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守缘终于挤出颤裂的嘶声。?八一中文网 ? W?W?W㈧.?8㈧1?Z?W㈧.㈠C㈠O?M

    “是在惩罚我么,怪我之前犯了错!可这样太残忍!”

    蔚认真的摇头纠正。

    “不是惩罚,我从没怪过你啊。之前你拒绝我,说爱要生死相依而你做不到,我就想,让我为你死一次,可不可以也算作你的生死相依……不许说话,不许说不算。”

    瞪着那飞扬的双眸,她娇憨的“威胁”。

    凝望那动人心魄的美丽,这世间独独为他而绽放的娇颜,他悲戚难抑。

    “你刺我三刀开启了这段美妙缘分,现在我要你再加一刀也是为了以后。被你刺中我心的感觉我记住了,只有美好;我刺中你心的感觉,我知道你也将无法忘记。”

    她得意的偷笑,临走前的印记必须深刻!

    她转而又很正经严肃。

    “哪怕你会痛苦,但我知道你会更坚强、更想我、更努力!所以原谅我的任性,好么?”

    “好……”

    我不能埋怨你,可我要怎么原谅自己!

    素手轻扬,欲抚上那张注定会思念的面庞,却顿在半空,只留最后的倾诉是那般的婉转坚定!

    “一定,要再见!”

    “一定……”

    “铛”,握不住的刀掉落。

    巨大的铁拳亦被重力拖着往下坠,“咚咚”连响,好似在为主人决然的离去而哀鸣。

    福守缘悲伤到连撑住蔚的身体和机甲的力气都没有了,他随着蔚的倒下而被压垮。

    他的眼神没有离开过蔚的笑颜,她最后一刻凝结于脸上的灿烂笑容和对未来的期许,让他彻底凌乱了。

    “再说说话吧,告诉我该怎么做啊!”

    坚强起来,努力拼搏……

    可此刻的福守缘,别说拼搏,就连站起来,也都做不到。

    “说什么生死相依,明明就是在惩罚我,可我是这么软弱,才分开一秒,就只知道想念你了。”

    陈峰忍不住轻声劝慰:“一会儿就复活了,她还看着你呢,别搞得这么……先起来,被压着不好,小心被判定接管。”

    他的伸手相帮被拒绝了。

    “就让我这样吧,她不会复活回来了,我知道的,这是我和她最后的相处了,她的身体好冷,我得给她暖着。”

    宋迪轻叹不语,陈峰也只能不管了,反正这家伙不死就行了,他思考起另一个问题,按战场规则,英雄被击杀会通报全场,为什么过了好几秒还没有动静?

    下一刻战场系统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一血!”

    “地球方4444号士兵击杀了皮城执法官蔚,拿到了一血。”

    “特殊情况:皮城执法官蔚选择不在生命之泉复活而是退回符文之地复活。地球方4444号士兵将得到全额奖励。”

    整个召唤师峡谷的人都听见了这个播报内容,除了福守缘和符文之地士兵,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剧本?

    符文之地英雄联盟竞技厮杀的历史之中,从未有士兵单杀英雄的先例,太荒唐了,符文之地中下路英雄惊奇的说不出话来。

    地球中下路的人还好点,只是惊叹这士兵厉害,运气真好。

    但是陈峰和上路士兵却被震撼的无以复加,只有亲眼目睹了全程,才知道在短短几分钟内上路究竟爆了怎样荡气回肠的悲欢离合。

    他们无法理解是何等美好深刻的邂逅,才能造就这般决然舍身的离去。

    而被通报拿了一血的人,只是痴傻的,抱着已然开始化为光华消散的爱人,哽咽着试图挽留。

    眼神追随着飞散的荧光,他恍惚看见了蔚。

    他伸出右手,全力地想要挽留,却只有荧光掠过指间,明艳而伤感。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放心,你那么聪明坚强,我也会奋力前行,我们一定会再见,一定!”

    最后一点光芒消散,他说不下去了,他呆呆的站着凝望天空,直到陈峰把刀塞进他手里。

    “你说对了,可你在这儿愣着干嘛!她给了你这么多能量功勋让你重获足够的资本,那就好好战斗!”

    是该战斗,机械的挥舞着大刀,他的脑海中仍有着无数画面闪烁不休。

    备战时惊鸿一瞥收藏了初见的惊艳,反差中见识了她的脾性,战斗中知晓了她的善良,愤怒中领教了她的实力,交心中铭刻了两人的一切,而离别,承载了共同的希冀……

    爱,便于此中悄然降临,紧紧的牵住了两人。

    ……

    其实有过很认真的抗拒。

    作为一个年少轻狂时经历了过多恋情的人,一个越来越能够理性的分析****问题的人,一个近几年里不时怀疑着自己是否对爱情一事越来越淡漠的人,他下意识的会思考分析的很多,太多。

    就算撇开其他不论,仅一个立场问题便已不免涵盖了诸多阻碍因素,何况福守缘放任情绪过度激身心力量的后遗症非常严重,战力削弱的很惨。

    一个废人,生存都不能保证,凭什么奢谈爱情!拿什么来冲破阻碍!这是他此前不愿直面蔚的期待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然而爱了就是爱了,福守缘瞒不过蔚也骗不了自己,所以在蔚又一次前来后他坦承了爱意。

    ……

    蔚则始终在向着渴望的未来冲刺,她在第二次找福守缘之前就已决定了要用最直接的方式给予他重新起步的力量。

    按规则,英雄会在水晶枢纽内花一定时间复活继续战斗,击杀者会获得其1o%的能量功勋作为奖励。

    蔚很清楚让福守缘再杀她一次是不可能的,那太残忍了,所以她选择直接退出战斗,予他全额奖励。

    另外,爱上敌人后蔚自然更加的不想沾染“夫家人”的鲜血,尽快离开战场是必然的,那既然条件具备,当然便应来一次生死缠绵加深爱恋,顺带帮了爱人还不用怕他自尊心作。

    每每思及此举,蔚就会得意不已,包括她在极端痛苦危险的复活过程中也从未有过一丝后悔。

    在符文之地复活,不比在战场中有规则之力庇护,那是真正痛到了灵魂深处且需要熬过整整四十分钟,通常来讲,人的心志有七成的概率承受不住痛苦而崩溃,成为行尸走肉。

    可即便系统多次警告,蔚也还是没有动摇的做出了抉择,然后她硬生生的扛了过来,她觉得值,很值,很好……

    福守缘并不清楚复活的区别,但他猜测过蔚的离场会带给她不好的遭遇。理由很简单,一方有英雄离开会陷入极大的劣势,星球意志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生,他此前帮蔚冲破过一些束缚更是令他确信这一点。

    事实就是双方都有实际举措防止英雄退场,这次是系统施加在蔚身心上的枷锁被福守缘冲破了一部分才出现的特殊情况,双方此前下的资料里当然没有提及。

    ……

    是以不敢多想。

    唯愿能,一步步尽快杀到她身旁!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