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说到一半,福守缘已循着敌踪走的稍远,不过他终究是把少年的话听完并予以回应。八??一中文 W≈W=W≤.≤8≥1≥Z≤W≤.≤COM

    “战斗快要结束,你有极大的概率能活到最后。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以后做个好孩子让父母亲舒心一些。”

    语毕,远去。

    少年真正的止住了眼泪,目送这个不知道名字的好人,他喃喃的对着哑巴大叔诉说。

    “我觉得他的态度有过变化,肯定是因为我后来的举动合了他的心意,所以我没敢说我是受他的启才那么做的。他和大叔你们是一样的,都那么值得人敬佩。”

    大叔没接话,少年那倾慕的语气令他心里有点儿小不爽。

    是,那人的言行是值得敬佩,但你不该把我们和他放到一块儿去比,我们不求回报的牺牲性命护你周全,好歹你心里要跟我们更亲近一些才对吧。

    少年哪儿知道大叔正暗暗的呷醋,没得到回应的他自己思考了片刻继续表着看法。

    “他努力担负的想来比我们多了太多,所以才那么争分夺秒不肯停歇。我觉得他平时一定很爱笑,可是他刚刚就连想给我一个笑容都做不到,他很累吧?肯定很累了。”

    哑巴身体一颤,少年直指本心的话语涤荡着他的心灵擦亮了他的眼睛,他终于能够感受到之前所忽略的一些什么……

    那是一种生命中难以承受的重,就压负在刚刚帮完他们离去的那人身上,压得他连笑容都收敛,却还没有压弯他的脊梁!

    ……

    感谢纯真少年敏感的心,让他没有越想越偏。

    都是在认真贯彻着自己的信念,不该比。

    ……

    游走中福守缘又一次瞟了眼田三金,情况尚好,不用操心。

    预告战争快结束了并不是福守缘虚言安慰而是事实趋向。

    战斗至今,敌方9o%的远程火力,即远程士兵和攻城士兵的攻击,是固定倾泻在我方远程阵营中。

    而我方起初是所有火力倾泻到敌方远程阵线中,到中后期有部分人选择性的支援近战,分散了部分火力,但火力总值从未低于过9o%。

    如此一来,近战才打到一半的时候,双方的远程战力便已所剩无多,之后敌方远程战力先一步全灭,己方则侥幸存活了足足37名远程及攻城士兵。

    当没了性命威胁的远程战力腾出手攻伐近战敌兵,便又反过来极大的提升了近战三四排士兵的存活率,且大大加了胜利进程。

    而第一波里己方上路远程士兵仅存活2人,这一波大幅提升的存活率则应当感谢蔚。

    她的离开让陈峰敢于冲入敌方远程阵线里控场砍杀,仅仅两次范围性火力压制便多挽回了整整35条乃至更多的性命,这让陈峰心里有个异样的想法始终挥之不去。

    敌方中路英雄也是母的,而某人能在初识的短暂时间里就让敌人死心塌地的爱上他,不可谓不犀利,就不知道他有没有可能把机器人也给拿下?

    不过这也就光想想,陈峰并不敢真的去求解这等荒唐之事。

    ……

    而此时的福守缘见战斗临近结束,便难免松懈了些,于是乎压抑许久的各种念头开始滋生,脑海中有无数面孔不断划过,心中不由的一阵憋闷。

    难受就要泄,福守缘杀意勃,当杀念升腾到一个临界点,他的银白色大刀蓦地变了,变得惨白惨白,透着凛冽的杀机!

    那是沸腾的杀心自动的激了干涉之力,毕竟强盛的意念情绪本就是一种坚定的思想状态,他的身体也恢复到了足以支撑力量的抽取及使用的程度。

    然而这等情况并非福守缘所愿,否则他大可以用有了经验更能把握的愤怒情志来衍化一定力量。

    其中缺点很明显,虽然福守缘的杀意并未达到令他失去神智的程度,却也使的他难以思考太多杀戮之外的事,最重要的是他无法在杀念存在时自主停止激干涉力,本就没有恢复好的心力哪儿禁得住这般折腾,何况这等盲目的使用方式实在是低效浪费。

    是以福守缘一边将杀念衍化的力量倾泻到敌军身上,一边努力凭剩下的清醒意识不停地消减杀念。

    杀念推动干涉之力自然衍化的力量是无视敌人的双抗(护甲与魔抗),这意味着福守缘每一击的伤害都不会被抗性所减免。

    刀不停,人不停,福守缘杀的酣畅,而这并不影响他消减杀意的决心,孰轻孰重他分的很清楚。

    陡的,惨白的大刀上折射出丝丝银光,昭示着福守缘的杀念消退到了不至于激干涉之力的地步。

    松了一口气的福守缘随后冒出了一个念头,杀念强盛到如之前的愤怒那般会衍化出什么力量?

    压下好奇,福守缘专心的投身于帮扶及战斗。

    ……

    终于全灭敌军,但人们并未欢呼,他们没有力气去叫喊,只有一双双期盼的眼睛望向天空,渴望听到系统告知撤回水晶枢纽。

    可当系统通告响起,带来的却竟是绝望!

    “只有三路都全灭敌军,士兵才可返回水晶枢纽,现在请冲击防御塔。”

    很残酷,可一时竟无人谩骂,短暂而漫长的战斗教会了他们言语的无力,当然随后还是有人忍不住怒骂了起来。

    骂的最凶的是陈峰,他咆哮不休,一身肥肉荡起了波浪。

    “系统!!!我曹!你还要他们送死,战斗到现在还不够么!为什么你这么残酷,还地球意志,去你妈的星球意志!地球让他的子民不停去送死?混蛋你说话!”

    系统没有回应。

    福守缘示意陈峰看看周围,他只瞥了一眼,便即腿一软坐倒在地。

    士兵们在向着敌方防御塔前进,能看出不少人是被系统接管了神智。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残酷,他们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什么还要他们去送死?我草泥马啊系统!”

    剩下的人皆是在惨烈作战当中顽强存活的精英,他们已然足够坚强,可在此刻,谁也无法接受刚看到希望便又再度迎来绝望的残忍!

    防御塔高的攻击力三下便可击杀一个满血的近战士兵,两下一个远程,攻城士兵只会受到5o%的防御塔伤害看似幸运,但实际防御塔只要随机选择过3次别的目标就会优先攻击一个攻城士兵,他们其实更不幸。

    最可怕的是,此时的存活者基本都是残血,一次攻击便会要了他们的命!

    而防御塔的攻击度是每秒两次,这意味着用不了多久,好不容易存活下来的士兵们就都会牺牲!

    ……

    福守缘取下肩包,把贴身收放的张穆那块手表装进去,然后递给陈峰。

    “所有物品就只能拜托你了。”

    宋迪和徐波的包也递了过来。

    回过神的陈峰接过包还想伸手拉人,可战场的规则让他并不能真切的阻碍友军的行动。

    他哽咽无声,就那么看着,看着人们无法停留的前行……

    一步一步,迈向死亡。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