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从来没有想过战斗会这么快的离奇结束,他眼神复杂的注视着奥莉安娜仅剩的残躯。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我的力量始终缺乏,这次还携带了战场能量助力,实际你很难会输,为什么?”

    奥莉安娜无法出声,她开启了心灵沟通。

    “我早有想过,只是一直都以为自己下不了决心……直到今天我凝望着心湖静静的梳理了一遍,才现自己其实是能够做出这个决定的。所以当我又一次不想再继续,我便真的任性了一回,那一刻的感觉,很美妙。”

    早已不想继续这样的人生?

    “若你像对待蔚那样冲破我更多桎梏,我或许不会这么决绝。但现在,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自己做主了,出去,各种束缚将会再次加身,连自由死去都做不到,甚至是不敢去想……”

    心声的传达,太沉重。

    “是我太脆弱了?又或者,人一旦尝到过自由的甜美,便再也无法去忍受重新戴上各式枷锁的滋味?”

    我不知道。

    “或许我向来自由,或许我从未自由,所以我无法准确回答,但想来也就是你说的那样吧。可你真的达到那种程度了吗?并不全是因为这些吧。”

    或许……

    “最初喜爱竞技,是源于父亲看到我获胜会很欣喜,接着是我现竞技中毫无负担的畅快杀戮能让我暂时忘却很多烦恼。而今,星球意志将我固定于修罗之道,逼我痛苦着去制造更多人的痛苦,真是够了,被父亲把控在一条我不愿走的路上已经很累,做一个双重玩偶?我不要。”

    “如果我帮你?”

    “那时我计划的是像蔚那样,当然,绝不是像她那样爱上你,而是‘死’在你手里。”

    默然。

    “后来我想通了,我的痛苦你解决不了,很多年前就注定了我这一生没有多少挣扎的余地了……体味过心想事成我已经很知足,我真的不愿再戴上枷锁,所以还是在这个心意明晰又能自决生死的地方,寻个解脱吧。”

    这样不对。

    “别的不论,想象一下你父亲失去你的感觉,你忍心吗?”

    奥莉安娜的笑声和言语,很冷。

    “就是这点想的太清楚,否则还下不定决心吧。我原就是被制造出来的,即便这颗心死了,永恒魔导齿轮的运转也会让这具身体蕴生出新的意识。真好笑,就连做一个注定悲苦的替代品,我都不是不可取代的那一个。”

    有什么在狠狠的揪着福守缘的心,他知道自己败了。

    “不好笑!你有蔚,有球球,还有其他的朋友。你怎么能因为这么一个坎儿就选择离开她们!”

    “没事儿,反正我,不是无可替代,虽然我,很爱她们。”

    球球出急促的滴答滴答声,在奥莉安娜,不!是条魔灵的脸上轻柔摩擦着,那是反对,更是难过与不舍……

    “你凭什么一直说自己可以被取代!对球球而言,你是生死相依的唯一伙伴;对蔚而言,你是最独特最完美的科技生灵好朋友;对整个世界而言,你是独一无二的英雄条魔灵而不是奥莉安娜!说来说去,你只是不敢去探寻和面对你父亲的想法。你应该活着!去真正的问明白,他现在是把你当女儿,还是你以为的替代品!”

    猫猫狗狗养久了还有感情呢,我就不信了!

    “我对不起她们,但我问过了,父亲很生气!他告诉我不要妄想摆脱奥莉安娜这个名字!不要被条魔灵这四个字所迷惑!”

    激动中透着羸弱,条魔灵的生命正在痛苦的流失。

    ……

    福守缘迷茫了,该怎么化解这一段藏的更深更痛的记忆?

    或许有一条路,解铃还须系铃人,但这却是个可悲的死结!

    他最后努力着:“或许只是气话,我们换个角度去想想。”

    依稀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

    “谢谢,可我不想挣扎了,父亲总是夸我完美,但我听到了!一旦他喝醉,他就会说,正因为太完美,才不是我的女儿!”

    声音停了,福守缘一惊,而幸好声音又颤抖着响起。

    “真没用,培养了那么多年就拿回条魔灵这种一听就不是淑女的称号,这种名字岂能配得上我女儿?该怎么修改设计,才能把条魔灵变成优雅舞者呢?每次听见这种话我都好害怕!我就躲进屋里,翻出奥莉安娜的照片问她,我到底还要怎么做!才不会被父亲抛弃!”

    那些画面轰的一下在福守缘脑海里炸开了!

    “现在你明白了,我真的走不下去了,所以你别劝了……好了球球,来跳个舞吧,一起舞动,直到……”

    球球猛地定在半空,然后她颤颤巍巍的翔空起舞,福守缘恍惚看见条魔灵也在用心舞动,凄美、悲伤。

    ……

    突的!球球停住,好似力气被抽空一样的直直坠落!

    福守缘不愿,却终究是听见了条魔灵最后的告别,却也更是听出了她对生命仍旧保有的浓浓眷恋。

    “再,见。”

    能吗?还是你吗?

    怜惜与疑问,不停回荡。

    ……

    条魔灵的逝去意味着她心灵世界的崩溃,刹那间整个世界就那么无声无息的崩解消散。

    心神回归身躯,现实里的时光只流失了一瞬,福守缘飞的转身睁眼。

    条魔灵的躯体已停止运转,然而球球倔强的顶着她的身体不让她倒下,她滴答滴答地不断悲鸣。

    福守缘甩开大刀上前扶住条魔灵的身体帮她平稳躺下,球球这才一下脱力的掉在地上,失去了唯一的伙伴,与之羁绊很深的她其实也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

    最后出一声滴答,那是在向福守缘道谢,随后球球体表的光泽散去,陷入了沉眠。

    “快走!你个蠢货快走啊!”

    覃寿的焦急大喊惊醒了福守缘,他终于想起自己离死亡也不过一步之遥!

    “瞬间回城术。”

    防御塔的攻击贴近的那一瞬,覃寿总算看见那个不让人省心的混账消失在原地,虽说飞弹也掉头朝他追去,但这中间的时差足够他在生命之泉恢复好起码2o5点生命值了。

    ……

    温暖的泉水浸没周身,四肢百骸的细胞都在欢呼着得到了最需要的修复滋补,可福守缘的心神却难以安定下来,生命值刚一过防御塔的攻击力2o5他便一步踏出生命之泉奔向上路战场。

    “地球方4444号应召者击杀了条魔灵奥莉安娜。”

    接着本该是奖励与特殊死亡情况告知,却久久没有响动,福守缘心里由此升腾起一丝希望,也许,她并没有死?

    思考前行中福守缘迎头碰上了一路追来的飞弹,出于人类面对攻击的本能反应,他下意识的偏了偏头。

    瑷不在身后!

    惊诧之余,福守缘立刻联想到这次系统通告的异常很可能跟瑷有关!思及她给人的温暖之感,他觉得更有盼头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