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残酷却无可推移的进行着,地球方近战第二排士兵已临近全灭,第三排士兵的压力越来越大。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渐渐的,第三排游走支援的空间不断被压缩,战斗节奏的加快令福守缘再难将击杀随意推让,很快他第一次亲手杀死一名敌兵。

    一般而言初次杀人会有些不适,可福守缘却只感到痛快,理由不用深思,他只恨无法一刀杀灭更多敌军,又岂会因为杀了一个入侵的畜生而多想。

    同时福守缘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你获得2o点能量,默认临时加持2点护甲和4点生命值;你获得1o点临时功勋。”

    数据早已烂熟于心的福守缘立刻明白这个敌兵手中有着4名近战士兵的性命,其中至少有两名是地球同胞。

    是以他体会不到收获能量功勋的愉悦,只有仇恨与愤怒之情越演越烈!

    不过福守缘也清楚,战斗之中不能被情感困扰以免出错,所以他借着分析能量加持转移注意力压抑着愤恨。

    按规则,1点能量临时加持1点生命值;2o点能量临时加持1点攻击力或者2.5点法强;8点能量加持1点护甲或者魔抗。

    在双方系统的默认推荐中,都是优先加持护甲然后是生命值。

    道理很简单,护甲可以减免物理伤害是持续性收益,关键时刻还可以调整为生命值再顶一顶,且士兵主要的伤害是普通攻击属于物理型,护甲很显然优于生命值。

    地球方倒是有不少士兵兑换了魔法伤害型能力,但5点功勋要直接学成技能那便只能选最低的F级,伤害低不说,能用的频率一般也不高,而更高级的兑换在当下激出技能的则不过1%。

    福守缘正是那选择了高等级能力且并未激技能的百分之99,即便他领悟了冰心诀前四诀的进度已远大部分还未得功法之门而入的人,可奈何s级功法效力强大的同时要想真正有所成就却也更难,其衍生技能之路尚远。

    冰心诀介绍中提到的前四诀习成后的心定身松乃功法的定义,在系统测定看来却还达不到固化为技能的程度。

    不过s级功法毕竟是s级,凭此前四诀,福守缘的各项属性便已是小幅过了己方同为近战的大部分士兵。

    更冷静的心态和更能掌控的身体意味着战斗力更强,折算为数据便是攻击力、护甲相对更高,移动度更快,唯有魔法伤害以一般形式难以抵消因此魔抗未获提升。

    至于福守缘原本就有的c+级心念自控能力,若换成同级或低一点的其他类型能力或许已足够他保命,可这偏偏是心念自控……

    再看符文之地士兵,能够大规模量产已占了天大便宜,若是一个个还拥有技能那真是没得打了,而事实上他们无心智意识这一点早就绝了按规则正常兑换修习技能的路。

    但符文之地的星球意志为入侵做了二十多年的准备,又岂会放着这么大的弊端不理,他花费更大代价用特殊材料和方法制造的士兵便被其赋予了各种能力。

    幸亏战场规则是双方的星球意志角力形成,是以第一场战斗里符文之地每波最多能派出总数的五分之三名具有F级技能的士兵。

    而具体到实战中,炮灰并非无穷无尽的符文之地自然不可能每波都派出那么多有技能的士兵,一般也就6o或8o名左右,分配到三路就更显少了。

    ……

    思绪流转,福守缘把4点生命值加持撤去,加上本身持有的4点能量换了1点护甲,总共13点护甲可减免物理伤害11.5%。

    前方形成一个空洞暂时不会有战斗,福守缘继续换位置支援。

    过得一会儿,他留意到不远处的宋迪也换了个地儿,由此确认了后者总是在跟自己维持一定的距离。

    “干嘛?我可不搞基。”

    宋迪笑的挺神气:“用探查,然后就该换你黏着我了。”

    早前福守缘探查过宋迪的数据与常人无异,难道这么短的时间里他激了技能?

    ……

    我擦,不是基友是奶妈啊。

    在宋迪的数据栏中赫然多了一个c级被动技能感恩回馈。

    该技能的说明为:你抱着感恩的心坚持回馈社会十年,心性基本契合所兑换a级修德行法门念恩报德书第一层,第一层运用法门感恩回馈水到渠成自然激活。

    效果一:你感激地球的哺育,每一天你将回馈地球1点愿力,地球将回馈增加你1点念力(上限33),达到上限后改为恢复3点念力,未使用念力期间恢复值将保存累计(最多11)。

    效果二:你感激他人的帮助,若你对3米范围内一个帮助过你的人抱持着感激之心,每5秒你将恢复1%的自身最大生命值,并将令对方恢复3倍该数值的生命。

    效果三:没有帮助过你之前,他人无法探查到此技能信息。

    注:目的不纯的帮助只有付出生命代价方可判定成立。

    ……

    很好很有用的技能,看完后福守缘对宋迪摆弄着花语为感恩的灯笼花武器很有点儿酸溜溜的不服气,他可是不求回报的做了十多年的好事,都怪那什么偏执入狂的危机让自己只能学冰心诀。

    这倒不是福守缘自我感觉良好,而是多年实实在在的践行让他对此充满信心,事实上他也确实可以学念恩报德书甚至更高等级的修德行法门,但他也相信自己最需要冰心诀,此时仅仅是气不过宋迪的嘚瑟罢了。

    “怎么不说话?羡慕嫉妒恨?”

    福守缘撇了撇嘴。

    “什么情绪都抵不过活命的渴望,我只能说服,大哥罩我。”

    嘿嘿窃笑的宋迪连连摆手。

    “别别别,我就现在忍不住显摆一下,按年纪你比我大,论心性言行你比我强,咱俩还得是你当哥,我要不感激敬服你,也没这效果不是。”

    从宋迪稚气未脱却饱经磨难的眼神里,福守缘看不出他所言几分真几分假,可起码有一点他能确定,那就是宋迪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总之是感激他的,系统说明可做不得假。

    而本来不必考虑太多也就是各取所需的事儿,平日里习惯把人往好处想的福守缘为何此时会如此反常的思考?

    答案是福守缘早就觉得宋迪可以结交为兄弟,那种能够交托生死的兄弟,可人性的复杂并非一颗感恩的心便能涵盖,所以他必须对此慎之又慎。

    ……

    “你若说的是真心话,那当哥的总归是不会亏待你。”

    主动权操于宋迪之手的情况下,福守缘说这话可就显得有点托大了,然而宋迪要的却也就是这个态度。

    “我就知道福哥能担待,那也请哥慢慢见证,小弟我能做的,也绝不止今天这点事儿。”

    一来一去说的长远,两人言语间倒仿佛当下的绝境不过尔尔,叹他们狂妄也好,赞他们豪气也罢,总之两人此刻的认真,对方都非常的满意。
最近阅读