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孩儿的哭泣渐渐停了,她拿起姐姐手中的纸,福守缘不认识那些歪歪斜斜的字,那是符文之地上瓦洛兰大6的字。?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微弱的童声响起,语言不通但福守缘能够从精神层面上完全的理解。

    “我的好妹妹,我可爱的蔚,姐姐走了,去天上了,你不要太难过。姐姐早知道自己病了,医生说是很严重的病,叫什么名字我给忘了,我没钱治,记它干嘛。”

    这种事怎么可以忘!

    “我在你的冬衣里藏了好些钱,都是我悄悄存的,可那也不够你用太久的,对不起,我走了,你一个人肯定会很,艰难。”

    艰难两个字,蔚读了几遍才确认,因为纸上画画写写涂改了很多遍。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可是我真的撑不下去了,我每天乞求上苍能让我再多陪陪你,可是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好了。每天我被噩梦惊醒,看到你可爱的小脸,还留口水呢,都好害怕再也不能多看你一眼。我提前写了这封信,想跟你说的有好多好多。”

    纸上泪斑点点,又新添了许多,那是两姐妹最真最痛的泪。

    “我最最想告诉你的,是好好活着。我知道这样会很累,真的很累,我们两人一起都是好累好累的活着呀,让你一个人,一定会非常非常的累。可是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你活着最好了。我说不清楚,我不懂大的道理,我就是觉得。”

    纸上又是一波杂乱涂改的笔画。

    “我觉得,累会过去的,一定会过去的!然后我可爱的妹妹应该有父母疼爱,应该有哥哥姐姐关心,还应该去上学读书,还应该有朋友一起玩儿,还应该有好多人向往的爱情这东西。我心里,这些你都应该有,我好想你有!你活着,好好活着,以后肯定会有的对不对?一定的!”

    福守缘忍不住闭上眼,即便这是敌人,他也止不住的为之伤悲起来,可是声音仍在耳边响起,画面也竟继续在脑海里呈现。

    “其实,姐姐也好想有这些东西,那样等我弄明白了,我就能自己给你呀,别人给的,我有点不放心呢。可是,姐姐对不起你,我每天就只能带你捡捡破烂儿,做点偶尔才有的工作,连饭都不能让你吃饱。那些姐姐想给你的好东西,姐姐根本给不了你。”

    蔚瘦弱的身体摇摇晃晃。

    “姐姐,你就是我的父母!你就是我的哥哥呀!你带我一起去教室外面学字,你还带我去跟别人玩儿,他们不理我们,但我们自己两个人,也明明玩儿的很开心啊!”

    福守缘的身体也在摇晃。

    “爱情是什么情啊,你不明白我也不明白,但是你肯定已经给过我了,你肯定都给我了呀!你想给的,你能给的,你都已经给我了!姐姐,我要的是你,我只要你呀!你回来啊!姐姐,姐姐!”

    时低时高的悲鸣紧紧揪着福守缘的心,见蔚还要撑着去看姐姐的信,他很想劝她不要再看,再看,一定会受不了晕过去的,可他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姐姐给不了你的,姐姐希望你能自己挣到。你还记得那些故事里的英雄么,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小时候过得也累,但等他们长大了,就什么都有了。你已经七岁多了,离长大也不远了呢。”

    七岁……

    “好妹妹,再加把劲儿就能长大了,长大了,努力了,就什么都有了。姐姐没在你身边陪你,可是姐姐在天上看着你。老人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化作天上的星星守护最爱的人,姐姐当然最爱你了,姐姐活着给不了你更多,那就在死后加倍努力。”

    蔚转头看向了门外,她想去看星星,想去看姐姐另一个样子,她又转过了头,看着静静躺着的姐姐,笑了。

    “真好,我有两个姐姐了,都是最爱我的。姐姐,我很乖的,放心。”

    心里一颤,难道这孩子疯了?

    幸好,蔚颤抖断续的声音令他的担忧稍稍减退。

    “还记得咱们相遇的那天吗?我知道你不会忘的,因为我骗了你说那天是我的生日。其实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可那也不算是骗吧,毕竟从那一天开始,我的生活才出现了色彩呀。”

    “我不会忘的,怎么可能忘啊!那一天,明明过的很苦的你,毫不犹豫的牵起了我的手啊!”

    ……

    “那天的阳光,想起来还很温暖呢,我转过一个弯看到了睡在树下的你,你的睡姿好可爱,扭来扭去,嘴上还挂着口水,我看了你好半天才想起来把你叫醒。你醒过来喊我姐姐,说你饿,可我包里只有半个馒头,还被弄脏了,我怕你不吃啊。”

    “我吃的很饱!”

    “我拿不出东西,你就哭,我赶忙拿出馒头,你就看着我笑。我说,有点脏。你说,我吃过,一起吃好不好?我说,好。”

    悲伤怜惜,停不下来!

    “我们一起吃了馒头,好饱好开心。然后我们一起生活,一起捡破烂儿,一起打工。你每天甜甜的叫我姐姐,笑眯眯的递过来买到的第一份食物,你让我不再一个人,让我为你哭为你笑,这些都让我好开心!好满足!渐渐的,我明白我是你的全部,你也是我的全部了。我们都是别人嘴里可怜的孤儿,但是我们有好姐妹,也好幸福的!”

    蔚持续猛点头,福守缘很担心她营养不良的身体会受不住。

    “可是幸福快没了,于是我那些不敢说的想法一点点冒出来。你一直嚷嚷着只要有我就好,可是现在,你仍是我的全部,但你却不能再只拥有我了。你要,要有更多的依靠,我才敢相信你可以好好的过下去,不会累,活的开心、幸福。”

    “可我没了你……”

    “写到这里,姐姐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好,可是我管不了太多。说来说去,姐姐只想你好,只想你什么都好,只要你好,就什么都好了。”

    蔚摇头又点头,泪珠莹莹洒落。

    “姐姐,我会好的,会很好的。你,在天上,在这里,也都是好好的,我知道的,我知道……”

    稚嫩断续的言语里有一种即便天崩地裂亦不能动摇的坚执!

    “你出门不久我就觉得自己不行了。上天一定是在惩罚我瞒了你好久,才让我不能在走前多看你一眼,不能听你亲口说,你会好好的,会得到一切。可你不许太伤心,要好好活下去,也当是顺便帮姐姐活着好吗?然后等你老了,享受过所有了,我们再在天上重逢,那时候,我们再一起去一个新的地方,再做一回姐妹!好吗?姐姐就当你答应了,我有点看不清了,也好像想不了别的了,好舍不得你,我的好”

    “妹妹。”蔚和福守缘异口同声的补全了姐姐未尽的牵挂。

    ……

    蔚呆滞的牵着姐姐的手挨着躺了好久。

    然后她将这封姐姐的信,姐姐的心,轻柔的折好。

    拿出一件打满补丁的上衣,蔚缓缓的将信放进衣服上姐姐缝制的包包里,最后她拿出针线,歪歪扭扭的缝死了袋口。

    放下针线,蔚将衣服穿在身上。

    ……

    信,就在心的位置。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