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神智的士兵始终机械的攻击着防御塔,身边生的一切,不管是恩将仇报又或是以德报怨都与他们无关。八一中?文? W㈠W㈧W?.㈧8㈠1㈠ZW.COM

    清醒之人则无可避免的要面对重回塔下的福守缘。

    没有围逼福守缘的人纷纷为他竖起大拇指,犯了错但终究悬崖勒马的人勉强能够直视,独独坚持迫害福守缘的4人恬不知耻的仍怀一颗怨毒之心。

    “我不止心安,还很爽,反而是你气的不行了吧,别装了!”

    说话之人眼睛浮肿,正是救人事件中最先跳出来闹事儿的那个中年男子。

    福守缘刚要回应,四人中突的有一人跪倒哭嚎!

    “我错了!我一时鬼迷心窍,别杀我,别杀我!”

    是被福守缘引着飞弹穿过身体的那人,他也正是以技能“信号隔断”短暂屏蔽了瞬间回城术之人,他现在已是神志不清,探查其状态乃是魂魄离散,毫无疑问系统很快就将接管其身心。

    哭嚎之人身旁的恶妇万分嫌弃的唾了他一口。

    “胆小鬼,真尼玛丢人。你别得意!就算我们这次没弄死你,你又能拿老娘怎么样!”

    陈峰嗤笑道:“真不怕,又何需连连说大话给自己打气。”

    剩下那人顺势接过话。

    “对!他们两个是死鸭子嘴硬,我坦白,我不想死,留我一条狗命让我干什么都成。”

    “你们虽是渣滓,但多少能顶两下塔,所以我现在不会动手,你们最好祈祷自己能就此死于防御塔下。”

    话音刚落,恶毒女人惊声惨叫化为灰灰。

    “臭婊-子,便宜你了。”

    怒骂者乃是覃寿,他在福守缘第7次被防御塔攻击时便被刺激的狂性大冲破了系统控制,顺带还领悟了疯魔杖法的心法总纲。

    B+级心法不疯魔不成活(总纲):不痴不醉不癫不狂不疯不入魔!又何以活自身、何以掀风浪、何以成大事、何以平天下!激活掌握心炉可淬炼痴醉癫狂疯5种魔性,脑域开度加o.o3%,精神力加1o点,类似心性把控力上升2o%,相关功法领悟力和掌控力提升3倍。

    ……

    陈峰啧啧赞叹,福守缘的脸色却是阴晴不定。

    “意志坚定到某种程度便能冲破控制,之前有一个张穆,你比他幸运,但我很看不惯你现在这个骄狂劲儿。”

    以为自己听错了,覃寿认真打量着福守缘。

    “如果没记错,你这是第一次说看不惯我。”

    “没错,什么我都可以理解容忍,唯独不可以不珍惜性命。”

    实际上相当珍视性命的覃寿眉峰一扬。

    “难道我就不该有,比生命更为珍视的存在?”

    这句话可真真是一记绝杀!

    福守缘万万没想到覃寿会说出这么直白肉麻的话来,要知道绝大部分的人都无法坦然的说出这等言语,类似的情况里最典型的就是为人子女的总是莫名的难以对父母说一声我爱你!

    试一试你就知道,有些时候,说比做难。

    ……

    “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要是说你留在这儿,对于我起不到任何实际的正面作用会不会显得很过分。”

    陈峰眼皮一跳,这狗屁混账话说的太过分了!可怜的覃寿。

    完全不觉得自己可怜的覃寿竖起了中指。

    “以为我会生气?你个矫情鬼,现在可是你被我给一击撂翻,你这不还是承认了自己心里爽的不要不要的。”

    愣神,败退,沉默……

    气氛越的微妙,陈峰递给福守缘一个眼神示意下路正在加快进度,接着立刻闪往远处。

    期间4个人渣一一丧命并未引起太多注意,福守缘等人丝毫不知这4个败类的死非为巧合且他们死前皆被顺手折磨到心魂崩碎,唯有一人察觉此事并从中嗅出了更多她觉得颇有价值的信息。

    ……

    “敌方第五波士兵已经被全部击杀,我方剩余士兵上路18、中路7、下路2o名,合共45名。”

    陈峰瞅了瞅福守缘。

    “幸好,否则剩不了几个。”

    有几名幸存者们靠过来向福守缘致谢,这个结果对于谁都是一份沉甸甸的幸福,只是另外几人参与过围堵所以一时不好上前。

    而体味幸福之余,人们会更为愤恨敌人的残酷侵略毁灭了太多的幸福制造者和品味者。

    福守缘点头致意但并未回话,他注视着犹豫不决的覃寿,克制着不去干扰他的思路。

    ……

    覃寿的犹豫有太多方面的因素拉扯,全神思考中时限已过。

    “选择完毕。42名士兵选择回归,开始撤回水晶枢纽内。”

    三人不禁同时叹了口气,其中意味皆是复杂无比,缘由却是不尽相同。

    “总要有人冒险,相对来说我比其他人更有资本留下,再熬一波就能获得瞬间回城术了。”

    勇毅有担当是好事,义气深重也很令自己感动,但毕竟是自家兄弟,思来想去,福守缘终归是希望覃寿能怂一点儿先保住有用之身再谋其他。

    不过事已至此,暂时倒也不必多言早早的引争执,三人抓紧打扫了战场然后静静的休养。

    ……

    而后第六波士兵降临,三路共54oo人,多了攻城士兵。

    陈峰抖擞精神迈开步伐,这次总算没有了之前几波酝酿微笑的艰难,福守缘和覃寿传送到人群中亦是欢欣满面并尽可能的把这种情绪放大扩散。

    “这一波我们将拿下上路第一个防御塔,真切的朝着胜利大步迈进!”

    ……

    这是最成功的一次鼓舞士气。

    然而无论士气如何,战争总归是会不断的消亡着生命,眼看又一次接近攻塔阶段,陈峰突然的一句话让附近的人全都一愣。

    “这次我要先去顶塔,我开大减免伤害。”

    福守缘没有劝止,陈峰压抑的太久,再拦着他会把他逼疯的,这次只能是提高警惕准备随时动干涉阻敌了,配上陈峰的位移技能应该能防止大部分意外。

    ……

    6秒后,上路已斩尽敌兵,当地球士兵不情不愿的迈开步伐,陈峰已然一马当先的冲向了防御塔,福守缘和覃寿紧随其后。

    眼看防御塔的攻击将要命中陈峰,便听他一声怒吼。

    “肉山难移!”

    当下陈峰11级,拥有2级大招,动期间脂肪存量百分比即为吸收伤害百分比,其中凡是有形有迹的伤害将被以魔法伤害的形式即时反弹25%,每秒消耗脂肪1o%,最多持续9秒,他顶着攻击继续冲向防御塔。

    三人的攻击先后落于防御塔上,接着士兵6续跟进。

    陈峰身上的肥肉滚滚颤抖,每一攻击都被其波浪式颤动化解减少并反弹,沿着来时的轨迹回击防御塔。

    脂肪不断燃烧,陈峰的身型每一秒都会瘦上一圈。

    9秒后技能结束,硬扛防御塔足足18次攻击的陈峰从**到精神都产生了极大的变化,亲眼见证然后面对那身姿矫健面貌伟正神采飞扬的大帅哥,人们能做的就只有惊叹、感激以及敬佩!

    彻底失去伤害减免后,陈峰的生命值哗哗的往下掉,可他毫不闪避安稳如山,笑的非常满足、自豪!

    约1.5秒后,防御塔轰然倒下!

    生命值定格在219,只要再两击,陈峰就将去泉水中体验复活之痛。

    环视废墟,陈峰心潮起伏,最后他按捺不住的仰天长啸,尽情的倾泻着心头的悲喜……这一幕与周围同胞的欢呼雀跃交相辉映!糅合出好一派壮美和谐的景致!

    只是,系统声音的响起却残忍的揉碎了这难得的欢乐时光。

    喜悦冷却,人们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他们仍旧处于死亡的阴影笼罩之下!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