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气侵袭,寒意森森,但福守缘也还是决定先道谢。?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谢谢你之前改变了时间流。”

    “不用,那是因为本来觉得你很有趣。只可惜,无法再从你这儿获得什么乐趣了,球球也说想多和你玩会儿呢,可惜。”

    奥莉安娜摇头叹息,随同跟进这里的魔偶球球也一晃一晃的好似在附和。

    我本也不是来给谁制造欢乐的。

    “为什么你能来这儿甚至比我还快?我并没有帮你彻底冲开通往心界的道路,最后两道屏障我明明是穿墙而过。”

    “才看过想不到吗,我被战争学院特殊招待过啊,只有少数人会被那样检视心灵,我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对此很敏感。此前我确实是找不到也进不来,可刚刚一想到会被窥视心灵甚至比上次更为彻底,那种你无法想象的抗拒便让我突然就进来了。”

    福守缘摆开了战斗的架势。

    “为什么球球也能来?”

    “球球也是有生命的,多年的共生让我们心灵契合,这不难理解。”

    球球装载着条装置和更多的电力装置以及一些特别的魔法,其上一只花朵般有着茎柄的眼睛不时的伸出观察四周。

    ……

    “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想,她是奥莉安娜吗?”

    奥莉安娜愤怒地将魔偶掷向福守缘,他迅疾躲开。

    “我是奥莉安娜!她是球球,是我的伙伴!”

    球球落地后静静的躺着不敢动弹,福守缘还想问什么,但是奥莉安娜渗人的笑语将他的话堵在了嘴里。

    “凭什么你敢在我的心里放肆?凭上一次的经验吗?你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别忘了你能离开还是蔚放你走的!而这个世界,是我的主场!这里的一切由我来决定!我可不是蔚那样的傻子。所以,准备好受死了吗?”

    话虽狠,人却未动,是以福守缘仍旧接续着话题。

    “心灵层面太难于控制,看来我刻意收敛却还是留下了不少,但那不是蔚傻,而是你的成长道路走偏了无法理解……我不知道自己厉害与否,可我既然来了,就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战吧。”

    奥莉安娜旋转着身体,眼瞳则一直盯着福守缘。

    “我可没看出你在这儿有多大战斗力,有就让我看看啊,说不定我会放你走呢,但若你毫无办法,我就只能对不起蔚了。”

    “那就先让你感受一下。我左手将流转汹涌水柱,右手将缠绕狂暴雷电!回应我!”

    哗啦啦的水声伴随着轰隆隆的雷鸣,恰如福守缘所言,一切就那么自然而然的生。

    “有意思,心想事成。可是论到心,你这还需要转化的力量,可比不上我的主场优势直接响应!我说,那里是一片火海。”

    烈焰火墙包围了福守缘,他挥动左手开辟出一条安全的道路迅离开,代价是水柱全部蒸。

    “哎呀呀,真狼狈,再来点有趣的吧。我说,你的身体将被金属包裹,无法动弹。”

    一层层的金属当即包裹住福守缘将其困在原地。

    此后巨大的人型金属体许久没有动静。

    ……

    “无所遁形!绝电防御!想偷袭我?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暴露出身形的福守缘正处于奥莉安娜的上空,他右手的雷电劈在了突然出现的一层绝缘盾墙之上,接着他一个后空翻平稳落地。

    “好似造物主一般的力量真是太伟大了,难怪你这么骄狂的以为能杀了我。可是不对啊,以你的头脑又有经验参照,怎么会考虑不到我的主场优势?”

    见奥莉安娜背起双手不再攻击,福守缘亦跟着站定不动。

    “不知你们那里的创世传说是怎样的?我这儿的古老传说里,盘古开辟世界后由于力竭而化作万物,也可以说是死去。所以没有什么力量是无穷无尽的,即便是伟大的创世神灵也不行。”

    “你是说我的心动不了太多这样的力量?可是思想之事并不会太快使人疲倦,而你客场作战消耗会更大。”

    “晚上做的梦多了会让人第二天感觉疲倦,事情想多了更会愁白头甚至心力交瘁,心灵相对来说是很柔弱的,你当他生来就又多么强大吗?关键一点,我是个完整的人,有着完整的阅历,具备完整的心,怎么看,我的心也不可能比你非自然形成且成长不利的心要弱。”

    完整两个字刺痛了奥莉安娜!她托起球球作势欲。

    “你是在嘲笑我?讥讽我残缺的人生?为什么?为什么你那么温柔的对待蔚,却一直咄咄逼人的刺激我!为什么!”

    福守缘稍稍一愣,然后想了想认真的予以了回应。

    “我不愿恶意地去伤害谁,你的遭遇我很同情,可你走偏了的人生我认为一时无法改变,所以我此时没法儿温和的对待你。”

    奥莉安娜低头收起球球轻轻的抚摸。

    “来时的路上,我曾不由自主的期盼过,你会想办法改变我,可我没想到,你连试都不愿试一下,短短时间里就对我下了定论。你凭什么觉得我无法改变?你以为我不想改变吗?你没看到我一直努力的想要融入人类社会当中吗!”

    福守缘不为所动,此刻的他,十足的心硬。

    “太主观了,为什么我一定要改变你?不管你怎么想,在我的反复计算当中,杀你比拯救你简单太多,所以别的念头,我都可以无视,因为这里是战场!”

    默然良久……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好一个计算,你曾经亦是这样计算着,伤了蔚的心呢。那便战吧!看看杀我,到底简不简单!万千球球,全方位,指令:攻击!”

    无数个魔偶冲向福守缘起了不存死角的攻势!

    “弹簧阵,统统返回。”

    布满身周的弹簧装置将攻过来的科技球全部弹飞。

    “静止,指令:杂音。”

    反弹效果瞬间消弭,所有的魔偶静止在福守缘身边没有飞远,随即全部展开,放出了电脉冲攻击。

    对电脉冲的原理过程并不了解,福守缘做不到针对应变,他只能消耗更多力量以求稳妥防御。

    “衍化吸收伤害性效果的防御方式。”

    一个黑点生成,电脉冲的伤害性效果被全数吸收。

    得拿回主动,被动防御太吃亏。

    “飞天,重力快下压。”

    福守缘于高空携着强的重力势能向条魔灵快压去。

    “太慢了,地刺迎击。”

    一个个粗大尖锐的石柱升起矗立。

    “不躲吗?那就感受这份量吧,重力再加倍!”

    轰隆隆……

    巨大的碰撞冲击掀起浓厚的烟尘。

    烟尘笼罩久久不散,一切就这么忽然的安静了下来,没有奥莉安娜的声音,也不见福守缘的身影。

    ……

    当烟尘散开,福守缘看到奥莉安娜居然没有挡住这一击!

    幻觉吗?这不应该啊!

    除了头颅和动力源装置被球球勉强护着,奥莉安娜别的身体部位竟全部都被压扁碾碎!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