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寿一手高举一手攻塔,整个人神情呆滞,直到烟头最终熄灭那一刻,他的技能栏蓦地生了变化。八一中文 W≤W≤W=.≥8≠1≥Z≤W=.≈C=OM

    B+级招式疯魔噬日(核心):食骄阳之炽烈,演魔性之强横。催动心炉整合身体内能附带形成一个力场吞噬太阳光中的蓝、绿、黄、橙、红任意一种光波,光能转化为热能进入内能体系,对应消耗从痴、醉、癫、狂、疯5种魔性中萃取的某种念力2点。总体增强攻击力6/7/8/9/1o点、移动度18/21/24/27/3o点、攻击度9/1o.5/12/13.5/15%,每次整合吞噬最多可维持3.4秒。

    总念力值:29/33

    各念力值:痴6、醉o、癫o、狂15、疯8

    注:人体内能时刻变化消耗,此招式整合运用内能除念力(含心力和脑力及其他)外仅加大些许体力消耗,各项数据变化繁杂细微不予具体标注。

    体力:e+级,81%

    脑力:d-级,73%

    心力:探测需向系统申请并在执行时抑制自身本能排斥,不保证结果准确,另需预付能量并在结束后视执行损耗追加支付。

    ……

    于此期间,除了福守缘大部分心神在关注着覃寿,陈峰和方晓雯以及老大娘于忻都聚到了手握语录的方老身边。

    陈年的书册此刻不止承载着知识与教诲,也同时作为方老的武器一次次拍打着防御塔,老人的手很稳,即便是当下防御塔的攻击正将他一步步推向死亡!

    “之前闲聊,老萧的儿孙挺争气,他可以放心走,我却不行。正好你们看得起我来送行,那我就拜托点身后事。你们都是好青年好榜样,以后得空去点拨一下我那个野到不行的孙子,别的我也没什么好啰嗦的了。走了,去朝见我华夏的红太阳!”

    没有人不清楚华夏那一代人心目中的太阳是谁,福守缘中学时期还曾有幸去京城瞻仰过伟人的遗体并献花致敬。

    而此刻荧光飞散间仿佛有暖阳升起,渐渐东归。

    ……

    防御塔的攻击不会因着谁的伤悲而停下,残酷的牺牲还是在不断上演,但众多血泪绝不会被辜负,符文之地上路第二个防御塔很快便轰隆隆的崩毁倒塌!

    “符文之地上路防御二塔被摧毁,以此刻为时间节点,给予该节点与上一节点之间的地球方上路参战存活者奖励,参与一波战斗奖励1oo点能量、2oo点临时功勋。”

    仅三波不到便拿下二塔,相比用了五波的一塔快了太多,只是惨烈的程度丝毫不减。

    第八波上路士兵仅剩的一百多人欢呼起来,此刻的他们不会去想别的,他们只需狂欢就好。

    可幸福往往是短暂的,继续冲击三塔的残酷事实令人们刚刚散去的恐惧迅回升且愈加的浓烈,不少人无法承受这等接连而至的大喜大悲,就此崩溃失去神智。

    ……

    其后一条全战场通讯转移了陈峰等人的连连伤怀。

    “我正全力缠住库奇,他最有可能去中路,但也不排除去上路守塔的可能,请中上路人员注意,若往上去,请能来的人协助封堵或者截杀他以免造成大的损失。”

    有过教训后时常留心下路情况的陈峰早已现异常,不过他觉得这个事儿其实没什么好思量的。

    “他不可能敢来上路,进入我们控制技能的射程他就是个死,真要是对方Boss有规定,呵呵,这儿正有个人愁着没法儿去别的路杀他个魂飞魄散呢。”

    确实,福守缘早已对那个持续戕害自家同胞的敌人动了杀心,可惜士兵身份的限制却让他只能固守一路。

    ……

    库奇有想过守上塔拖时间多搞点能量功勋,因为己方大佬曾告知他们,符文之地的整体实力比不过地球,而这是一场必须要拼的战斗,他不想哪天如对面的士兵那般绝望无力的被屠戮,所以他硬起心肠沾染鲜血给自己挣着保命的本钱。

    出于惜命的考虑,他可不会上门送死,换到中路更有效率的收割能量功勋才是他自认该做的。

    ……

    见库奇止步,方晓雯转身欲赶回中路,她无法坐视情况刚有好转的中路再次沦为人间地狱。

    “赶不上了,先打塔。”

    共享着视野的陈峰同样是怒火中烧,可他毕竟直面了最为残酷的上路惨剧整整八波,是以此刻他比方晓雯要冷静。

    方晓雯徘徊不定,道理她不是不懂,但每个英雄分配到某路战斗良久都会自然而然的对那一路蕴生出相较全局来说更为清晰的关切心理和责任感使命感,要迅冷静下来绝非易事。

    ……

    福守缘也上前开劝:“现在去没用,一会儿我会想办法给你个交代。”

    “我很想要相信你,可你。”

    连中路都去不了。

    “去不了中路不代表我没办法,不相信我的能力,那就请相信我的怒火绝对要比你更难压抑!”

    论及谁的火气暴起来最盛,此时此地确不作第二人想。

    ……

    “好,就信你一次,但我要亲手杀了他。”

    “这我不能保证。”

    “你看着办。”

    ……

    事态稍稍平息,福守缘的思维立刻跳转,他更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犹豫片刻,他还是决定现在就先劝覃寿离开,敌人已经盯上了这儿,再不走就不叫冒险而是犯傻了。

    “你觉得杨娜和你爸妈现在什么心情?”

    “少啰嗦,这次,我会走。”

    说的很恼火很吃力很慢,但终归是说了出来。

    松了一大口气的福守缘渴望着好事成双,他转向老大娘。

    “您老也走吧,拼概率真的不如留着可用之身。”

    “总要有人牺牲,我这老朽的身躯换几个就赚几个,你们不用劝了。”

    ……

    僵持几句后,烽火暂熄。

    “敌方第八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68、中路16、下路45名,合共139名。”

    方晓雯临去中路前匆匆劝了一句,陈峰唾沫横飞一直在劝,没用,于大娘只笑呵呵的不应不答。

    “选择完毕。136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欧阳玖也没走,虽然库奇因为一心从高效收割着手而没有刻意针对他这个应召者且在战斗结束后撤离了中路,但他下一波多半还会再来,这样的情形下依旧选择留战,实在佩服。

    ……

    第九波一切如前,方晓雯思虑良久还是照例去了上路,但她也打定了主意要催福守缘尽快解决库奇。

    没等方晓雯近身言语,福守缘先一步递出一个隐秘的眼神。

    “别火,他也嚣张不了几波了,这个仇以后一定会有机会奉还的。”

    此刻方晓雯是思维活跃状态,脑子一转便想明白了其中含意,她心头不由一喜却仍旧维持着怒气冲冲的姿态。

    因为她知道,库奇必然时刻探听着上路情形,一旦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或许就会令福守缘的计划出现差池。

    “几波就是几十上百的性命,你说的倒轻松,滚一边儿去。”

    按捺住急切的求知欲迷惑敌人,她耐心等着敌兵全亡,因为到那时只剩一个防御塔仅有画面捕捉装置而没有声音辨识装置,便可以畅所欲言了。

    之后不久,库奇又一次确认上路无异后放放心心的出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