐不喜欢姐弟恋,所以你别想多哦。”

    “唉~~肤如凝脂,巧笑嫣然,姐姐你身上真的是找不出一丝瑕疵啊。可惜了,我这种别人的盘中餐不可能成为你的菜。”

    万梅抽回手嗔笑道:“姐姐想要的菜,总会到我盘里,不过确实不巧,就算你早生个十年,大概也合不了我的胃口。”

    福守缘还想说什么,萧贸广连咳两声制止了他。

    “行了,我老人家在这种环境里可呆不下去。你还是去陪你的家人吧,接下来我会送你们到山城去,那边的防卫更严密,以后你们就住在那边了。”

    福守缘摇头:“先等等,我一直联系不上我姐姐,你有什么消息么?”

    “这个我知道,你姐姐她是英雄,这会儿应该在京都跟军方会谈吧。”

    萧贸广抽出一份档案:“自己看吧。”

    ……

    福礼一,黔贵省尊议市悟川县人,父母健在。六年前来到京都读大学,毕业后留在京都工作,最近刚刚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

    战争爆后被选为英雄,主要能力为消化萃取,战场称号为美食女王。

    第一场战斗中表现优异,建议吸收进部队,本人同意后授予少校军衔。

    ……

    福守缘抬头:“没说能力几时有的?”

    “不清楚。”

    他放下档案:“通知我幺爹幺妈没?”

    “已经通知她爸妈,稍后会有人专职护送他们到京都去。”

    “恩,还有件事儿确认一下,牺牲人员的遗物和后事。”

    “国家统一包办,然后还会给所有人修建纪念碑,并大修烈士祠礼敬那些表现英勇的战士。”

    “那没事儿了,走吧。”

    两个新上任的护卫立刻跟上,萧贸广在最后出门。

    ……

    走在回家的路上,福守缘给田三金和覃寿打电话问是否同去,两人表示还是想继续留在悟川,给何朗打电话打不通。

    有问题自然是请教组织,而萧贸广果然是知道。

    “他前几天不是去了山城嘛,已经是那儿的英雄了。”

    我擦,不敢相信!

    “是不是搞错了。”

    “没错,作为你最亲近的几个朋友,他们早在相关部门挂上号儿了。”

    “那这丫什么情况。”

    “他和你姐不一样,属于潜力不错被系统现选召现学现卖,就居然竞选成了英雄,所以人也没瞒你什么。”

    我去,这家伙可以啊。

    “我身边还有谁有情况吗?”

    按上级吩咐不被具体问及时尽量延后信息的传达,萧贸广斟酌了下用词。

    “其他没什么异常情况。”

    福守缘忽的停步,萧贸广还以为是被他听出了什么不对,哪儿知道他却咧嘴一笑明显是松了一口气。

    “好,这就好。”

    小老弟,老哥可不是故意瞒你,实在是整体情况不算大事但却有点特殊怕你乱想耽搁了行程。

    ……

    一路上到四楼,福守缘看到楼上家门口站着一个陌生的大叔。

    萧贸广及时介绍:“这是你父母的专职安保人员,李弘。”

    福守缘赶忙几步奔上楼握住李弘的手恳切的道:“李弘大叔,今后就麻烦你了。”

    李弘点头:“尽心尽力。”

    ……

    拉开门便看见客厅里坐着三人,瑷则仍旧在阳台那儿安然的飘着休憩。

    父母转头看向福守缘,应该也是安保人员的中年大妈与李弘眼神交汇。

    福守缘侧头看向萧贸广,后者立刻作了介绍。

    “路谨,李弘的妻子。”

    “阿姨,我爸妈就拜托你们了。”

    路谨微笑点头,然后和李弘退到了门外,有王凡和万梅在场,他们可以稍事休息一下。

    安全问题关注完毕,福守缘面对着父母一脸歉然。

    “抱歉了爸妈,以后咱都得去山城生活了,离了这边的朋友圈和工作,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习惯。”

    老爹沉默老妈开口:“有啥不习惯的,找份工作,再找几个朋友打打麻将就是了。”

    说着老妈轻揪了老爹一下,于是他也开口了:“你妈过几年就退休了,这些问题倒不是没讨论过,提前一点也没什么。我呢是有那么点不自在,这批学生还没有带出来呢。”

    福守缘正想开口劝慰,忽的房门打开令众人纷纷侧目,而当那道倩影映入眼帘,他知道必须得有个交代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