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头同意了福守缘的意见,然后陈峰瞥了眼覃寿,还有些问题他不好说。(八)(一)(中)(文)(网) | (八)WWW.8(八)1(一)Z(中)W(文).C O M

    防御塔开始肆虐,福守缘带着覃寿绕到人比较少的塔后攻击。

    “两波下来能量不少,防御塔得攻击6次才能灭掉我,比其他人存活机会大。当然,如果塔在前面就攻击我,那算我倒霉,你不用多想。”

    福守缘没好气的斜了个白眼。

    “你说不想就能不想?跟紧我,包你不死。”

    陈峰担心的就是这点,可别搞什么挡枪。

    覃寿倒是根本不信。

    “战场上不能后退,你能有什么办法,唬人不打草稿啊。”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个方法绝对可行。不过别多问,现在不能说,以防有变。”

    ……

    约2o秒过去,牺牲33人。

    覃寿的心开始乱了,他不后悔留下来陪着兄弟,但他恼恨自己留下来终究还是给兄弟造成了负担,他知道福守缘一定时刻准备着挽救自己这条小命。

    福守缘看得出覃寿心里不平静,可这事儿不好劝慰什么,只能由他自己承受挺过去。

    ……

    再5秒,又牺牲8人,其中有那个魏警官,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紧盯着福守缘,眼神里仿佛是在质问,又仿佛是在说请务必早日结束这噩梦。

    心一颤,福守缘有撇开脑袋的冲动,但他忍住了,他很认真的回应魏旻。

    “我加了你们的离去,对不起,我只能承诺我活着一定为提前结束这场战争竭尽全力。”

    魏旻无法再回应福守缘什么,他能留下的,是早已放在越堆越高的那些背包里的,他的身份证和警官证。

    ……

    又6秒过去,防御塔再次攻击,目标是,覃寿!

    福守缘怒吼出声转身前冲。

    “转身冲!快!”

    覃寿毫不犹豫的转身前冲,此间,第一次攻击打中他。

    “向前,向前,向前!”福守缘急的奔跑并催促!

    但已经冲到攻击范围边缘的覃寿却猛地停了下来!只因系统接管了他的神智,更可怕的是此时防御塔快的攻击已然是第五次击中了他,他仅剩7点生命值了!而防御塔的第六次攻击眼看便要抵达收割他的性命!

    幸好覃寿身边还跟着一个誓要救他的兄弟。

    几乎是在覃寿停下的同时,福守缘一拳轰在他后背,友军之间无法施加实质作用力的规则被蓄力良久的干涉之力短暂突破,生死只在一瞬!覃寿终究得以侥幸被击飞出防御塔的攻击范围!

    可这还没完,防御塔的攻击会锁定目标,夺命飞弹仍旧沿着弹道杀来!

    然而最难的一步突破规则都做到了,福守缘又岂能容忍别的难题夺走兄弟的性命。

    一道金黄的亮光形成一块古朴镜面,将防御塔对覃寿的这道攻击折射到了福守缘身上,这属于技能效果的范畴而非违反规则。

    随后,由于覃寿不在防御塔攻击范围之内,防御塔按设定转换了目标,危机暂时解除。

    接下来,违反规则被系统强行接管神智的覃寿又一步一步回到了防御塔下,而若之后他再被攻击,福守缘可就真没办法了,但愿他别这么倒霉。

    ……

    覃寿会否倒霉那是后事,福守缘却是立马就遇到了麻烦。

    从福守缘怒吼要覃寿逃离开始,他们的举动便引起了周遭清醒士兵的关注,目睹他救人的全程,没有谁会不动心,人们纷纷围到他身边以求活命。

    对此福守缘早有预料,他非常恳切的向众人解释,不想人们纠结于此事而降低了攻塔效率。

    “我刚试过了,推不动了,战场的规则之力已加强了这条细则的强度。抱歉,亲疏有别,唯一的机会我只能先顾着我兄弟。”

    ……

    纷杂中有人大声道:“谁不是先顾着自家人,在场的刚刚得他照看的不少,能帮他肯定帮,别难为他了,大家散了吧。”

    大部分人选择相信并理解,但也有少数人仍不甘心。

    一个眼睛浮肿的中年男子嘶声叫喊。

    “一条路被封死就找另一条路,既然你能对抗规则,就肯定能有别的办法,别想蒙我们!”

    周围人一听也有几分道理,本来准备散开了,此时却又纷纷鼓噪起来,陈峰正要开口帮忙却见福守缘示意他别管便暂且沉默。

    “没个保障老子不打塔了,凭什么我替后面人去死,你的兄弟就能获救,老子就是不平衡!怎么滴!”

    “对,老娘也不去了,谁爱打谁打去。”

    ……

    有系统在,谁也不可能不打,他们只是在借此施压。

    自家本事自家用,说到底谁也不欠谁,帮不了反倒有错了?

    遭遇此等无理威逼,福守缘心里当然很不舒服,但人们的求生心切他多少能够理解,所以他依旧耐心解释。

    “系统不是摆设,战场的规则实际上面面俱到,钻漏洞只能是一瞬的事儿,随即便会被弥补,而要在瞬间逃离险境,真的就只有刚刚那个办法能用一次。”

    将信将疑的人群让福守缘深深叹了口气,不得已,他只能祭出最后方案,他凝聚出一枚透明的晶石。

    “这是我以干涉之力凝结的誓言晶石,若有违誓言者心志不强过我三倍即会立刻变为白痴,该效果作用于心无法屏蔽。我誓,我真的没有办法救你们。请系统鉴定。”

    喂,看在大Boss的面子上少收点儿费用啊。

    “鉴定并向士兵通告结果共需3o点能量,请确认支付。”

    “确认。”

    随即系统通告响起。

    “4444号应召者凝结的誓言晶石有效,违背誓言者不强过其三倍心志即会立刻变为白痴,对其自身成立。”

    可惜福守缘虽已是做到这等份儿上,却也还是有人心怀不满甚至是怨忿,仍在吵闹。

    但也幸好,大部分人心里其实也都明白,谁也没有必须救人的义务,想及此前福守缘一直在战斗中竭力帮助众人,现在又耐心澄清了事情原委,有点良知的便不忍见一位难得的好人仍旧承受不该背负的压力,于是纷纷开口帮他说话。

    人多理正,少数胡搅蛮缠的人很快被迫退开。

    同时,众人渐渐散开更具效率的攻击防御塔,散开前以各式言语或眼神向福守缘传达了歉意、敬佩和鼓励,这让他心里暖暖的,迅冲散了少数无理取闹之人造成的恶心感。

    有位大妈深觉福守缘受了委屈,是以留下来宽慰他。

    “难为你了,被一群亲身帮过的人无理责难,却还努力让他们收心战斗,好孩子。但愿你能好好活下去,咱们的家园就得靠你们这样的人来撑住。加”

    ……

    温暖犹在,可大妈离开了。

    残忍的现实再一次提醒福守缘,战争之中,贴心的温暖终归只能是暂时的,而主旋律,始终是那残酷的死亡。

    何时?能打破这等残忍,迎来和平与欢笑?

    ……

    若地球7o亿人能团结一心,那一天应该不远,可惜。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