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杀前5秒有他人造成伤害,判定为团队击杀。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击杀者获得库奇5%能量功勋作为击杀奖励,其他攻击者按照对库奇造成伤害的比重配享库奇5%能量功勋作为助攻奖励。”

    “库奇失去1o%能量功勋,将在生命之泉中复活。”

    通报间刘祭加赶往下路,配合留在中路的陈峰以及方晓雯同步灭绝了两路敌兵结束了第九波战事。

    “敌方第九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37、中路25、下路43名,合共1o5名。”

    由于中下路战斗时间被拖长,这一波的幸存数下降的很明显,对此,陈峰等人在回城之前便议定了几种应变措施。

    ……

    下路新添一位应召者,这一次大家跟新人的交流不得不减少了许多,他们有不少的重要事宜需要商谈。

    各自赶路的时间也借着战场通讯的方式给用了起来,他们抢在战斗开始之前拿出了接下来的具体规划,第一步是刘祭上前对话复活后重回下路的库奇。

    ……

    “我们想跟你谈谈。”

    “杀我只是明确摆出武力威慑,你们真正想要的,是我像蔚那样在规则范围内消极作战。”

    “没错,只要你答应,我们就会通过誓言晶石作出承诺不会再来杀你,当然,也包括那种死亡。”

    库奇脸色一冷。

    “你们未免太骄狂了!至高领袖已经告知了我,他若敢违反规则走出上路,哼。”

    话落,第十波战斗开启。

    “这一点我们也想到过,但他不可能时常插手正常击杀保不住你的能量功勋,而你的渴求决定了我们谈判的基础始终很牢靠。”

    沉默良久。

    “我仅被允许签署这一场战斗的协议。”

    刘祭立刻通知陈峰,他和库奇都连通了上路视野,能看到福守缘得到消息后正制造着誓言晶石。

    “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想要一个长期协议,可惜我们都能忍了对你的仇恨,你家Boss却并不在意你往后的性命危机,这样的家伙你还要给他卖命?”

    “闭嘴,东西拿来之前我不会留手,满意了吗?”

    “我们更不会松懈了对你的注视,想来你也是满意的。”

    砰!库奇怒砸操作仪,随即他降下了遮蔽操作间的外层舱盖。

    怕,却更恨!当最大的威胁不在前方而在身后时,怨恨的滋生多半会更加的无法抑止。

    享受折磨吧!在你非死不可的余生里!

    刘祭转身离开,战机特有的枪炮声骤然响起,他咬牙忍耐只当那是敌人自作孽的催命曲。

    ……

    接过闪着紫光的透明晶石,陈峰立刻动技能高高跃起,落地后又化为肉球快滚动,他一秒也不敢耽误。

    跑动间晶石里渐渐生出一道土黄的线状光波,将其交予从中路迎面赶来的方晓雯后,陈峰回返上路。

    透明的晶石中很快就新添了一抹赤红的光芒流转,到得刘祭手中后又多出了一道绿光。

    战机操作间的两道舱门同步打开,库奇跃出机舱走向刘祭和暂且留下压阵的方晓雯。

    两方没什么好说的,沉默中库奇取过晶石以意念感应其中几份誓言后又请符文之地系统进行了鉴定确认,然后他抬头瞥了一眼神情凝重的敌人,最后他背身低语。

    “我誓,这场战役将不再使用技能,会以最低频率进行普通攻击。”

    蓝光一点点亮起,汇聚成形的那一刻方晓雯忍不住一把夺过晶石感应誓言并请己方系统鉴定。

    ……

    双眼陡的泛红,方晓雯猛力高举五彩的誓言晶石高声呐喊!

    “协议成立!”

    屏息以待的异样静谧后,是山呼海啸般的狂热欢腾!

    扑面而来的声浪倍觉刺耳还是亦感轻松?库奇不愿多想,他拿走晶石返身撤回战机。

    哐,哐,两道舱门接连落下,却隔不断那扰人的喧嚣。

    而欢呼雀跃的不止下路,从陈峰那里得知消息的上路战士们也开始了疯狂的宣泄。

    这一刻所有人的欢乐令得陈峰异常满足,随即他轻声慨叹。

    “没了这最后一块绊脚石,牺牲直接减少且上路就能以最快度踏平水晶枢纽结束整场战斗……谢谢你搞定了3个英雄。”

    摇了摇头,福守缘并不居功。

    “搞定库奇你们是主力,至于前两者,准确来说是我被她们搞定了。”

    个中细节陈峰并不了解,他也不需要了解,他感激的是最终美好的结果而不需要去细究过程。

    “总之无论如何你也是最大的功臣,我真心希望以后还能跟你并肩作战,哪怕依旧是个士兵,你也还是会踏上战场的对吗?”

    “如果我说不会呢?失望吗?”

    ……

    绷不出严肃的脸,陈峰畅快大笑。

    “太失望了,你成了英雄会少掉很多刺激啊。”

    “若我独身一人,那我倒宁愿继续做个士兵不去占了英雄的名额。”

    陈峰神情一滞。

    “确实,不能让父母爱人总是揪着心啊……呐,你说,我要是去做个士兵,会有人担心我吗?”

    “够直白,你丫这是太缺爱了,赶紧找个女朋友吧。哦对了,战后你在黔贵乃至华夏的魅力值大概会高涨到突破天际,毕竟那么多回归的人承了你的情,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里一人给你传扬一句好话都不得了。以后你需要操心的是自己能否不被单纯的感激崇敬给迷了眼,错以为那就是爱情或者友情。”

    努力的表现着淡定,然而浑身乱颤的肥肉无时无刻不在暴露着他的激动。

    “是这样吗?哈哈哈,我懂我懂,我会认真把关好好挑选的!哎不对,以表现来论,你个混蛋会更受欢迎吧,还有刘祭那军伍铁血的气质也会力压我这挫逼的肉团子形象!”

    有杀气!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7o亿人里还不得随随便便有她个成百上千位美女就好你这口儿啊,还不够你挑花眼的?”

    “嘿嘿嘿,够了够了。”

    杀气瞬间被傻气冲淡……

    的确是够了,若非战场上流不出口水,这家伙怕是已经江河泛滥了吧。

    ……

    而此时的中路,却是有着真正骇人的杀气!

    当方晓雯赶回中路,欢庆自然也就蔓延而至,但她时不时遥望上路的柔媚眼神,很快就点燃了一个憋屈了很久的火药桶。

    “你不要老是去看那家伙带坏了我的萌祭司!”

    怜悯的瞥了眼欧阳玖,方晓雯冲着上路帮那个迟钝的家伙表露了心迹。

    “她的目光只曾为他停留,情火燃起的前提是爱意中不含丁点杂质!如若她不爱,单我一人是做不了主的。而情火一燃付一生,谁都没机会了。”

    瞳孔急剧放大,欧阳玖的左手猛地浮现出妖异的蓝纹。

    “原来他就是那个人,不,不行!不可以!”

    温柔的凝望远方,却又有冰冷的杀机毫不违和的冲击人心!

    “我等只需要他的注目,而你,放不开便有烦扰到他的可能。所以就由本王,先把你给杀了吧。”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