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的生命之泉处于战场相对最远的两个端点,从生命之泉到另一方的防御二塔距离甚远,中下路又加快着进度,是以还没等福守缘重返战场,战事便已暂告一段落。八一中文网  W?W㈠W?.81ZW.COM

    “敌方第六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56、中路27、下路34名,合共117名。”

    整体时间缩短、能量大增;从一塔行至二塔没被攻击;士兵厮杀少一名英雄牵扯;攻塔多出攻城士兵;陈峰扛塔;由此种种,幸存数大涨是题中应有之义。

    “选择完毕。113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新增一名应召者!

    而除了类似覃寿的特殊情形,其他敢于留下的人都必然有着一定的保命资本,只要不是在上路,以应召者身处后排的有利位置,防好英雄的针对后多半能撑足三波获得瞬间回城术,那样就能更有底气的继续贡献力量,形成一个良性循环不断的累积优势。

    只是道理这东西说着好像简单,可真要拿出勇气留下,六波下来才不过四人,所以福守缘是诚挚的在为新的应召者默默点赞。

    ……

    遗世独立的翩然背影逐渐拉近,福守缘很想问问瑷,条魔灵情况如何,可话将出口他又忽然不敢那么快就问清。

    转过一个弯,便见一道金光从瑷摊开的左手衍伸至条魔灵的躯体,汇同另一道蓝光打压着一道黑光,但黑光凝成一团牢牢盘踞在心脏位置令二者不敢全力出手。

    “等下我们加力牵扯,你趁机取下她的动力源装置,记得动全力护住自身,我可不想丢了西瓜捡芝麻。”

    是无良Boss,真是哪儿有好处往哪儿蹦。条魔灵曾言,若她死去,永恒魔导齿轮的运转会蕴生新的意识,从她的记忆里福守缘知晓到更多,符文之地只有三枚这种齿轮,粗略开后分别成就了她和另一名英雄,其珍贵程度可见一斑。

    “光抢一个装置怎么够,顺便保下条魔灵吧。”

    “看不起谁?瑷已经收聚了她的灵识魂魄,想她恢复的最好才在帮她抢本源来蕴养,你居然以为是我稀罕这个蛮荒物件儿,屁!论根脚,符文之地还差的远呢!”

    “好好好,是我口不择言,消消气儿。”

    “没眼力见儿,还不快蓄力。”

    而这时瑷插话提了一个建议。

    “别用其他方式,专注提升救护之念动力量,你使用愤怒和杀意对身魂心的影响没有其他来平衡可不行。”

    当下福守缘的救护念头确实比平时好维持增强,瞧瞧人家是多么的贴心周到,不像某人就只会恶意吐槽、乱脾气、时不时还搞上一手深沉冷酷。

    ……

    几人静默下来,福守缘理了理思绪,他想救的人、想保护的人有很多,激起来理应不难。

    他闭目凝神,身周很快漂浮出金色光点,相较于瑷,这些光点显得淡了些,暂时还聚合不成一道光柱参与她们那个层面的争斗。

    时间紧迫,福守缘一狠心观想起蔚奋力拼搏却最终倒在自己面前的场景,瞬间,无数金色光点从他身体各处喷聚成一道颜色仍然很淡却相当凝实的金光,他随即冲向条魔灵。

    见此,瑷与地球意志同时力往两个方向拉扯黑光,只因若不把光团拉薄到一定程度,福守缘的力量就不足以突破。

    “动手!”

    听得Boss一声令下,福守缘的右手立刻化为掌刀狠狠朝着黑光捅去!

    巨大的力量冲突瞬间就把福守缘的右手压变了形!可他不管不顾,硬生生的将黑光切开了一条口子!

    抓到了!出来!

    齿轮和附带装置顺利到手,然而同时到来的,还有果断舍弃部分宝贵力量换得出手时机的黑光!

    黑光全力一击,福守缘的护身金光瞬息破灭,好在有了这几乎可以忽略的一息时间便已足够,己方两位大能可不是吃素的。

    一击不中便即远遁,趁着对手不敢冒险只能回护福守缘,黑光卷了条魔灵的机械躯体迅疾遁走,蓝光随后跟上,二者杀出了战场。

    “我余力甚微,她得保持状态乘胜追击,所以你的伤势唯有等下一波由战场规则来恢复了。盒子拿来,我把条魔灵安置进去,然后连同魔偶一起送到一个隐秘空间躲开战场的探测。”

    瑷的意思是让福守缘不要多想,他能理解,此刻双方每一分力量都很紧要,救到人已是大赚,他本就没准备再求助。痛就痛吧,干涉之力恢复的太慢,这种时候能有个谁也无法操控的战场规则执行力当作盼头,便已然算是万幸了。

    “我没那么厚脸皮还求你们帮忙,已经很感激了。”

    一颗土黄色光球裹着一缕紫色气体融进齿轮,随后全都消失不见,瑷轻轻一叹。

    “你似乎对她心存成见,这样对谁都不好。”

    “我倒觉得自己挺愿意亲近她的,只是她有些事算的太远太清楚太……我有点不适应那种感觉。”

    “这样的话倒还好,慢慢来吧,我先休息了。”

    ……

    三巨头在交战中没能全数收敛的威压至此彻底消散,陈峰和覃寿这才靠了过来。

    二人克制着不去看福守缘连续受创后整个被压成一坨畸形肉团的右半边身躯!都担心会刺激到他。

    “怪我。”

    “别想那么多,这事儿谈不上对错。”

    陈峰苦笑摇头,福守缘伸左手不轻不重的捶了他一拳。

    “别把什么事都想的太过复杂沉重,休息吧。”

    覃寿和陈峰此前已收拾好战场,福守缘扫了一眼多出来的两个包裹,心内一叹然后强迫自己合眼假寐。

    偷瞧了一眼心境有所提升后勉强能够感知到的瑷,陈峰心里莫名的安稳了许多,他亦闭眼躺下。

    覃寿压下满肚子的言语,随着二人一起躺倒在地。

    ……

    刚从下路赶回中路的的方晓雯撤除了对上路的视听分享,作为掌控大局的存在,英雄可以随时调阅所有己方单位(人及防御塔)的视野与战争迷雾遮蔽之地组成的战场动态形势图,欲知详情可从中选定一个单位具体共享视觉听觉。

    “完全不成人形了,拜托快点好转,拜托……然后,这次错在笨家伙,可我也有错。唉,都不敢找他了,还是先求她帮忙吧。”

    常年与两只s-级蛊虫在精神层面上较量的方晓雯,勉强可以透过福守缘的视角看到瑷。

    不远处的3216号应召者听着方晓雯语飞快的自言自语,先是一喜,继而一惊。

    “大议长,这可怪不得大祭司,要怪就怪冻念蛊,而且这事儿也确实不能找他,以你们的美貌与身份,谁知道他会不会在你们心里动什么手脚,还是找系统或者后来那个她比较稳妥。”

    “怕笨蛋斗不过我,又怕我们被4个4勾走,你可真够弱的,让人提不起对话的兴趣呢。而且啊,不论你强弱与否,你都不要再妄想什么了。因为我们,守候着一份情缘……只等他,在24岁前让我们对他燃起情火。”

    3216号微微一笑没说什么,有约定又怎样,过了这么些年还没对他动情又何尝不是一种证明,证明他还有机会。

    “别想岔了,你不会有机会。以前我们和他没有进展,是源于他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所以我们只能默默守候……可现在我们知道不会错过了!因为他啊,终归是会照亮世界的!”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