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蔚给你那一刀?别由己推人了!我并没有纠结犹豫到需要外力来帮着劈开顾虑,我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我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已经走在路上!一时没成功不代表什么,这方面实际是你不如我!”

    锋刃乍现!福守缘下意识的捂住心口令陈峰有一丝不忍,可他憋了很久的郁气实在是不吐不快,他转过头,没有停下。八一????中文 W㈠W?W?.81ZW.COM

    ……

    从福守缘彰显出身心的强悍开始,陈峰就忍不住思量起自己强过前者的地方,对生命的深切珍视正是其中很重的一点。但这一点所需的痛苦忍耐力他的确不足,几次丢人的晕哭是抹不去的事实,这让他的心态混合着相当程度的复杂难堪。

    恰于此间,前者明知心性之事通常难以一蹴而就却还不断的催促他改变,他怎能不憋屈。

    我已经明确说过要改变,我已经在努力了,你看不到吗?起码这点上我比你曾经的犹豫为难要强吧!

    可光这两点我知道不够,所以请你别再一副淡然操心的模样,那样仿佛是在反复的提醒着我,我是多么的软弱而你则高高在上怎么也追赶不了!这让我很不爽你知道吗!

    你以为你在光热,可光芒太亮太热也是会伤人的!

    ……

    并未在回忆的拉扯中恍惚太久,福守缘很快醒转过来静静聆听着陈峰的郁怒,从中感知到了后者更多未尽的积郁,而此时战斗已临近最残酷的攻塔阶段,他必须战决了。

    “我不如你的地方多了,我一直这么说,我很认真!而现在是我在逼你吗?不是!是你自己对自己的要求太高!再说就算是我在逼你又怎样?我可不会停步,难道你要懈怠下来被我赶上?”

    你,你还是这样,哪怕我先用回忆杀扰乱你的心绪,你的眼光言辞也还是能够直指要害……可就是这样才真的让人很不爽啊!

    是,你说的都对,把压力换个好看的包装从我追赶你变成你追赶我也算很巧妙的给了面子送了台阶……但这些全都没用!

    没想到吧!你想问题的深度也并不是能够次次到位,不知道有些事情并非是把道理捏在手里就能摆平的吗?

    因为人,是可以不讲道理的!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

    呼!爽多了。

    ……

    “说话呀,怎么感觉你在偷着乐?什么心态?”

    完全不懂了吧,哼。

    此刻的福守缘的确是摸不着头脑,那么千回百转的心态变化谁能摸得透,这一秒来个神仙也看不懂啊。

    “你猜。”

    “猜你妹啊,想通了就滚一边儿去。”

    “道理是通了但没用,我现在还是看你不顺眼外带对自己意见很大,我乐的是其他事儿。”

    “反正我不用多说了是吧。”

    “呵呵,暂且先放过你。”

    眼看敌人越来越少,二者的心思都不免转移不再多言,这事儿先搁着,心情好坏有无争吵并不会滞碍两人的交情和该有的奔走支援。

    ……

    34,15,6,2,1。

    残忍的前景重现,身处水晶枢纽中并未得知单一全灭一路不能回归的士兵们,先是纷纷祈求回归,而后绝望。

    陈峰突的提往防御塔冲去,却被早有预料的福守缘卡位拦住了两秒多,在后者精确的判断走位之下,没想到会被堵而未预留位移技能的他,没能最先步入防御塔攻击范围。

    陈峰勃然大怒!

    “我能减伤能撤退能复活!凭什么不让我先去扛一会儿!”

    “复活时间随等级提高,再算上从泉水赶来的时间,这当中你能对防御塔造成多少伤害?划算?”

    “提到复活只为说明我的资本,你不要混淆概念!”

    “不然呢?攻塔的时间不短,你一开始就残血,敌方中下路英雄会放着这么好的机会不来占便宜?”

    默然片刻,陈峰忽的抬头斜了福守缘一眼,语气怪异。

    “敌人凶狠,你想的周全,单单就我们的英雄是吃素的。”

    避让了陈峰的挑衅,福守缘的视线追随着被攻击的同胞。

    “战况瞬息万变难以把握,容不得我们有半点失误,若你非要昧着良心说保证不出问题,下一波我不拦你,就任你去品品更加痛苦后悔的滋味。”

    冲动的言语哽在喉咙几欲喷薄!可终归,又咽了回去。

    见此,福守缘欣然降低了音量。

    “没你坐镇,同胞们就成了敌方英雄砧板上的鱼肉,忍忍吧,这样的事以后还要经历很多。”

    但这太难了。

    “为什么你就能一次次的挺过去?我却总在崩溃的边缘!”

    逮住这个时机,福守缘问出了关键之所在。

    “我只是更自私些,是我比不上你……想走下去,就面对心结敞开说说吧,为什么那么见不得他人的牺牲?”

    沉默许久,同胞的绝望牺牲时刻冲击着陈峰,细微的改变其实早已悄然积累,而此刻他心理上的剧烈起伏化为强大的推力助他越过了蕴生变化的心理临界点。

    ……

    “我出生在一个封闭的小山村,叫回命谷。我有一个好朋友不嫌我胖,小时候天天陪我玩儿。有一天,她爸爸死了,她一直哭。七天后,她妈妈也死了,这次她没哭,她在灵堂呆坐两天两夜直至昏厥。那年我九岁,比她小三岁,傻乎乎的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她很伤心,我是她的好朋友,我也应该很伤心,我就陪她哭。可我真的不伤心,我不哭的时候就扳着指头数,她多久后能高高兴兴的陪我玩儿。”

    陈峰击打着防御塔的手颤颤巍巍。

    “后来我约她玩儿,她拒绝了,还劝我好好练功,不然会死。我回家哭闹,爸妈也警告我得勤奋练功了。太小了不懂死的可怕,我那时满心是玩乐,所以我是被禁足在家整整三年。而突然有一天我爸妈放我出门,我兴奋的去找她。她更漂亮了,可那是遗像啊!那个瞬间我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伤心,我终于真的哭了出来,我终于不会只喊着……你陪我玩儿吧。”

    泪流干,陈峰佝偻着身子,浑身肥肉颤起了波浪。

    “再三年,我爸妈也走了,他们用生命改良了功法,只为替我探出生路……守着爸妈不知哭了多久,我想我也该死了吧,可我活了下来。全谷人先后离去,老人、叔叔阿姨、哥哥姐姐,而我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活着看着送着痛着。”

    今昔,一样的活着看着送着痛着!

    “最终仅有我和村长爷爷活了下来。村长让我给全谷人守灵一年,接着就把我赶出了山谷。我来到外面的世界,每逢遇人去世,心里还是会难受,难受到痛,有时痛的昏在路边。这样不好,可我不愿也不能抹去山谷留在我生命中的印记。我只怕有天不够疼了,却是回忆变淡了……”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